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四秒之眷(2)

*原著治愈向,HE,(1)

 

四秒之眷(2)

 

cp:黄叶

 

02.

 

        ——叶修说:“这都是我自己的错。” 

 

       他们分手的那天,是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结束后的第三个工作日。

       获得冠军后,国内联盟为了褒奖这些选手,特意为他们多办理了三到五天不等的住宿。叶修退役了无所谓,但黄少天隶属的蓝雨战队为了备战下一赛季,自然是要求队员越早归队越好。

       于是他们便决定在这三天里好好地把之前因赛季繁忙而错过的约会给补回来,就也算是不负联盟难得的好心。

       黄少天兴冲冲地在酒店里做好了攻略,比赛完后的第一天,趁着那股刚得了世界冠军的兴奋劲还没过,便拉着叶修出了趟远门。 

       “老叶,我们去苏黎世湖逛逛吧?网上好评很多的。”

       “好啊,随你便。”叶修点点头,站在站台边缘。他看着黄少天抓紧自己的那只手,心想你想要什么我没答应过。

 

       “你要什么我没答应过。” 

       “你说什么?”

 

       无轨电车驶在身前疾驰的声音太大,黄少天音调略微拔高,和着撕裂般的气流一起,听在叶修耳朵里竟多了那么一丝疏离。 

       叶修晃了晃手:“没什么。”

      “哦。”他便也不再追问,眼神更加专注地盯着面前卷成残影的车厢,叶修叹了口气。

       列车渐渐平缓了下来,黄叶两人一前一后地上了车。工作日的苏黎世,闲暇的人其实并不多,车厢里的座位一排排地全部空着,他们便随便挑了一组靠窗的双人座坐下。 

      叶修内,黄少天外。落座后叶修便一只手撑上了窗沿的边框——他真的是很累,一直到昨天中国队获胜为止,叶修一直紧绷的身体才刚刚松懈了下来——今天要不是黄少天叫他出来约会,他根本就一步都不会踏出酒店的大门。

       他撑着脑袋昏昏欲睡,只感觉身体开始轻轻地起伏,大概是列车开了。 

       然后整个人就被往身侧一掰,直直地倚在了黄少天温热的肩头。 

       “叶修你累的话就睡吧,靠在那上面你手会麻的。” 

       许是因为国外的气氛太过安宁,又许是因为叶修的样子真的很疲倦,黄少天的语调比平日里放低了好多倍。 

       在刻意营造的聒噪之外,男人真正清朗的声音也显露了出来,在此时竟也显得有些温柔。 

 

       “嗯。”叶修闭上了眼,从喉咙口发出一声气音。

       闭合的眼睑外,阳光是那么明亮,亮得让他无缘无故地沉醉了进去。

       但他却无法张开。

       因为那终究是身外之物,稍纵即逝,阳光便被遮盖在那树荫之下。

 

       “我说你平时到底有没有在好好吃饭啊?兴欣怎么虐待你的我不知道,但国家队伙食我觉得还不错啊,你怎么还那么瘦都不长肉啊?哦,我懂了,不是不长肉,是肉都长在脸上了对吧?”

       下车之后黄少天便恢复了本性,像个好奇宝宝似地到处东张西望起来。他有些嫌弃地掂量掂量了叶修的分量,意在表明刚刚肩头的重量是多么多么的轻,用词夸张却字字流露真情。

       叶修心里挺暖的:“没那么严重,我肚子上有的是肉呢。”

       他随口回答,然后竟诧异地发现黄少天的眼神里蕴了些复杂与不满。但那也只维持了短短零点几秒的时间,等叶修眨完眼睛,打算细究黄少天这个他搞不清楚的反应时,那情绪便已又沉入了眼底,让叶修甚至怀疑那是不是他太过多心产生的幻觉。

        ——他想多了吧。黄少天怎么可能会对他,对叶修产生这种多余的感情。

       于是叶修摇了摇头,从胸腔里发出一声自嘲的笑声,这看在黄少天眼里却又成了他对于自己话语的嘲讽。黄少天气急地冷笑一声:“我靠靠靠!好好好我不管你不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只是不要把自己身体都搞坏了再来找我啊!真是的,别人的关心都不听,叶修你真是太不善解人意了。” 

       许久,他又恶狠狠地补充一句: “特别是太不善解我的意了!你这个白痴。” 

       “谁是白痴?黄少天你给我说说清楚啊。”

       “你是白痴你是白痴,叶修你真是个大大大笨蛋!”

       “呵呵。” 

       而他们的对话又是这样无疾而终,叶修想,这既是黄少天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优点在于就是黄少天这样积极活跃的性格才让他俩迅速熟络了起来,缺点在于就是黄少天这样过于积极活跃的性格才他误把对叶修的感情理解为爱。

       但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爱根本就不是这样。 

 

       叶修从很早以前就发现了这一点。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向对方说穿,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那一点点小小的私心。

       黄少天对他的感情很奇怪,介于交好的朋友和亲密爱人这两者之间,是可以在一起插科打诨毫不顾忌的坦然自在,又是那种再进一步就会自觉缩回的戒备敏感。

       他们的对话看似亲密无间,偶尔也会流露出那么一丝丝真切的关心和重视,但却也仅仅止步于此。

       就像明明不相爱的两个人被硬生生地扔到北极去看极光一样一样,就算之间的氛围再怎么旖丽浪漫,但也仅仅止步于此了。 

       这不能称之为爱,但又却被黄少天所误认成了爱。

       所以对待这种感情的最好方法便是将其斩断,不留一丝留恋也不留一丝余地,就那么径直地将这种明知会挫伤自己的情绪扼杀在摇篮里,在它将整颗心都整整地缠绕起来之前彻底泯灭。

