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默契[夫夫相性100问][前50问]

改完格式浑身舒畅,撸否的排版也是感人

明天发一篇ABO师生,快期末了我也得多攒点存稿

好喜欢这两个人


 

默契

 

>

 

     “默契?”

     “他们的默契浑然天成。叶修说上句黄少天立马就能接出下句,连那种能气死人的语气都分毫不差。”

     “这样的两个人,你让我跟他们谈默契?”

 

>

 

        Q:请问您的名字是?

叶:叶修。

黄:黄少天。我说这题还需要问吗?会在这里听直播的人肯定没有人不知道我是谁的吧!

叶:嗯,我也觉得这题特别无脑。


  Q:年龄是?

叶:我今年29,黄少天今年……是26对吧?

黄:什么叫“是吧”啊?叶修你故意的吧,今年我生日的时候你穿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叶:闭嘴。


  Q:性别是?

叶:呵呵。

黄:呵呵。


  Q: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黄:这个我先说,我觉得嘛我自己当然是一个活泼开朗热情似火的帅哥,但老叶嘛……嗯……年纪又大脾气又差还喜欢嘲讽的社区老大爷?

叶:黄少天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贬低你自己的机会啊,我以前倒还真没想到你会看上一个社区老大爷。

黄:对啊,我也没想到我会讨一个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的老婆。哎,古人不是有个词是这么说的嘛,为民除害?嗯,对,大概就是这个。

叶:但你不知道古人还有一个词吗?那叫狼狈为奸。


  Q:对方的性格?

黄:这个我刚刚好像已经说过了吧,啊,对了,老叶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呢!

叶:还不是被你的话唠给占掉了。

黄:你才话唠你全家都话唠!我这叫巧舌如簧,有些人学还学不来呢,你别嫉妒。

叶: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做这题了?

黄:……

叶:我觉得我是个特别伟大的人,嗯,联盟至今唯一的四冠在手,最强战队兴欣的创始人。然后黄少天,就是被我踩在脚底下的无数败将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兵。

黄:你滚滚滚!滚得越远越好别再让我看到你!


  Q: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叶:这个啊……联盟还没创办之前就跟少天在线下见过了吧,那时候沐秋还在,我和他都对这个看着挺烦的剑客蛮有兴趣。

黄:嗯,地点是在H市西湖边上的一个小餐馆里,环境挺好不过菜的味道真是不怎么样。那时候我正好来这儿旅游,就顺便来看看这两个不要脸的混蛋。

叶:得了吧你,偷偷摸摸从家里溜出来见我们的小朋友,你回G市的车票还是我给你买的呢。

黄:这说明我对你的感情忠贞不渝。

叶:……


  Q: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叶:呃,那时候黄少天好像还挺嫩的,身高比我矮上那么一大点,从外表来看都看不出这人话唠又别扭的本性。啧啧啧识人不清啊识人不清。

黄:我都懒得吐槽你对我身高的嘲讽了,说得好像你现在有比我高多少似的。而且别就光说我了,你那时候不也嫩得跟棵小树苗似的,白衬衫牛仔裤,哎我那个清新又白净的老叶都去哪儿了呀!瞧瞧现在这摊肉都是谁!

叶:那把你手从我身上拿下去。


  Q: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黄:哈哈哈哈你们猜呀你们猜呀?傻子才告诉你们我老婆人多好。

叶:呵呵,家宠黄少天今天没吃药,大家见谅见谅。

叶:哦,这人啊,我大概是喜欢他眼光特别好这一点吧。

叶:真的,特别特别好。

黄:我也喜欢你这一点,眼光特别好这一点。

叶:嗯,彼此彼此。


  Q:讨厌对方哪一点?

叶:这个倒还真说不上来。

黄:哈哈哈对了吧?我那么一个优质男友怎么会有缺点呢,叶修你就认了吧。

叶:但我觉得大概还是有的,特别自恋特别烦吧。

黄:我就讨厌你这点,总喜欢打压我的自信。哼,算了,我不理你。

叶:……抱都让你抱了你还要我怎么样?黄少天你皮痒了啊?

黄:哎呦,老叶你就那么希望我对你怎么样啊,那没办法,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咯~啾~

叶:呵呵。

黄:你们别理他,他耳朵都红了。


  Q: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黄:嗯,在各个方面我觉得都特别完美——除了他总是不答应和我pk以外。

叶:那你还要我怎么样?每天一次还嫌少?哥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啊剑圣大大,你付钱了没啊就敢随便嫌弃?

