黄叶-Sunshine

❀全职黄叶ONLY,无副cp

❀半个魔幻PARO,私设有



Sunshine

 

01. 

 

       这是一个充斥着血腥、死亡、叫嚣和罪孽的世界。

       这又是一个满载爱与理想、信任与希望的故事。

       这故事的主人公是他和他。

       他叫叶修,他叫黄少天。

 

02.

 

       现在再回想起那个烟云笼罩的午后,第一时间出现在叶修脑海里的,除却那颗翘着根毛的金黄色脑袋,便是那无边无际的人海茫茫。这比喻或许有些夸张,但在叶修的印象里,能在那如烟花般炸裂开的色彩之间看到的东西,倒还真是只有那一片黑乎乎的人山。

       通过他的视角,每一个人头都在那儿各自挥舞着自己的魔法道具,制造出让他头疼眼花的金光。那些人的眼中映出的情绪非常多样,有酣畅屠杀后的疯狂,也有大仇得报的快感,而更多的更多的,则是面对像叶修这类“守护者”时所特有的痛恶与仇恨。

 

       这倒还真是可笑:这类专门来追捕他的魔导师向来利益至上,而在这片大陆上,能力便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可怜他们天生无才,只得把目光投向更容易获得“回报”的“杀戮”。

       十余年前,非法贩卖魔物、倒卖人口便已开始在那些比起普通人有着先天优势,但又比下有余比上不足的魔导师间盛行。而上位者草菅人命,沉溺于花天酒地,根本没有时间也不屑于去管制这类黑色交易。这病根便这样落了下来,到了叶修这一代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他们甚至都不用在最初那样费力戴上面具,只需微微摆动手指,就会有着成批成批的活物落入手心,任人鱼肉。

       而那些理应受到肉食者保护的人,却只能对此听天由命。

       他们向天祈祷,然后一个个落入魔掌。

 

       叶修痛恨这种情况,或者说,这乱世中的每一个还拥有良知的魔导师都痛恨这种情况。而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其正反两面,久而久之,许许多多像叶修这样的人便一起站了出来——他们自发地动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拯救那些被抓走却还对此茫然无知,只想尽快逃跑与家人团聚的大小魔物。

       而那些有幸从死神手下逃生的人们,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与尊敬,便开始亲切地将他们唤为“守护者”。

 

       The protecter.

 

 

       ——但即使这份精彩被说来轻松,被尊为“守护者”的各位也可都是在冒着生命危险从魔鬼的爪牙下抢人,还时不时地就要被捉对捕杀个一番。他们虽说个个都是魔导师中一顶一的好手,但苦于大部分守护者都是单人作战,所以若是被大范围地洒下了天罗地网,便也只好无奈地听天由命。

       叶修此时便是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

       虽说他在这人才辈出的守护者团体中也算是一名数一数二的好手,但在这汹涌而来的人海战术面前也只好自认倒霉:怪就怪他当初在奥玛尔山拯救乌木工一家时没有抓紧机会,和那个偶然间结识的同僚韩文清一道组成团队。

       ——但现在显然不是一个为年少轻狂的过往叹惋的好时间,身后的剑锋都快划到自己了!

       叶修猛然一侧身,堪堪躲过了一击,又转身挑起矛尖,刺中了那个正想再补一刀的男人,把他甩出三米远后才快速变换了战矛的形态,把机械旋翼一套就慢悠悠地飘过了身下撞成一团的斗气,顺着碰撞产生的剧烈的空气流向,朝着不知名的方向滑去。

 

       紫黑色的云雾在三小时前,就已经笼罩了这片城边的还未开发的空积林,这必然是由于大量的魔力流动而造成的自然结果。而夜幕将至,空气中的血腥味也随着逐渐黯淡下的天际一起浓郁了起来。

       如果再不结束战斗——也可以称之为逃命——恐怕这刺鼻的气味就会引来那些生性凶悍,摆脱了人类纠缠,却也因此对人类不抱一丝好感的魔兽。到了那时候,恐怕都不需要那些追兵们动手——快要耗尽体力的叶修自是会被那些魔兽给活活生吞!

