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现代都市、CV网红、青葱校园、男男出柜、狗血纯爱的初恋故事

文风剧情如脱缰的野马,我不说你们一定看不出这是深夜六十分的主题“真心话大冒险”_(:з」∠)_
忘了在哪里看到过这种样子的标题,我觉得只有这个格式才配得上我清奇的画风:D
如果你觉得前后文风不一样——
那一定不是错觉_(:з」∠)_
新年快乐

 
       冬日的晚上八点,天色早已黑了下来。窗外的枯树枝摇摇晃晃地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一轮新月挂在空中,莹白色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地板上,与四周的万家灯火一起构成一幅光与影的画面。
       只开了一盏落地灯的高级公寓里,一个男人懒散地坐在波斯地毯上,侧靠着一旁盘踞了小半间客厅的沙发,手指噼里啪啦地敲打放在膝上的电脑。
       他眉目低垂,黝黑的瞳孔中映出不断上滑的页面。电脑里连绵不断地传来喧闹的说话声,杂乱非常倒也显得更加热闹。
       “hi,大家好,我是君莫笑。”
       男人驾轻就熟地打开了声麦,点下F2,绿马前的绿灯亮起,公频里瞬间又“刷刷刷”炸出了新的一波鲜花和“拜大神!”。见到此景,男人又轻笑了两声,正打算说些什么,却又被贸然闯进麦序的另一个声音给中途打断。

       “君莫笑你太不厚道了啊!?这都八点过五分了你怎么才来,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一个这种行为很不齿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啊。”他挑起嘴角,饶有兴致地看到公频里瞬间刷出的一堆“啊啊啊夜雨声烦大神又来找君莫笑大大撕逼了好幸福”“夜雨声烦:我都等你那么久了,求虎摸求拥抱”“欢迎玩家夜雨声烦完成每日任务:明撕暗秀”等等,开口答道,“夜雨声烦大大不也就比我早到了一分钟吗,你以为我不知道?”
       “……”这是无话可说的夜雨声烦。
       “……”这是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要开始就快开始吧。来来来风城你不是等了很久么,怎么现在人到齐了反而不催了?”
       被戳穿的夜雨声烦依旧噤声在原地,男人飞快地下了麦,点开屏幕右下角的小企鹅,忽略了一排排闪烁不停的图标,驾轻就熟地直接找到了一个黄色枫叶头像,双击鼠标,笑眯眯地看到对面十秒前发来的一条新信息:



       黄少天   20:06:32
       靠……叶修你不要脸啊!
       君莫笑   20:07:01
       呵呵,要你



       叶修弯弯眼睛,不等对面传来新的一阵滴滴声便眼疾手快地关闭了窗口。电脑配置的公放音响寂静了半分钟,叶修清晰的听到卧室的门里传来了一声闷响,还来不及做些什么耳边就传来了一道沙哑的女声:
       “那么既然嘉宾都到齐了,本次荣耀联盟年末线上活动就从现在开始!”
       调好频道设置的风城烟雨一声令下,便开始介绍这次活动的主题,叶修赶忙咽下了已经溜到嘴角的话语,洗耳恭听。
       “本次活动的主题是上周在荣耀官方微博票选出的加强版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规则就是你说我做,参加人员是各组的正副组长。因为兴欣组目前暂时还未申报副组长,根据大家的期待我们就邀请了沐雨橙风和海无量来参加本次活动。”
       “大家好,我是沐雨橙风!谢谢大家那么喜欢我,新的一年我也会继续努力~”
       “沐姐姐所言极是,在下佩服佩服。”海无量故作高深的姿态和他笑嘻嘻的语气极为不搭,“不过虽然知道你们都爱我,但今天的真心话大冒险绝对不许集火我啊听到没有?”
       “……海无量大大,你这话对着粉丝说也没用啊。”很有责任感的叶修听罢,发了个扶额的表情,手指慢悠悠地打字,试图挽救一下兴欣组的画风。
       “听没听风城讲啊你,要想贿赂也是要贿赂隔壁组的那些人啊——虽然我并不觉得他们会被你贿赂。”
       “啊,是这样啊。”但他还是失败了,而且还被海无量卖了个彻底,“那你们就都去集火君莫笑好了,我知道那家伙欠揍,还和你们都有仇。”
       丝毫没有考虑到口中“欠揍的家伙”还是他的队长的海无量,说完就飞快地下了麦,把自己缩在茫茫观众里无处可寻,耍的一手极好的猥琐。同样蹲在两万马甲大军中的叶修顿时哭笑不得,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总之,先开始活动吧。”微草组的蓝调歌手王不留行低沉的声线在室内响起,让人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公频里的姑娘们瞬间直呼“苏苏苏”。
       “呃,那就开始吧。”
       “提问顺序怎么排?按首字笔画来还是什么?”
       “你麻烦不麻烦啊,就随便抽个号不就行了?等会儿啊我正在做……好了,我发到公告上了。”
       叶修点了点频道右侧的蓝色小箭头,果不其然看到风城烟雨排在了首位。君莫笑的序号是7,沐雨橙风的是14,夜雨声烦的是11。
       “这是作弊啊……”他轻声嘟囔,撇了撇嘴,看到黄少天的序号时又不禁笑了出来,手指轻动。