黄:每天一次这点我觉得也是很不错的,有利于身心健康和感情的培养。

叶:我觉得我们的脑电波不在一个频道上。

黄:你就别装傻了,脸都红了。

叶:那又怎么样,你晚上睡客房去。


  Q:您怎么称呼对方?

叶:黄少天或者少天。

黄:叶修,老叶,老婆,媳妇儿。

叶:你滚蛋。


  Q: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黄:少天,或者干脆就是老公。

叶:喂110吗,这里有人公开耍流氓啊我要报警。

黄:那你说你要我怎么叫你?

叶:叶修。

黄:诶,媳妇儿。


  Q: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叶:豹子吧。就是那种看上去挺野挺冷酷,本质上还是死傲娇死傲娇的猫科动物。

黄:但你不管看上去还是本质上都像只猫,又懒又嘲讽,但是意外地很软很好捏。

叶:我觉得你也很好捏。

黄:嗯?你指哪儿?[哔——]你不是经常嫌[哔——]的吗?明明都哭出来了。

叶:我真的要报警了。

黄:那你是没看过后50题,傻了吧。

 

        Q: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黄:这还真没。说实话我也知道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挺闹的,不认识的人看上去像吵架也说不定,但要说心里话的话,我还真没跟叶修生气过。我都把这当玩玩的,调剂调剂感情嘛。

叶:我也是,所以就算黄少天说话再怎么不要脸,我也知道那只是天真少年尚且懵懂无知时的喧闹与犯傻。哎,这么一想我真是太辛苦了,居然还得跟这种幼稚鬼在一起玩耍。

黄:老婆,你叫我什么呢?

叶:看吧,这人又在犯蠢了。


  Q: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叶:拒绝pk,或者干脆就不让他上床的时候,少天大概会有点不高兴吧?

黄:你也知道啊。

叶: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要这样做?

黄:……


  Q: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叶:你们看他今天那么浪不就知道了。

黄:嗯,达到了灵与肉的最终结合,人类爱情最高的境界。

叶:这话都谁说的?

黄:我也不知道,看哪本书上有这样写过,我觉得挺好就拿来用了。

叶:我就觉得这话不是你说的,因为你从来没有“最终”过。

黄:你是在夸我吗?

叶:我是在骂你。


  Q: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黄:哎别这样啊,你难道不喜欢吗?——靠怎么就下一题了?!

叶:我切掉了。

黄:你干嘛呢你!?擅自切题是很可耻的知不知道,这跟pk到一半下线遁有什么区别!?哦我忘了下线遁这种猥琐至极的事本来就是你最喜欢干的。

叶:如果说交往以后才算约会的话,大概是蓝雨左拐,走过去两条马路的那家大排档。

黄:……我怎么记得是在H市的XX电影院,老叶你不会把出去撸串一起打游戏也算成约会了吧?

叶:不是吗?

黄:……我明天就带你去约会。真、正、地、约、会!


  Q: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叶:好啊,那我们去哪儿?——我靠这次不是我切的啊,这题莫名其妙就自己换了!

黄:估计它也是单身狗吧,罢了罢了。电影院那次我觉得气氛蛮好,叶修一直挺安静挺专注地在看电影,根本没注意到我一直在看他哈哈哈。

叶:我明明注意到了——你觉得我会忽视一个话唠居然在看电影时都不刷存在感了这件事吗?简直是世界十大奇迹好吗。

黄:那你注意到了还没叫我别看你,叶修你其实很害羞的吧?

叶:我只是懒,而且这样你就不会和我抢爆米花了啊。

黄:嘿嘿嘿,哈哈。


  Q: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叶:本垒。

黄:我操叶修你还真挺直白的啊!?不过这也没办法,打比赛的时候战队忙,我俩是第五赛季在一起的,到夏休期为止,中间有小半年的时间就算是见面也只能在酒店里一起住一晚就走。

叶:那也不能遮掩你荒淫无度的事实。

黄:反正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扭捏的。


  Q: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黄:我不知道我至今为止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才会让叶修的脑海里居然把一起撸串这种行为都称为约会。

黄: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常去的约会地点应该是电影院——毕竟叶修那个死宅除了这种又有冷气又有座位的地方哪儿都不愿意去。

黄:我觉得电影院这个地方非常不错。够暗,够隐蔽,只要坐在最后一排,再挑个气氛比较热烈的片子,就根本不会有人注意你在做什么。

黄:所以其实我一直都挺想来一次电影院play的——老叶,你觉得呢?