 

       可叶修此时完全无法考虑这些问题。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疼得要死——任谁在大军压阵之下独自抗过两天都会落得个同样的下场——没被打死就已经算厉害了。不眠不休的逃命让他现在已经开始产生了些幻觉,眼前凌乱的魔力流动也全部变成了飘忽的色块,像儿时吃过的棉花糖一样柔软又甜蜜……叶修重重地甩了甩头,把都想将自己扔到敌人窝里去的恐怖念头荡出了脑海。

       他轻轻晃着脑袋,耳畔已经被不间断地魔力爆炸声震得有些耳鸣。冷风划过叶修的双颊,让他紧绷的神经变得更加紧张,头也开始爆炸般得疼了起来。

       他想睡,但他不能睡也睡不着。 

 

       叶修模模糊糊地又想起了故乡的棉花糖,软软的糯糯的,在黑暗刚刚开始盛行的年代里,就像仅存的温暖似的甜进了少年的心底,硬生生地让他爱上了那算不上特殊的味道。他想着想着,又想到了弟弟叶秋,想到了家中明面嫌弃,暗地里却又对他的近况关心得紧的父母,想到了那条喜欢缠着他的狗……

       等魔力用完,再肉搏一阵——虽然这一向不是他的强项,但耐不住他有一副极好的脑子——他大概也就要死了。

       罢了罢了,“他为了正义而死”,听上去都觉得光荣。

       ……

       如果还能活下来,他就回家再去尝尝那棉花糖的味道吧。一定比这一下下都想要人命的法术温暖多……

 

       “喂,我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飘呀飘的?你这是被人追杀了吗?你是守护者吧,还是个机械师?不对啊那你的工具箱哪儿去了?嗯……总之,你需要帮忙吗?”

 

       一个清朗的男中音在激烈的爆破声中突兀地响了起来,稍稍还带着些刚睡醒的鼻音和沙哑,就那样肆无忌惮地闯进了叶修的世界。

       他有些愣怔,稍稍僵硬了些许,已经开始迟钝的脑袋才反应过来似的望向了声源。

       借着身后传来的源源不断的光,叶修看到在比他高了两米有余的粗树枝干上,仰躺了个手持冰蓝色光剑,嘴里还叼着片叶子的金发男人。

 

       而许多年以后,每当黄少天拉着叶修一起回忆他们命运般的第一次相见时的场景,叶修听着黄少天对他俩“灵魂碰撞”的一派夸夸其谈,却总是会忍不住想出声反驳。

       因为在他的眼里,在他的眼里的第一个黄少天,一瞬间吸引到他的并不是那些日后才被发现到的桀骜不羁,和那么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冷酷。

       相反,让他着迷的是黄少天的温暖,比他家乡那些棉花糖更胜一筹的温暖——


       他觉得这人的眼睛真漂亮,是朴实的棕褐色,一看就比那眼花缭乱的光波顺眼多了;这人的头发也漂亮,虽然也挺骚的,但也不像那些金色的咒术一样,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很温暖。 


       像太阳一样的温暖。

       Just Like The Shine.



       “喂喂喂,你不会耳朵聋了吧?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问你,你需要帮忙吗???”

       而当时,仰躺的男子换了个姿势,他现在正微屈着身子,坐在树枝干边,吐了嘴里的叶子,晃了晃腿又晃了晃手里的剑。

       男人好像有些不耐烦了似的又重复了一遍问题,语气里有着一股浓浓的嫌弃,但叶修却分明听出了那声音里涵盖的笑意。

       他回过了神,又漫不经心地侧身躲过了一道有惊无险的束缚咒。停下了摇头,叶修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足够清醒,能够让他抓住一个多年前错失的机会而不感到后悔——


       “嗯,我不是聋子,我也需要帮忙。而且其实我刚刚是在想,咱们那么有缘,要不以后组个队呗?这堆人追了我两天,烦都烦死了,以后也好相互之间有个照应……我才不信你一次也没有碰到过像我这样的情况。”

 

       微微仰头,叶修正好对上男子清澈的眼睛,光线亮到他仿佛能在这双眼睛中看出几粒光点。

       他慢慢地开口,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地说着,仿佛眼下所处的是被笼罩在阳光中的大草坪,而不是阴天落幕之际的树林深处,四周也没有那些时时都可能导致致命伤的危险魔力。


       叶修微微勾起唇角,继续凝视着男子眼眸深处愈来愈浓的野性与兴奋,飞快地在对方还未开口时直接补充道:

       “我叫叶修,大概……算是个散人?”