       ……
       黄少天   20:09:55
       老叶我告诉你,你别仗着我没空过来就得意忘形了啊!!!
       ———————————
       君莫笑   20:32:17
       单身狗
       黄少天   20:32:28
       啧啧叶修你无不无聊,不准不回复听到没有!?
       君莫笑   20:32:59
       不要,懒



       游戏很快开始,风城烟雨黑箱操作地顺风顺水,再次出声时语气里仿佛也多了那么几丝精神气:
       “那我先啊!哈哈哈干脆来个全员杀好了,请问各位男神女神在现实生活中都有男女朋友吗?”
       “卧槽风城烟雨你这招太狠了啊……”虚空组一贯低调的组长逢山鬼泣顿时hold不住,第一个出声反抗,也不知是来自单身狗的愤怒还是单纯的无力吐槽。
       “……当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轮回组的后期无浪也迅速跟着哀叹,公频里瞬间刷开了一波“哈哈哈风城女王干得漂亮”!“卧槽如果男神有女朋友我不是就失恋了?”“前面的别傻了就算没也轮不到你”。
       “别想逃避问题啊你们!”风城烟雨机敏地嗅到了一丝想要临阵脱逃的味道,赶紧又补了一句,“哎哎哎快说快说!……夜雨声烦你先来!”
       大概是看中了夜雨声烦一贯的问一句答十句,风城烟雨在情急之下第一个就想到了他。而夜雨声烦也并没有让风城烟雨失望,被提上频道后,不过几秒,夜雨声烦便悠悠地开口:
       “我当然有恋人啊。”
       男人的语调是意外的不温不火。被歌迷们称为电音小王子的夜雨声烦,他引以为傲的磁性嗓音此时不知是因为电流的原因还是什么,竟也显得有那么三分的柔和。
       “那是个很好的人,我很爱他。”