叶:我拒绝。


  Q: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黄:我前面刚刚说了叶修在我生日的时候穿了啥吧?

叶:你没说。

黄:哦,那就好,我才不想让他们知道,万一被哪个图谋不轨的混蛋听见了怎么办。

叶:我觉得那混蛋就是你。


  Q: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叶:当然是我。

黄:我靠靠靠,明明是我好吗!?叶修你说说看我之前跟你明里暗里表白过多少次了,结果你这个白痴一次都没接收到信息!你居然还以为我只是想和你pk!

叶:你不想和我pk?

黄:……想。


  Q:您有多喜欢对方?

叶:嗯……很喜欢。

黄:嘿嘿嘿,很喜欢很喜欢,特别喜欢特别喜欢。老叶你别说得那么简短,我知道你肯定也很喜欢很喜欢我,嘿嘿嘿。

叶:黄少天,你今天真没吃药?

黄:我吃你。


  Q:那么,您爱对方么?

黄:爱啊。这世界上估计除了我,也没人能那么爱这个家伙了吧。

叶:我觉得我爸妈和叶秋也很爱我,沐橙也很爱我。

黄:你知道我指的是哪种意思的爱,别转移话题,你爱不爱我。

叶:爱,但你这根本就没在问我好吗?

黄:因为我知道你爱我啊。


  Q: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叶:“叶修,你真是这世界上最帅的人。”——黄少天每次这样说的时候,我总是很没辙。

黄:叶修每句话我都很没辙。

叶:你是不是看了网上那个《情话100句大全》?

黄:没,你就是我的太阳,你就是我的空气,我爱你根本不需要那种狗屁玩意。

黄: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爱你就像鱼得了水,我爱你就像——

叶:你闭嘴。

黄:其实他对这个没辙。


        Q: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黄:对谁?对荣耀吗?

叶:我觉得对两个宅男来说不需要这种问题,毕竟在退役后,我的生活里除了这个话唠还是这个话唠,就算要变心也早就被烦死了。


Q: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叶:原谅吗?我只是真可怜那个“被变心”的人,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世界上还有谁像我一样坚强,可以抵御住黄少天360°无死角的噪音污染。

黄:所以如果每天你耳朵里充斥着都是这样的垃圾话,你也不会怀疑自己会被绿的,顺便我也很可怜那个“被变心”的人。

叶:我哪有那么坏?

黄:你自己说的“狼狈为奸”。


  Q: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黄:我们约会从来都是一起出门的,要说迟到,也是前一天晚上到对方那里到得太晚而吵醒对方睡觉。

叶:嗯,但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大碍、,因为见面以后根本也不会再继续睡觉了。

黄:所以这反而能帮助对方更快地清醒过来,然后更快地投入新的事业。

 


  Q:对方性感的表情?

叶:不说话的时候,眯起眼睛笑的时候,同居后每天晚上跟我道晚安的时候。

黄:哈,老叶,没想到我在你这里风评那么高啊!要说叶修性感的表情……我觉得他什么时候都很性感,吸烟的时候打游戏的时候做菜的时候笑起来的时候,还有呻吟的时候都很性感。

叶:黄少天没想到你还是个痴汉啊。

黄:你也不看是对谁。

 


  Q: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黄:刚开始交往的那时候,每次靠得稍微近点都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但现在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弱了。

叶:你的意思是我的魅力下降了?还是我们的七年之痒终于来了?

黄:不,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天天黏在一起,我再怎么心跳加速现在也都习惯了。

叶:所以这还是七年之痒。

黄:其实这只是代表我需要更进一步的亲密交流。

 


  Q: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叶:呆在一起就挺开心的呀。还是职业选手时我俩一年都见不了个几次,这下子退役了,天天都看着这个人,看得我都有点烦。

黄:你烦我你烦我你烦我!?你才是七年之痒了吧叶修你说你说!

叶:就是这样的烦。

黄:就是这样的幸福。


  Q:曾经吵架么?

叶:我记得哪一题里我说过这个问题来着?我们从来不吵架。

黄:嗯,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生活习惯都比较统一,但其实还是因为我脾气太好总是懒得和老叶吵。

叶:你要不来试试啊?