 

       叶修觉得自己也真是矫情,明明把这些东西理得清楚得不行明白得不行,却还是在真正面对黄少天时把这些都忘在了脑后。 

       所以当黄少天真真正正地站在他面前,用那双在叶修眼里仿佛蕴藏着无限星光的眼睛笑眯眯地盯着他看的时候,叶修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好愣怔怔地呆在原地,控制不住自己地用耳朵,用胸腔里鼓动的心脏去聆听黄少天的话语。

       “哎老叶,你说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是吧,我保证以后永远不嫌弃你的没脸没皮,要不我们就那么凑合凑合吧?” 

       这告白也是相当的没个正形,不过又符合极了黄少天的风格。 

       “我们在一起吧。”

 

       这根本就不是问句。 

       因为在叶修在黄少天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的那一刻,答案便已是肯定。

       肯定得鲜血淋漓。

       又肯定地坚决不已。

 

       “好,那我们就试试呗。” 

       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状似淡定,掌心的力度实质上又轻得不行。

       反正你迟早会喜欢上我的,不喜欢也得喜欢。 

       他在心里轻轻的念叨,一秒就将之前下定好的决心推翻,然后明知故犯地给自己的未来立起了一面Flag。 

       那时少年仍旧轻狂,是真正的天不怕地不怕。 

       在能够猖狂地朝天大笑的年纪,叶修也微微地勾起了嘴角,用那种淡淡的弧度,勾勒着希望的光。 

       他想,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黄少天了。

 

       爱上黄少天是叶修最好的幸运也是最烂的霉运,他们在最美好的年龄相遇相识相熟,然后开始单方面的相恋相爱。 

       叶修承认,活到现在,他的人生也已足够精彩,可以说除了爱情,上天已经把他所有需要的东西全部赠予了他。 他天性自由,便发现并爱上了荣耀;他爱上荣耀,家人纵有不满也在时间的沉淀下开始慢慢接纳;他遇到了那么多那么好的人,有着一批世界上最棒的伙伴和最爱他的家人,所以这份对黄少天的感情就算最后是无疾而终,他也无法怨恨些什么。

       所以在这之前,即使他发现对黄少天的感情早已越过了那道安全线,叶修的选择也只是淡淡地接受它。

       不说些什么也不做些什么,就那样让它顺其自然地发展,任它最后湮没在复杂的心绪之下,或是成长为一片足以支撑起一方天地的茫茫森林。

       而这答案显然是后者。

       在黄少天三番五次地敲击他的qq,明面上是想要找他pk,暗地里却只为了说上那么一两句话时;在黄少天为了他的一句话,不管不顾地在深夜跑到兴欣网吧来帮他的忙,即使被惹到炸毛也会在临走前不住地关照这关照那时;在黄少天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把目光停滞在叶修身上,语气冲动却也只有在面对叶修时显得特别随意自然,仿佛要把他的一切都刻到自己眼睛里时,叶修就知道自己逃不了了。 

 

       那就像一张网,由这世界上最热烈最深厚的情意缝制成的巨网,在一个个看似不经意的瞬间将他紧紧地缠绕了进去,温水煮青蛙,他叶修就是那只青蛙。 

 

       但青蛙有意,温水无情。

       要说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也只得留在心中自行评判。

       他只记得那年冬天,青年人的那句“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和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青年仍能不顾外人眼光地不间断地向他叫嚣着的“pkpkpk”。 

       黄少天似乎一直是站在他这边的,除了比赛,他们似乎就像一对连体婴似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勾肩搭背地拉扯在一起,像两个最好的朋友。 

       黄少天的体贴与关怀是只有叶修才体会过的温暖,叶修因此而满足,也同时付诸于回报。

       他清晰地明白那不是爱,控制着那个度,像一个最水平高超的舵手。

       这本该是一道最和谐的平衡,叶修珍视它,放纵它,远离它,在这片森林下静悄悄地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十几年前网络上曾流行过这样一个词语,小确幸,叶修觉得这就是小确幸。

       微小而确实的幸福,不远不近,既不会让他显得被动,也不会展露得过于露骨,对叶修来说是恰恰好好。

       恰恰好好的那么一点点亲昵,恰恰好好的那么一点深情,恰恰好好的那么一点点在意。

       然后,黄少天就跟他表白了,那个不爱他的黄少天就跟他表白了。

 

       说一句话只需要四秒,四秒钟的依恋,四秒钟的煎熬。

       但说者无心,听者多情。 

 

       他也只是顺其自然地答应了下来,静静地将那份早已明了的苦涩按在心底。 

       叶修本想像以前一样以听天由命的态度去对待这份偷来的感情,但却发现还是高估了自己。 

       沾上毒瘾后的人是没有选择权的,叶修亦然。

       所以他只好变得比以前更加在意,却无法再进一步的亲昵。 

       这不会是开始,但叶修却将黄少天的这句话当成他维系这段关系的支点,牢牢地抓住,勒得他都有些疼。

       …… 

       我站在你一步之遥之外,无法向前也无法退后,只得尴尬地卡在中间,跌跌撞撞地寻找支点。

       支点消失之时,便是我离开之日。

 

       TBC.

自己写着都好心疼啊……后面会甜起来的信我,我是亲妈

评论 ( 10 )
热度 ( 37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