       夜雨声烦说完便迅速溜下了频道,只留风城烟雨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列表里一片寂静。公频内集体沉寂了五秒,在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百花缭乱发送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后,又在一秒内同时炸裂成烟花。
       “我靠我靠我靠这小子什么时候脱的团!?”“会有姑娘看得上夜雨声烦不嫌他烦!?”“……我受到了来自世界的一万点恶意。”“烧!!!”“呵呵”
       “呜呜呜前面那个说失恋的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被拆cp的我内心是崩溃的QAQ”“前面的你别走……夜君党收到一万点暴击,说好的年末活动的本质就是糖呢TUT不相信爱情了““就我一人关心那姑娘是谁吗!妈呀从来没听到夜雨大大有过那么温柔的声音,路转粉”“路转粉带我”
       “额……”
       但炸裂归炸裂,就算夜雨声烦说自己已经结婚了,这游戏也得继续进行下去。只不过是猛地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一下,风城烟雨还是很有主持素养地把话题掰了回来。
       “那一枪有没有现实中的女朋友呢?”但她的注意力已经开始悄悄的转移,此时不论是提问者还是被提问者都有些心不在焉。风城烟雨草草地将这轮结束——继夜雨声烦之后,又有几位大神自爆已有恋人,其中甚至包括总能在圈内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兴欣大神君莫笑。
       而据说公频里的有些夜君党在听到男神一个接一个地宣告脱团时,已经开始在内部群里伤心地约起一起上天台散心。
       “啊……那我就点石不转来唱一首《葬歌》吧,总觉得像石不转那么作息规律的人唱这首歌会很带感呢。”抽到2号的cv落花狼藉为了缓和一下临场已经有些萎靡不振的气氛,虚虚提了个中规中矩的要求。
       前奏响起,公频里终于开始重新活跃了起来,哈哈党在石不转开口的第一秒就没有停过自己的双手。落花狼藉松了口气,在荣耀内部群里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立马获得了十余人的蜡烛和大拇指。叶修在屏幕前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手指又开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响。



       君莫笑   20:49:21
       看吧,都是你造的锅
       黄少天   20:49:33
       我又没说假话
       君莫笑   20:49:52
       我没说你在说假话
       黄少天    20:50:11
       那你什么意思?
       君莫笑   20:50:33
       我是说,你在房间里笑得太大声了,我都听得见
       君莫笑   20:50:40
       你知道你的笑声和石不转的歌声混在一起有多瘆人吗?
       黄少天   20:50:44
       ………………………
       黄少天   20:50:51
       叶修,你真冷
       黄少天   20:50:59
       快把我冻死了



       这厢两人在东拉西扯地讲着闲话,那厢游戏也又过了一二三四轮。或许是因为第一轮游戏就太过于劲爆,这之后要再想整蛊就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期间黄少天又被王不留行拎上去八了一通卦,不过“你和你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这种问题自然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他只是笑着糊弄了过去,以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私人秘密不好回答”就将问题抛回了王不留行。

       不过接下来归档重来的“那你女朋友是什么款的”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茬,连叶修都不得狠狠感叹王不留心真是和蓝雨组有仇,连那么一点小小的空子都要钻。不过黄少天的答案是什么?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是个挺好的人。”夜雨声烦语调上扬,透声看人,不难想象这在生活中也定是一个热情却又锐利的青年,“硬要说的话还是个对梦想挺坚持的人,兴趣爱好跟我很像,要不然也不会走到一起嘛你们说是吧?”
       “哦?那么说你们是日久生情?”王不留行沉稳道,丝毫没有这已经超出了一个问题的范畴的自觉。
       “不,是一见钟情。”但夜雨声烦却出乎意料地答得很快,“我看见他的第一面就有感觉了,我相信他也是一样。”
       “……毕竟我们那么相似,不是吗?”他又补充道。