黄:我比较乐意在床上吵。

叶:你今天是不是浪过头了?


  Q: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黄:……所以我们刚刚是都白说了?

叶:不是吧,这题好像不是能根据你的答案自动更改的,所以偶尔有点答非所问也是正常。

黄:哦,是这样啊。

叶:所以你参加这个之前都了解了些什么?

黄:我认真思考了后50题。


  Q:之后如何和好?

叶:pass吧?

黄:pass。

叶:不过后50题到底讲了什么?

黄:你猜呀。


  Q: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黄:首先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四好青年,虽然没有读过大学但内心还是崇尚科学的我,心里是绝对不相信有转世这种奇怪的事情在的。自己把自己这辈子过好就行了,这辈子都没过完就想着下辈子那不是闲得慌?

黄:但如果硬要我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呢——

黄:这当然不是希望,这是一定要做啊。

叶:我知道你难得那么抒情一下不容易,但我还是觉得你这种言简意赅的回答省略的东西有点敏感。

黄:不就是做吗?做你,做“恋人”呀!

叶:我还是太了解你了。


  Q: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黄:叶修这人,刚刚也说了像猫。其实这绝对不是瞎口胡诌的,他这人绝对是口是心非得不行,就像他对剑圣大大我的爱意明明都要从心底满出来了,嘴上还在说着“不要不要”。

叶:所以你到底要表达什么?

黄:就是说我感觉我什么时候都在被爱着啊!因为这人实在是太可爱了嘛,一看就能明白心里在想什么。

叶:我怎么没觉得你还有读心术这个技能。

黄:我只是特别了解你而已,嗯嗯嗯。

叶:……你想不想听我觉得我什么时候在被爱着?

黄:你说啊。

叶:就是这种时候。


  Q: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黄:这个啊,其实我也不大知道我的爱情表现方式是什么,很多事情都是自然而然地就做了出来,而就是因为太过自然我都有点说不上来。

叶:例如?

黄:例如和你说“我爱你”,就像吃饭一样自然。

黄:你耳朵又红了。


  Q: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黄:我靠我刚发现刚刚几题我都是在演独角戏,叶修你要不要那么偷懒!这题你答!

叶:没有偷懒啊,是因为你已经说得够多了,我要是再说下去的话就显得有些啰嗦了。

黄:那你什么时候会觉得我已经不爱你了?

叶:没有什么时候,因为我一直觉得你很爱我。原因和你上面的差不多,从你的一言一行里就能察觉到那种被呵护的感觉。

叶:其实有的时候这种感觉还是蛮好的,所以少天,谢谢你啊。


  Q: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黄:……

叶:啊,这种东西我不太熟啊,沐橙倒是挺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的。

黄:……我也不熟,我到现在也只知道蓝雨的大门前种了很多棵绿色的树。

叶:那么这题就pass?

黄:嗯,pass了吧,真不知道给两个宅男出这种题干嘛。

黄:……所以你说什么谢谢啊,咱俩谁跟谁啊。老叶来,啵一个。


  Q: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黄:没。

叶:裤子都脱了还有什么秘密不秘密?

黄:哈哈哈其实你也很黄暴的嘛,我喜欢。


  Q:您的自卑感来自?

黄:你确定这家伙会有自卑的感觉?他不让我自卑就不错了!

叶:嗯,看来黄少天小朋友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可以表扬可以表扬。不过要比上我还是差了一截,不多,差不多就那么一个珠穆朗玛峰那么高吧。

黄:呵呵。

叶:不过我还真不觉得这种程度的垃圾话会让你去自卑。

黄:嗯,这只让我想操你。


  Q: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叶:都直播做这种题了,想秘密也秘密不了了吧?

黄:对啊,难道说这道题还有什么特别的陷阱?考考我们诚不诚实,那接下来是不是得问我掉的是金叶修还是银叶修了?

叶:你有病吧。

黄:我掉的是嘴欠的那个叶修。


  Q: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黄:永久是多久,到死为止吗?

叶:我觉得大概是吧。

黄:哦,那当然可以。叶修你说呢?

叶:当然可以。

黄:嗯。

黄:所以我们来做吧?

 

>

 

     “所以默契这种东西真是无法言喻的神奇。”

     “类似奇迹。”

 

 

        End.

好想看黄叶养兔子,等梗

评论 ( 16 )
热度 ( 78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