       “……”

      “我叫黄少天,是个剑圣!哎你知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还有哪有像你这样见面一分钟就邀请别人共度生死的啊!这太敷衍了你必须给我交个三千字的请求书上来我才同意。”

 

       然后,他看到在未来号称着“灵魂碰撞”的黄少天二话不说地跳下了树梢,在染着斑驳红光的树叶间,踏着呼啸的风声来到他的身边。


       男人双手执剑,借了机械旋翼的气流浮空后紧紧贴近了叶修的背后,用那把浮动着淡蓝色光芒的利剑毫不客气地斩向来敌。

 

03.


       “叶修叶修,你再不起床太阳就要晒屁股啦!真是的,你再这样下去迟早被自己懒死。”

 

       伴随“唰啦——”一声的响起,紧阖的眼睑处迅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叶修不耐地蹙了蹙眉,正欲翻身再会周公,就被耳边传来的一阵湿热吐息给弄乱了呼吸。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伸进了耳廓,并大力地在那里舔了舔,然后又被黄少天轻轻地咬住了发红的耳垂。

       “老叶,”黄少天眯着眼睛,最后往耳垂上吐了口气后便放开了牙齿,用气音在叶修被咬得艳红的耳朵旁说道,“你到底起不起床?我早饭都做好了,你可别辜负了我的一番好意。”

       叶修有些气结:“你一大早骚扰我就为了叫我吃早饭!?”开什么大陆玩笑!“我要吃你做的饭什么时候不能吃,你没犯病吧你!”

       ——如果你的内心现在在想:不不不我的叶神怎么可能那么炸毛这一定是时臣的错,那么别想多,他那么骄蛮只是因为起床气而已。也就是俗话说的口嫌体正直,一切都是为了过过嘴瘾就好。

       而显然黄少天早就对这点深有体会。这不,他被骂了还反而一点都不生气,而是饶有兴趣地干脆坐上了床,抱起手臂,把叶修从上到下都给用眼睛啃了一遍。那眼神直看得叶修不自在,而他也大概从那本就短暂的起床气中恢复了过来,在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什么后,便气定神闲地“哼”了一声,揉了揉眼睛便留下黄少天在卧房,自己径直走去了浴室。

       借着那冷水的帮助,在恢复清醒之后,叶修也立马想起了黄少天今天要那么早就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的理由。


       ——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交往一周年后,才开始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04.


       黄少天一直是一个不一般的守护者,而这一点并不仅仅体现在他用剑的能力上。

       与大多数的守护者相反,黄少天并不会在杀戮的“案发现场”当即向那些施暴者给予最锋利的一刃。相比较而言,黄少天总是更喜欢在施暴者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得手后那得意洋洋的一瞬直取他的首级。这也许可以被称为一种恶趣味,但不得不说的是,也就是凭借着他这种不喜在明的性格,黄少天可以获得更多对他们这种时刻被“通缉”的守护者有益的情报。

       而就是在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那天,他一大早便接到了来自城门守卫的信息——敌对魔导师一派将在本日集聚大部队,彻底围剿这座城镇内所有异端魔导师势力。

       第一次听到这茬的时候,黄少天其实是有些遗憾的,因为他就算再能,亲自招呼过的手下败将也不会认不出他这张脸。他决定躲避追捕(图个清静),便在城镇外的空积林里随便找了棵树睡觉。

       然后——两天以后——他就碰到了叶修——一个脸色苍白虚肿(一看就是好几天没睡过觉),浑身血污(之后他才知道这些血大多是来自别人的),装备破烂(体谅一下千机伞,它总不能把每个属性的武器都做成最强)的“小机械师”。

       所以,天知道他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突然想要去找这样的一个人当搭档,把自己的生命权交给对方一半的啊。

      ……


       仔细回想起来,这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叶修的眼睛很好看,他总觉得那里面蕴藏了些和他很相类似,但却又完全不同的东西。而就是这样一双与自己矛盾却又协调的眼睛吸引了他,直接让他从一个“不想打架只想睡觉”的男人变成了一个现世雷锋般的超级英雄。