       叶修不自觉地回忆起了见到青年的第一面,那是什么时候来着?啊,对了,是在他们高中的开学典礼上,同龄的少年当时还比他矮上了那么一两厘米,和他一起作为当届的新生代表上台讲话。
       那时还正值盛夏,他们的高中建在远离市中心的近郊,毗邻一方水光潋滟的湖畔,湖边种着数不胜数的繁茂树木,蝉鸣的响声能透过礼堂厚重的墙板,和着空调的冷气声此起彼伏,弄得人直叫耳膜发胀。
       叶修当时亦步亦趋地跟着教导主任穿越厚重的人潮,第一次开学典礼就迟到五分钟这件事让对方感到很不满,但却又无可奈何地将他按照原计划带到了后台。叶修打了个哈欠,心想迟到可不是他的问题,谁叫叶秋在他临走之前还像个老妈子似的帮他把衣服重新整理了一遍,不然他就可以踩点到学校了。
       前方的教导主任猛地停在一扇门前,叶修也赶忙收起脚步挺直了腰。他有些好奇地想看看另外一个新生代表是谁,毕竟他可是从小就被身边人冠以“天才”之名,虽不至于骄横,但却也确实从未遇到过可以与他匹敌的对手——他爸算不算?
       而仿佛受他的心情所映照似的,那扇门也打开得特别慢,配合繁秀的木纹镂刻,显得有那么一丝特殊的庄重肃穆。
       叶修眯眯眼,没耐性地直接越过了还站在他面前的教导主任,大步流星地向内走去。他环视一周,却意外地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只留一间贴满暖黄色墙纸的准备室在那里空荡得寂寥。
       “没人?”叶修皱皱眉,心想该不会是也迟到了吧——
       “你就是另一个新生代表?”
       干净得有些突兀的男声猛地从背后响起,叶修瞬间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手执一本牛皮装订夹的黑发少年。
       来人有着一双黑褐色的眼睛,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白衬衫的袖口微微卷起,嘴角挑起的弧度诱人而又危险,与捕猎的兽类类似,仿佛喻召着一场不死不休的纵情狂欢。但那眼神里却又浸满了直达眼底的清明,带着那一丝丝的笑意,俏皮地眨了眨,纯洁而又无害。


       看上去是个聪明的人,大概也真是。

       男人天性对同类警戒的雷达嘶嘶嘶地响起,像在奏鸣一串杂乱的音符,叮铃叮咙噼啪嘿。


       叶修抿抿嘴,心下一松,身体中仿佛哪里被填满了似的充斥起一种异常的兴奋,涌上一股颤栗的热流。他勾起手指挠挠耳朵,另一手放进西裤口袋,就那么懒散地卸下了表象的正经与刻板。
       “嗯,你好。我叫叶修,你呢?”
       他弯起嘴角开口,并非是那种礼貌而又疏离的微笑,而是一种在遇到特定环境时会产生的漫不经心和轻微的嘲讽。叶修眼见少年挑了挑眉,眼中的笑意愈加放大,毫不犹豫地踏着轻快的步伐向他走来。



       “你好,我叫黄少天。”
       少年掰下了他还垂在脖颈边的手臂,霸道地帮他把手掌摊开然后塞到了自己的掌心里。
       “请多指教啊哈哈哈,以后的高中生活会很有趣的吧。”



