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四秒之眷(1)

*原著治愈向,第二届世邀赛背景,两个人都是很好很温柔的人

*配合BGM《四秒之眷》食用风味更佳,请用心阅读

 

 

四秒之眷(1)

 

cp:黄叶

 

01.

 

       冬天的苏黎世气温很低。

       空气里飘扬的白雪花染上灯光的华彩,调皮地落在行人的头顶,化成水后又渗进毛衣的高领。又凉又湿的触感让衣服都粘到了脖颈上,质地中乘的毛线硌得脖子痒得慌。

       叶修慢悠悠地晃在利马特河道旁的人行道上,手里拎着两袋零食。

       澄黄的街灯映射在湖面上,光影随着波纹荡漾,与不远处的绿色LED灯广告牌相映成辉。

       他心里念叨着最近训练时遇到的不足:孙翔的战法在技战术方面还是有一点点问题,天生的自我意识过强导致他和楚云秀的配合不够相得益彰;张新杰作为队里唯一的一个牧师负担太重,接下来的比赛可以考虑开始打轮换,毕竟小组赛对他们来说远没淘汰赛来得重要;喻文州最近状态很好,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难不成黄少天的手速还真的能加到他身上?

       ……

       黄少天。

       ……

       ……

       黄少天。

       叶修脚步顿了顿,但大概只过了一秒有余,便又沉稳地踩在盖了一层薄雪的路面上前行。

 

       “嘎吱,嘎吱。”

        雪地总是会发出些难听的声音,无可避免也无可厚非。

       这都是自然最本质的规律与法则,无需改变也无可改变。

 

       “我回来了。”

       他披着一身寒气哆哆嗦嗦地推开了训练室的大门,故作夸张地搓着自己有些冻僵的手,说: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领队大大回来了也不欢迎欢迎。小心没夜宵吃啊!”

       “我靠老叶,你不要倚老卖老好吧?我知道您年纪大了筋骨不好,那这袋东西就让我帮您拎呗——”

       方锐第一个跳了起来反驳叶修,迅速跑到叶修身边接过了他手里的便利袋后便看也不看他一眼。

       “叶修辛苦啦,方锐你要点脸啊哈哈哈哈!”楚云秀也把头从电脑前抬了起来,这么做的还有周泽楷和肖时钦。

       “辛苦了。”周泽楷微笑,又闭眼活动了下颈椎,就也走到了方锐那里和他一起分食。

       “哎我说老叶,你怎么良心突然开窍了啊买了那么多,是不是觉得我上次比赛表现特别好,所以想要犒劳犒劳我啊?”

       “得了吧,谁像你这样没皮没脸,明明上场比赛喻队是最关键的人物好吧?”楚云秀反唇相讥,“他那下混乱之雨放得可真是太精彩了,哈哈哈你都没看到美国队队长那黑了又黑的脸哈哈哈太搞笑了…”

       “就是啊,方锐你还真不愧是兴欣养出来的啊,连不要脸这点都和叶修一模一样。我就想问你这么自恋你妈知道吗?”

       黄少天突如其来的一番兴欣叶修论顿时引来一阵哄笑,这次连最严肃的张新杰和王杰希都不禁弯了嘴角。

       叶修也笑了,他应景地接道:“哪儿能啊,哥那么一个人品高尚情操高洁的四好青年,哪里能比得上我们的方锐大大呢?方锐大大你说是吗?”

       “是是是,领队大大你开心就好。”方锐忙着啃嘴里的一包芝士条,没空理他们打嘴炮。

       叶修于是轻笑着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余光里看着他们一个个都领好食品,再回到电脑前继续训练,心里涌起了一股淡淡的欣慰。

       他将视线转回了电脑屏幕,黄少天这时正在他的身后走过,叶修却又突然觉得光线不知怎的有些刺眼。

       亮得他太阳穴发疼,亮得他眼睛发酸。

 

       叶修死命地挤了挤眼睛,一阵酸胀感后视力总算恢复了些清晰。

       屏幕上密密麻麻的黑点是近期国家队队员的所有各项数据,他的工作便是时刻注意这些动态的数字,并针对选手不同的风格特点来进对他们进行最佳的整合。

       上一届荣耀世界联赛过后,就有记者说中国队的核心也许并不在于国家队中的任何一位现役成员,而在于他们的领队——叶修。

       这话不能说全对也不能说全错。作为一名领队,选手的发挥并不完全取决于他,但同时,作为一名领队,叶修的负担却是任何一位选手都所比不上的。

       可去年,叶修的身旁,除了苏沐橙以外,还有黄少天在陪着他。

       今年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黄少天和叶修曾是情侣,曾是。

       当年叶修也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看上的这个蓝雨小剑客。或许是在他们还没真正见面,只在荣耀里互相厮杀时喜欢上的;又或许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被那异乎常人的活力所吸引而喜欢上的。

      但叶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喜欢黄少天这一点不会有错。

       有些人我们说不出哪里好,却又是谁都替代不了。

       叶修觉得这句话大概说的就是黄少天。

       平心而论,若真要叶修说出那么几个黄少天的优点来,倒还是的确能数一二,但这些优点绝对不足以能让在人生的前二十年都是笔直笔直的叶修那么掏心掏肺地爱上一个男人。

       可爱上就是爱上了,说不清也道不明。唯一的迹象就是嘴边愈加频繁地提起那个名字,和在这时总也抑制不住的温暖的笑意。

       苏沐橙曾经说过:

       “叶修,我觉得你和黄少天真是上辈子欠下的孽缘,我从来没见到有人能让你笑得那么开心,从来没有!”