       ——要报酬的那种超级英雄。

       虽然那封三千字的申请书他现在都还没有看到,不过这并不妨碍黄少天在心里把这次恶俗的“英雄救美”定义成一部可歌可泣的英雄Only——虽然结局都是英雄和“美女”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设定不同也并没有什么两样。


       而如果说刚认识时(叶修在无意间拐到了个强力帮手后便没皮没脸地非要“赖”在他旁边,找来的借口是自己就认识黄少天一个人了,黄少天不要他他就没地方去了——就是这种听听就知道有几分真实的胡诌),叶修在黄少天面前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节操近似为零,人品不错,武力值蛮高”的程度上的话,那么这棵嫩嫩的幼苗就便是在那朝夕相处的日日夜夜里,以黄少天眼中不同的叶修为养分,逐渐绽开了一朵美丽的淡黄色迎春花。


       他喜欢上了叶修。黄少天喜欢上了叶修。

 

       要说这般情深意重是从何时开始萌芽,黄少天也说不太上来。回忆起他们比肩同行的这一年半,真正称得上是安稳的日子就算加起来满打满算,恐怕也没一个月。而就是在这般充斥着救人与保己、血污与枯朽的光景中,黄少天却一次次出乎意料地发现了叶修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特点:

       叶修总是对那些有着柔软外表的魔物有着特殊的温情,据他所说,那是因为童年时代的一条总喜欢缠着他的狗给他留下了太过深重的心理“阴影”;叶修很喜欢阳光,尽管他并不喜欢晒太阳,但他似乎很贪恋那种阳光底下的温度;叶修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会微微地有些上挑,看起来让人心里总觉得有些痒痒,而在这时黄少天便会诚实地直接一口亲上去(交往以后);叶修的声音是天生的烟嗓,但音调却并不低沉,而是那种最能激起人心底柔软的音色;叶修……叶修……叶修……

 

       他发现的叶修太多太多,多得快要从心里溢出来;他发现的叶修太多太多,多到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住的这些。

       所以,这情感说是无迹可寻,但其实甚至都可以从生活中的每一个瞬间发现它的影子。

就如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时那样,立即被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睛给夺去了所有目光。

而他只需要开口即可:“你需要帮忙吗?”

 

       然后,“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而那答案便自然是:”Yes,I do.”

 

05.

 

       是个好天气。

 

       又折腾了约莫一个小时后,叶修和黄少天才黏黏糊糊地出了门。叶修头上顶着顶极不符合他高冷魔导师身份的草帽,身上披了件黄少天硬塞给他的大褂,不伦不类的装扮活脱脱像个行走在世的半吊子占卜师。他向下压了压帽檐,眯着眼睛看着在阳光下,一头金发显得更加闪耀的黄少天,拖长了语调轻笑着说:

       “少天大大,那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就去我当初和你表白的千波湖那儿吧,坐传送卷轴去。”

 

       这回复对于黄少天来说是出乎意料地简洁明了,叶修不禁有些讶异,但黄少天却只是笑了笑,上挑的唇角微微露出点尖锐的小虎牙。他状似心情很好的样子,那感觉让叶修也有些心痒痒。男子挑眼看了看已经在面前虚无的空气里滑动手指的黄少天,些微的身高差距让他有些不爽却又无所谓。不多时,一道蓝紫色条纹的卷轴便已破空而出,叶修紧跟着黄少天坐了上去,歪着脸凝视着男人线条分明的侧面,然后噗嗤一下地笑了出来。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挺好。

       叶修俯视着已经变成细小的斑驳色块的地表,心底有个声音在这样轻轻地响。

 

06.