       黄少天   21:23:04
       爱不爱我?
       君莫笑   21:23:48
       爱



       “喂喂喂,君莫笑你还在吗在吗??”
       风城烟雨有些急切地呼喊倏地把叶修拉回了现实,他不由得望了望卧室的方向,透过半掩的门,却发现那里面还是一片漆黑。叶修眨眨眼,看到自己已经被提上了麦序,就最小化了屏幕正中的蓝色窗口。
       “来啦来啦。”他懒洋洋地开口,轻悠悠地在背后的软沙发上蹭了蹭,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
       “急什么急呀,就那么想被我整啊?”
       “靠,君莫笑你别不要脸了!谁想被你整啊!”
       那头夜雨声烦飞快地将自己挤上了语音,一改之前回答问题时的温情满满,语气里夹带着的嫌弃仿佛能冲破语音局限似的映照眼前。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栏目里的那行ID,假装自己忽视了对方掩盖在挤兑之下的那一丝丝愉悦,却还是不自主地莞尔一笑。
       “啧啧啧,你说你这人怎么都这么无耻,光明正大说要整人的家伙我还真就见过你一个。”
       “这说明我诚实。”叶修下意识反驳,“你看那些拿人钱包的小偷哪有承认自己盗窃了的?”
       “歪理。”夜雨声烦这下是真的笑了出来,他装模作样地怒斥,“黑色都能被你说成白的,你干嘛不去做传销啊你?”
        “呵呵,说起传销我倒是觉得某人更加适合——”
       “君莫笑你到底还开不开游戏!”大漠孤烟面前的绿灯亮起,怔得叶修一下子就噤了声,夜雨声烦也顺势悄悄退下了左侧的频道。男人撇撇嘴,暗自吐槽大漠孤烟一天更比一天刻板的正经无趣,干巴巴地咳了两声,语道:
       “不好意思啊各位,不小心被你们幼稚的夜雨大大拉低了智商,接下来我们就直接开始游戏。”
       叶修左手曲起手指轻轻叩打笔记本的侧壁,坐在橙黄色的灯光里,看着公屏里刷过的又一堆新的“夜君大法好”“然而今天的糖我却硬生生地吃出了一股玻璃渣味,心累”“前面的,哎……”“求别提QAQQQQ”
       他歪歪头,心想现在的女孩子真的是越来越奔放了,刷cp刷到正主面前来也不知道要收敛收敛,就那么直截了当地表明了自己的失望与难过——不过这倒也没差,毕竟他可是亲眼目睹过黄少天抱着一本关于他们俩的同人cp本在那里笑了一整个下午的男人。
        叶修摇摇头,又想起那是一本欧美圈里的ABO设定本,心中顿感世态炎凉。一口气一下子没顺上来,带着点报复性的恶作剧心理,他就随口点了个号码——“5号来唱首伪音的威风堂堂,记得给我喘得厉害点啊!”
       ……然而说是随口,但5号却分明是刚刚针对过夜雨声烦的王不留行。
       没办法,看他不爽,任性。



       叶总风情万种地得意一笑,轻哼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温软性感的气音,像把小刷子似的透过嘶嘶的电流勾起人心,带着点成年男性的的低哑与温润,撩得人脊骨隐隐发痒。
       但还不等他看到公屏里的迷妹对这几乎可以称之为挑逗的行为尖叫了几秒,身边守候着的落地灯就倏地暗了下来。熄灭的烛灯带动着客厅那端的暖气片停止运转,整间房屋瞬间就沉寂在了一片彻底的黑暗之中,只剩落地窗外色彩斑驳的明灯还在忽明忽暗地闪烁。



       “……”
       停电了。



       叶修沉默几秒,既已认清的事实让黝黑的双眸映在电脑的荧光里显得有些复杂。
       忽然陷入黑暗后产生的惊怔过后,他心中又浮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心跳莫名其妙地有些加快。他盯着界面里不断上滑的消息记录,自带的音响里也开始出现一些新的杂声——例如被无辜点名的王不留行,和担心他怎么突然不发声音了的沐雨橙风。
       叶修视线焦距在公频的记录,不出意外地看见有人焦虑地刷起了夜雨声烦突然从房间消失的事情——或者说是直接下线,但在此时这两者的意义等价。
       他心里的预感越来越强,与某人心有灵犀般第三次朝卧室的方向转头望去,然后——



       “喂叶修,这怎么突然停电了啊。我靠吓死我了,该不会是就我们一家停电吧?我看对面那栋楼不还好好的吗,真是奇了怪了。”
       男人湿热的呼吸打在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左肩搁上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细软的发梢习以为常地轻蹭在侧颈。腰际也揽上了两只修长有力的手臂,坐在叶修身边的地毯上,声音的主人用适当的力道将他搂在怀里,淡淡地抱怨。
       “我跟你说,电脑一下子黑屏的时候我简直吓die了!早跟你说不要买台机不要买台机,你就是不听,结果我刚刚突然临时想到的灵感都还没有保存呢,这下又得重写。哈哈哈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做个直播还能想到我们以前一直没搞明白的东西。我告诉你那个方案的第四步里有个bug,隐藏的很深所以以前一直就没发现,那……”
       “少天,你还记得你刚刚是在直播啊。”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距离他不会超过五厘米的黄少天,那一张不断开阖的嘴唇喋喋不休地在他耳边诉说着自己的那些小心情,翻译过来大概就是一个“求安慰要接吻”。
       他有些头痛,瞟了一眼黄少天闪烁着点点狡黠笑意的眼神——这下子音响里也是真的寂静无声了。
       “啊,对哦,我刚刚还在直播啊……啊啊啊直播!!!???”
       而即使语气是不小心忘了某件要事的夸张,黄少天的心底到底对不对此真的感到惊讶,叶修从他的语气里就能判断一二。他于是更加头痛地凝视着男人脸庞的轮廓,从那挺拔的剑眉到棱角分明的下颌,再转回那双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深深地烙印在他心底的眼睛。
       黑褐色的眼眸里充盈着满满的幸灾乐祸与愉悦。那眼底是十年如一日的清明笑意,现在大概还带有一种恶作剧被揭穿后的得意洋洋,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似的挑衅与戏谑。
       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回视他的目光,挑挑眉,更加搂紧了他的腰。