        “我哥去世之后,你就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能看到你那么幸福,我很开心。

       小姑娘在说这话的时候笑得欢极了,看得叶修都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到底是我谈恋爱还是你谈恋爱啊。

       但苏沐橙再怎么因此而欢喜黄少天,经过时间的沉淀,也渐渐地在他俩的关系里发现了些端倪。她开始变得愈发沉默,经常看着叶修发呆,对黄少天的态度也开始忽冷忽热。

       而这一切都在分手那天最终爆发。

 

       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夏夜,同样是在苏黎世,同样是在这家酒店。

       苏沐橙当时正好到叶修房间里来取她昨天来找他看电影时不小心落下的瓜子,折返时刚刚打开房门,便看到叶修眼睛有些充血、脸色略微憔悴地冲了过来

       她几乎是在看到叶修这幅样子的第一秒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忙把他迎进了屋,又在门外小心翼翼地看有没有被别人看到,确认安心后再关上了门。

       苏沐橙僵硬地转身,声音干涩地开口:

       “你和黄少天……”

       她甚至不敢把那个词说出口,二十四岁女孩儿的眼眶立刻红了一圈。

       “哎你别哭啊。”苏沐橙垂下头,男人的声音却依旧平稳温柔地在屋子里回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分手了而已呀,又不是谁死了。”

       “……”

       苏沐秋的事从来不是他俩之间无法提起的伤疤。“既然是事实就要直面,缅怀故人需要的不是多余的感伤,沐秋一定也希望我们能不要为此所束缚。”——在最艰难的那段岁月里,叶修一遍一遍这样和她说,即使有时那声音里的嘶哑和颤抖连叶修自己都不信,但他们还是就那样扛了过去。

       而就是那个最坚强的叶修现在却有些无助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苏沐橙。

       纵使他的声音再怎么平静,眼神中却还是蕴含着一丝淡淡的脆弱,仿佛易碎的玻璃品般,一点点风打雨淋就能将其彻底击碎。

 

        “叶修你别这样……我心疼!”

       苏沐橙狠狠地把眼泪逼了回去,声音里却已夹杂了一丝哭腔。

       女孩儿三步两步跑上前,紧紧地搂住了那个稍显无奈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男人,在扑入其单薄胸膛的一刹那却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叶修……”苏沐橙有些哽咽,“你别管黄少天了,我们俩好好的,只要我们俩好好的就好。答应我以后不管别人了好不好?”

       “沐橙……”叶修着实有些无奈,他轻轻拍了拍女孩儿的头,“失恋的是我才对啊,怎么看上去你比我还伤心啊?”

        “……”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关心自己不爱护自己!你的眼里永远只有别人!除了荣耀,你从来都没有真正为自己考虑过什么!

       苏沐橙开始颤抖了起来,但她还是脱出了叶修的怀抱。

       “叶修,我只希望你好,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

       她长大了,她也要成为叶修的依靠——苏沐橙这样想,这是她在叶修第一次退役后就一直在想的事。

       叶修不说,但她知道他现在肯定很难过很难过。

       叶修从来就不是很会将情绪外露的那一类人,特别是在他不想让别人发现的时候,那更是一丝端倪也发现不了。这也多亏苏沐橙和他共同生活了将近十五年,才能偶尔发现一点叶修不为人知的情绪。

       譬如悲伤。

       但就是这样才让人更加感到心疼。

 

       “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叶修,你是真的想好要和黄少天分手了吗?”

       “嗯,我当然想好了。”叶修松了一口气般地坐在床沿,低垂的眼眸让苏沐橙看不透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前段时间,他父母来找过我,我也觉得他的条件的确能配得上更好的人,实在是没必要吊在我一个人身上……”

       叶修把手习惯性的伸进裤子口袋,才想起他的烟早就被黄少天给收走了。

       “只是因为这个?”

       苏沐橙语气犹疑,眼神咄咄逼人。她显然是了解叶修的,知道这个为了梦想可以放弃一切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么一个可笑的理由就轻易放手。

       可是,如果是他和黄少天之间本就出现了裂痕,那就不一定了……

 

       “嗯,你猜对了。”

       叶修抬眼,眼里没有痛苦,但那尝试过后却无能为力的无奈却让苏沐橙心里抽了一抽。

 

       “我觉得他不爱我。”

       “呵呵,其实那么多年早就该发现了。是我太贪心,一直还抱着无谓的期望。我估计他没把这当谈恋爱,也就是觉得还蛮好玩蛮轻松,就跟我那么一直谈了下去。”

       “所以沐橙,这不是他的错,是我的错。

       “都是我自己的错。”

 

       所以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控制,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控制自己。

       去绑住自己的手脚,去绑住自己的心。

       然后去成全那个你想让他幸福的人,并以朋友的身份,在婚礼时为他送上你最真挚的祝福。

       握手的时间比别人多那么一秒,问候的口吻也热烈上那么一丝。

       足矣。

 

 

        Tbc.

 

短打abo没手感,接下来不会更太勤了,忙的时候可能一个月1~2篇,不忙的时候再多写些。(如果没有开个特别想填的坑的话)(所以主要是看心情)

我所有的东西都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笔下的人物都是我最喜欢的样子,可能会有ooc,可能会有些地方让你感到不满,但我真的很喜欢这样子的他们。

自己开心就好,要记得这可是我最喜欢的cp啊!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