 

       黄少天对叶修表白的时机说不上巧也说不上妙,一点都不浪漫,也配不上他那大名鼎鼎的“机会主义者”称号,但却也是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他能做出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当时他们的任务是去除掉一个主要在千波湖地域活动的,热衷于拐卖妇女的中年魔导师大佬(这消息还是他俩在解决了一个埋骨之地的任务后从酒馆里听到的,当然他们点的都是凉白开)。而这任务对这对强强联手的黄叶二人组本构不成什么大的威胁,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们仅用了两小时三十四分钟就搞定了那位在魔导师中,水平属中等以上的大佬和他的一大堆半吊子小弟——叶修还顺带着解除了大佬为了“囤积货物”而设定的魔法阵,然后把重获新生的受害者们安全遣送到了千波湖旁安全区的小镇上。

 

       诚然,这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平静与自然。

       然后这平静便在最后的魔力暴动中趋于终止。

 

       谈起那当时的情形,若不是因为置身于此,倒还真是一幅美轮美奂的画面:各属性魔力的光波流动在扭曲的气浪里,比烟花还耀眼的光华就像大自然所赐予人类最美丽的景致;仿佛从上古传来的撕裂声中,汹涌而来向四处散开的斗气也在夜色下晕染上了一层清冷的光;柳梢头上闪耀的并不是月光,但那猩红的红渍却比太过于高洁的月光多了一丝妖冶的惑意,引人沉迷又令人作呕。

       谁都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四周突然变得刺眼的光、手中开始剧烈颤抖的武器、和背后紧紧贴合,不留一丝缝隙的衣纹。

 

       而这次灾祸的造就者却并不是任何一个切实存在生命体,这是大自然所爆发的愤怒。

       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但苍天并不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所持有的善恶之道而手下留情。造物主眼中所看到的,只是这个变得愈加不堪的世界,和那本是源自于爱的光芒在被有心人擅自盗用滥用,去破坏它所全心守护的这片大地。

       所以造物主愤怒了。

       那是“世界”本身的愤怒,而人类只需承受。

 

       “叶修!”

       大概只过了几个瞬间,零点几秒的光景,叶修暂时休止下了高速转动的大脑。他静下心来,仔细凝听着耳际萦绕的爆炸般的空气流动里传来的那一句呼喊,抿了抿唇然后大声回道:

       “干嘛!?”

       “没干嘛!你说这是咋了呀!魔法暴动!?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小地方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啊!”

       “我哪知道!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我没有!你呢?等等还是先别说这个!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那你倒是说呀!我听得见!”

       “……”

       “……”

       “叶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

       “哎你别不说话呀!你愿意吗你愿”

       “好啊,但这得先等我们活下来再说!”

 

07.

 

       四射的光华里,他们背靠着背,紧紧地靠在一起,在无人可敌的魔法暴动中夹缝生存。

       四散的气波里,他们背靠着背,紧紧地靠在一起,听黄少天完成了他这辈子的第一个告白。

       四溅的血光里,他们背靠着背,紧紧地靠在一起,毫无畏惧地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对方。

       站在这片坚实的土地上,他们背靠着背,紧紧地靠在一起。

 

       他们共生共存。

       他们相互依靠。

 

08.

 

       “其实就是不加别的东西,单纯看看,这里的景色也挺不错的啊。”

       他们到达千波湖的时候正值晌午,叶修把帽檐拉得更低,此时却又微微抬高了点。他说这话的时候正专注地凝望着水面上浮动着的金光,心想这颜色还是太过刺眼了点,但却还是被这宛若明镜般脆弱不堪,却又拥有无穷生命力和包容力的水色给吸引了心神。

       “是啊,一年的时间果然很久啊。我记得我们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好像都已经被暴动差点夷为平地了,现在倒又长出了那么多新的植被。你看,那边好像连新的村子都已经建起来了!”

       到了地方后,黄少天好像回过了神似的又开始变得有些叽叽喳喳——他语速不快,声音很合叶修的心意,所以倒也不显得嘈杂。他一把搂过了叶修的肩膀,用剩下的那只手指向了湖那边的村庄。黄少天把叶修的帽子掀掉,套在手指上转了几圈,又吹了声口哨。

       “老叶,我说这约会的感觉还真好啊,古人诚不我欺!我们以后一起多出来走动走动吧!就算退休了,家里钱也够,但不多动动的话迟早身体都会烂掉。好不好啊好不好啊?”