       “你来抓我呀,有本事你就来啊。”
       明明不是警察追小偷的游戏,叶修却仿佛听到对方在这样说。


       “好啊。”
       他如是回答。



       身体感受着从黄少天那里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度,叶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心底又一次默许了男人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预谋已久的行为。他把手回抱住了男人的后颈,借着体位优势,双膝屈起,直接把整个人都跨坐在了黄少天的大腿上。

       “不对大家做个介绍吗?夜雨声烦大大?”
       他懒洋洋地靠在黄少天肩膀上开口,回到了“君莫笑”的身份,右手伸到电脑旁把声麦拿了过来,对着适合黄少天说话的位置帮他稳好。
       “……嗯,大家好呀。刚刚我们家停电了,所以就只能凑合着和这家伙用一个设备了,见谅哈见谅。” 

       黄少天轻笑两声,扭扭头咬住了叶修的耳垂。
       “嗯,如你们所见——啊不,是如你们所闻,这家伙就是我男朋友。”
       “所以所有想打他主意的人都给我听好啦,君莫笑这个笨蛋是我夜雨声烦的,你们都给我让步三尺啊!”
       “别想挖墙脚——当然你们也挖不过我——当然更别想因为我们两个的关系就肆意诋毁任何人。”
       “记住,我们没白吃你们家的米饭,我爱跟他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你们只要在一边看看就好了。这-都-不-关-你-的-事!”
       “我很喜欢有些喊着“夜君党头顶青天”的小姑娘,你们写的有些东西我还看过呢——”叶修狠狠地掐了黄少天一下,他迅速改口,“哦,虽然我也很喜欢ABO设定,但我觉得就现在这样也蛮好的,反正他本来就很敏感——卧槽好痛你干嘛啊!”
       “……嗯,一切都像综上所述。”



       “君莫笑大大你爱我吗?”
       “……”
       “爱。”



       叶修侧过脸,借着屏幕的荧光和月光看了看紧紧搂抱住他的这个男人。
       十六岁相遇,历经一年的暗恋和长达数十年的恋爱长跑,他们经历了身边友人的不理解或是不遗余力的支持,向家里出柜后被迫临时分隔两地的痛苦与不安。在这期间,叶修有的时候也会想,是什么能让他对这段以年少的冲动作为开头的感情走到现在。但每次只要一向黄少天提起这个话题,当时的少年和现在的男人便会这样回答: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
       “柏拉图强调爱是人性高于兽性,我倒觉得这两者可以同时存在。我爱你,我想上你,这本身就很正常。”
       “啊,原来你不是问我这个啊——靠好痛,叶修你打我干嘛——为什么要坚持下来?呵呵这还要问啊。”
       “那我问你,至今为止,我人生的二分之一都是和你在一起度过的。你很聪明我也不差,你天性自由我也一样,就连喜欢的专业和固执这点我们也有相似的地方,那么既然你需要一个能走在你身边的人,那这个人除了我还能是谁?”
        “你傻逼啊。”