 

       一年前千波湖的魔法暴动后,这片大陆便仿佛被造物主所舍弃了似的,一并发生了多起类似的事件。这下战乱的火焰可不仅限于存在于爱恨分明的魔导师与魔导师之间,更是以燎原之势径直烧向了整块大陆。隐匿于丛林深处的巨型魔物重见天日,沉溺于海洋的人鱼一族也整装化形侵袭了沿海陆地,徒有其表的没落王族也无奈地率领卫军(普通人中的王族,卫军也多为普通人组成)捍卫起了所谓的“正义”,而本就水火不容的邪恶魔导师与守护者之间的火花也开始愈加激烈地呲响。

       战争一触即发。

       山雨欲来风满楼,而君子战必胜矣。

 

       而这场被后人津津乐道地称作“旷世之战”的,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之久的战役,事实上却并没有多么的艰苦卓越。对于获得了魔兽和人鱼一族作为助力的守护者们来说,邪恶魔导师本能凭借一战的“人头”优势也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迅速的就变成了一场一边倒的战争,给守护者带来的最大麻烦与其说是这些才学不精的次等魔导师,倒不如说是造物主在战争期间也不消停的魔力暴动——也就是这些或大或小没个规律的魔力暴动把这场战争硬生生地延长到了一个月。

       在战争结束后,魔物回到了自己的密林深处(黄少天无数次对叶修说想和这群魔兽一起到森林里搭个木屋来住,这让叶修怀疑他是不是对树有着独特的爱好),人鱼也高唱着颂歌游回了无人打扰的深海,一部分普通人开始了对王族的篡位,并于历时三个月的小型战争后夺取了胜利的王冠。

       守护者们也乐得安宁,到处东跑跑西跑跑,掺和掺和这里的重建,又去那里解决一下残余的魔力暴动。他们甚至还在私下里搞了个“荣耀联盟”,专门给予普通人必要的帮助。

       而在一次联盟组织的欢庆胜利的聚会里,黄叶二人成功地摘取了“大陆最烦情侣”的头筹。当时让颁奖嘉宾方锐下定决心要将此奖赠予这两位勇士的原因,是这样一组对话:

       “叶修,你说我是不是联盟里最帅最厉害的男人?”

       “不是,我才是最帅最厉害的男人。”

       “靠,你算什么又帅又厉害!我英俊倜傥桀骜不羁却栽在了你这棵歪脖子树上,你居然还不承认我是联盟里最帅最厉害的男人!”

      “你就不是,但你是最帅最厉害的男人最爱的男人。”

       “这话我爱听,但你才是最帅最厉害的男人最爱的男人。”

       ……

       方锐头疼,方锐胃疼,方锐牙疼。方锐他好想烧死他们两个啊,但方锐不一定打不过他们两个啊。方锐不开心了,方锐有小脾气了,方锐也要软软香香的老婆抱。

       ……

       “但你没有,你只是只可怜的单身狗。”

       “嗯,可怜的单身狗。”

       ……

       诸如此类,而至于方锐同志在此受到的心理阴影面积,我们先暂此不表。

 

       然后在战争过去的十一个月后,也就是现在,大陆终于彻底地安稳了下来。魔力暴动销声匿迹,新王权统治也让普通人安居乐业,联盟也彻底沦为了“天才魔导师的爱的基地”。黄叶二人这才真正有时间能让自己好好休息休息,顺便把正常小情侣在第一年该(爱)干的事给补回来。

       这不,他们现在在做的就是深受广大魔导师情侣所喜爱的事之三——一起重温在一起的那一刻/约会/在恋爱纪念日一起出行。

       我们该说啥呢?难道该说不愧是联盟里最帅最厉害的男人和他最爱的男人,不管做什么都可以一事三倍吗?

 

       ……

       “好。”

 

09.

 

       “老叶。”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啵”

       “唔……”

 

10.

 

       这就是我想和你们说的一个,关于爱与理想、信任与希望的故事。

 

       这故事的主人公,叶修和黄少天,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Together,They Protect Their Sunshine.

 

       End.

 

 

 

00.

(小剧场,主要是我觉得黄叶正文居然都没亲上实在是太苦逼了,就来补个啾)

 

 

       “黄少天!你别乱动!到时候汤浇你身上了怎么办!”