       叶修忽然笑了出来,笑得肩膀都开始抖动,不小心敲到黄少天下巴的时候对方还吃痛地叫了出来,捶了捶他的脑袋,但随即也和他一起笑了起来。
       他不是在怀疑这段感情——叶修突然明白了。
       他是太过在乎眼前这个在他眼里比太阳还要耀眼的人了,在乎到最后甚至都开始产生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比如那个现在在他看来愚蠢至极的问题。
       那黄少天是怎么解决这种在意到最后反而开始若即若离的感觉的?叶修不禁有些好奇。



       “嘿,你们还在听吗?”
       音响里终于传出了第一道声音,而公频里发生了什么叶修此时根本无暇顾及——正忙着思考人生至理呢,哪有时间管这种对他们又没什么实际影响的小事——也只有黄少天才会无聊到在各个领域都这样宣示一遍自己的主权了,真是甜蜜的烦恼。
       “在啊。”
       叶修回答。提问的人是沐雨橙风,披在马甲下的人是他和黄少天在现实生活中就交往密切的老朋友苏沐橙。苏沐橙是最先几个就知道他们俩之间的那点破事的人之一,属于那类从一开始就坚决拥护他们的知心好友。
       “嘿,夜雨这是又来了啊……”苏沐橙笑嘻嘻地调笑,显然对黄少天一直以来的脾气也有着深刻的理解,“那你们……亲个呗?”

       “啊?”叶修愣了。这位姓苏名沐橙的姑娘显然也不是什么纯良的少女——能跟黄少天和叶修在一起混那么久的人一般也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但他也万万没想到她会直接提出这样的要求。

       “就作为一个单纯的夜君党,迁就我一下呗?有挺多妹子想听的呢——”
       而就在苏沐橙话音刚落,叶修还没来得及消化完这请求里的信息量时,音响里就又传来了一道道熟悉的声音——



       “恭喜?”
       “啧啧啧我说有谁能受得住夜雨声烦这性格呢,如果是君莫笑的话就不吃惊了嘛——都是一样的无耻!”
       “嗯,祝福你们啊。”
       “哈哈哈哈哈祝福祝福祝福,ABO哈哈哈哈夜雨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卧槽官方发糖?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
       纵使嘴里说着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在真正得到他人真心实意的祝福时,叶修心里还是涌起了一波浓浓的感动。他感觉黄少天搂着他的手有着微微的松动,显然也是和他一样,陷入了被这种出乎意料的陌生情绪所包围的动容之中。
      “夜雨大大,那就亲个呗?”
      叶修弯弯眼睛,人在幸福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平日里觉得有些疯狂的事情,他也不例外。
      “……还有,你就不会感到不安吗?”


       “……”
       黄少天静了几秒,放下搭在叶修腰上的手,转而向上,抚上了对方相较常人过于白皙的脸颊。
       男人的沉默只持续了一会儿,转而便又回归了本性,那双黑褐色的眼睛浮出了叶修所熟悉的笑意与得意洋洋。
       “当然会啊。”
       黄少天勾起嘴角,狠狠的吻向对方的淡粉薄唇。尽管叶修的问题有些没头没尾,但长久以来的默契让黄少天一秒便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内容——
       “在那种时候,只要接个吻不就好了——”
       唇齿交缠间,叶修听见黄少天这样说。



       他们在屏幕的荧光中接吻。

       然后在黑暗中合二为一。
       我和你。
       我们。
 


       END.

别问我最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_・;
我的本意只是想看到他们酷炫地出柜一次,结果出柜有了,酷炫整成狗血了(・_・;
cv梗也是因为喜欢瓜骨坠丁(好我知道他们其实是唱歌的,但那不能阻止我对排骨的爱)(・_・;
唯一的开心是终于让黄叶停电了一次,心满意足_(:з」∠)_


#论为什么一篇深夜60分能打8000字,教练我要学写小段子#

评论 ( 9 )
热度 ( 91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