       叶修站在一半内嵌在墙壁里的流理台前,为了不把手中的汤匙一晃然后导致更惨烈的结局,强忍着腰间传来的酥痒。而显然罪魁祸首并没有这方面的意识,黄少天见叶修不反抗,反而更加兴致勃勃地想要再更进一步。

       “叶修,我好想你——”

       “……需要我提醒你我才刚进厨房五分钟这件事吗?还想吃午饭就快回前厅坐好。别逼我往你的汤里面加秋葵,隔壁的那个诗人今天早上刚送我一袋。”

       “靠靠靠靠叶修我再不教育教育你你是不是真不知道你老公是谁了啊!?快快交出秋葵用火烧了它,我再放你一马!”

       “黄少天你别得寸进尺,喂你——”

        尽管嘴巴上说得恶狠狠的,但黄少天手上还是很小心地把叶修手上的汤匙放回了大号瓦罐里——他感受到了叶修的配合,然后变得更加地开心和任性——黄少天微微低了低头——他们的身高差只有2cm,高了跟没高似的——然后用从苏沐橙那里学来的霸道总裁风轻佻地勾起了叶修光溜溜的下巴。

       “小子,来给爷笑个?”

       他笑弯了眼睛,但还是努力压低了声音,用并不标准的男低音一本正经地挑逗着叶修。

       “……”

       “呵,哥几天不教你做人,少天大大是不是就有些皮痒了呀?”

       叶修见状,心里也觉得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则是那如浪花般一波接一波涌来的温柔。他干脆用手环住了黄少天的脖颈,细细地敲打着那块第七脊椎骨,而后往上抚摸起了对方温热柔软的发丝,缠在手指上绕了一圈。

     “那就来呗,反正我又不怕你——”

       话语的尾音被黄少天吞进了唇齿间,在干燥的嘴唇上渐渐润湿后又滑进了内里。无数次感受过的温热是两人都彼此爱不释手的触感,叶修是痒,黄少天则是渴。叶修的上颌被黄少天用舌尖轻轻地舔舐,极尽缠绵地绕过一圈后又回到了牙龈,黄少天勾着对方的舌头来到了属于自己的领地,侵略过最私密后又把自己的弱点毫无保留地摆在了对方面前。

       他把叶修的唇舌带过自己曾被对方夸过“可爱”的虎牙,向已经有些缺氧的叶修眨了眨眼睛——

       你看,你要怎么教训我呀?叶修、叶修?

       你要是真的想要我怎么样的话,那就来呗?反正……我就是这样呈现在你面前。

 

       “你是傻瓜吗……”叶修这回是真的想笑了——他都快喘不过气了,黄少天这个傻子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微微拉开了些两人的距离,休整几秒后又更紧地贴近了眼前的男人。

       他用自己的行动在这样回应——

 

       我不也是吗?毫不设防地摆在你面前,那你,又会把我怎么样呢?

 

       黄少天弯起了嘴角,从喉咙里吐出了一声低沉的闷笑。他将叶修抱得更紧,紧到他俩仿佛都要融为一体。

       然而正当他想更进一步时——

 

       “咕噜咕噜咕噜——”


       猛地睁开了逐渐湿润的眼睛,叶修一下子推开了正亲吻得沉醉的黄少天,转头瞪着流理台上明火里煮着的那锅汤——汤快被蒸干了,冒着气泡的汤底现在正在呜噜呜噜地叫。


       “黄少天。”叶修一秒沉下脸,抹了抹唇角残留的涎液,冷酷无情地看着目瞪口呆的黄少天,

       “今天午饭别吃了,出去给我去外面自己买!”


       “你的锅,你自己来背。”

 

 

        真·End

❀今年一月底入的全职,七月中开始吃叶受,十二月开小号产了第一份本命的粮。我觉得我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文章中的黄少和叶神都是我心目中最真实的他们,写这个东西也只是为了自己开心,希望你也能开心❤

❀跟着姐姐大叫三声:“黄叶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希望在不同的世界里,我最爱的他们都能获得最棒的幸福❤

全文字数:9543 ←我帅不帅?嗯?

(还有虽然我觉得文章标题和正文没啥关系,但我真想不出别的了)

(别给我吐槽那个花,我萌我任性)(这只是奠定了傻白甜的基调而已)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