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溺爱

原著背景,我一周的午睡都在yy这个,看题知文风:D
终于满足了我对看修修叫“老公”的欲望我好high…
bgm:http://music.163.com/song/26830666/《勇敢爱》 by:Mi2 



      溺爱
 

       第十赛季,荣耀全明星。
       全明星对抗赛结束后,叶修随众大神一起走上台。正东张西望找着那位刚刚还叫嚣着“胜利的节奏”的蓝雨剑圣,就被伺机而来的记者给堵住了视线。
       “叶修大神!”
       猛扑而来的记者把叶修小小地惊了一下,他无奈地摆过头,懒懒散散地回了句“嗯?”
       小记者的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叶修心想,脑子还念着黄少天白天刚和他说晚上要去哪里玩来着,嘴上也就随便胡扯了几句,引来周遭一片嘘声。
       叶修耸耸肩,打发走听到韩文清回答后一脸复杂的记者先生,就随人流下了台。他左转转右转转正想走去黄少天身边,就又被陈果半路拦了下来。
       这是第二次了,他苦笑,心里对黄少天产生了深深的歉意和一点点幸灾乐祸。
    
    
       陈果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彼时她正和兴欣大部队一起随着人流走出会场,周围都是一群大神这点让她直到现在还有些激动。她很有团结意识地截住了想半路溜走的魏琛和方锐,想等叶修和苏沐橙下台,把兴欣全队集合后才一同离开。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在她眼中虽然有些违背大神形象但至少对队伍还是很有爱的队长大大为什么看起来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她禁他烟了吗!?没吧!
       陈果看着叶修一副欲言又止纠纠结结很欠打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
       “喂,我说你摆出这张臭脸是想给谁看啊?——”
       然后陈果就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对面刚刚转过头的叶修瞬间憋不住嘴角。
       “陈老板,你们晚上没活动吧?没活动最好,这家伙晚上就借我用一下哈。”
       陈果震了一下,一秒听出后面那人是谁——没办法,不论是粉还是黑,这圈子里要数对声音最熟悉的大神那怎么说也只有他了。陈果还是没能从粉丝的身份快速脱离转换至老板,下意识地回答:“哦,那好,那叶修就借给你好了……”
       “喂喂喂,什么叫借啊,难不成我是东西吗?”叶修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还不是东西啦?”
       黄少天得到了首肯,便三两步走到叶修身边,顺手拉起对方裸露在队服外的白皙手腕,熟练的样子仿佛实践过上百遍似的老到。黄少天带着叶修一路离开兴欣本营,陈果后知后觉地发现叶修脸上的纠结竟不知在什么时候散了下去,转而化为了一股淡淡的笑意,甚至连眼角都染上了那么一丝惬意闲适。
       “他们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啊……”
       “对啊,他们一直是这样。”姗姗来迟的苏沐橙在一旁附和,站在她身边看着那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远去,语气里带了些陈果所不明白的调笑,“黄少天以前还帮叶修来打过副本呢。第八赛季,蓝雨打嘉世那场,你忘了吗?”
       “有这回事!?”陈果惊讶,“我压根就不知道黄少天居然来过!”
       “哈,看来叶修是真护着黄少天。”苏沐橙笑出了声,咯咯地拍了拍陈果的肩膀安抚她,“没事没事,叶修大概只是觉得这样更安全些,毕竟是网吧这种高危地带,黄少天也不是以前的叶修。”
       “我又没怪他……”陈果嘟囔,对于女神的安慰感到十分受用,“不过那两人关系真的是很好啊,怎么觉得这几天黄少天和叶修一直呆在一起呢?”
       她盯着已经快走到通道出口处的黄叶二人:叶修正笑骂了黄少天一句,内容她没听见,不过黄少天接下来直接半报复半开玩笑地掐叶修腰的动作却让她吃了一惊。
       “的确呢。”苏沐橙说。
       叶修被黄少天弄得颤了一下,从她们的这个角度来看,简直像是缩进了黄少天的怀里。
       陈果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瞎,就揉了揉,然后转头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的眼光里闪烁着一种夹杂着幸福、纠结、欣慰、怀念的感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陈果觉得她还是不要去问原因好了。
       问了会更瞎——女人的第六感告诉陈果,她打了个寒颤。
 
 
       “喂,叶修,你想不想去逛黄浦江?”
       先行一步离开场馆后,黄少天就立马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了两个奇大无比的口罩。一个套在自己脸上,另一个三下五除二地绑在了叶修耳边。看看叶修的样子,感受耳边呼啸吹过的北风,黄少天转转眼睛,又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摸出了一条绛色的围巾,把叶修裹成了个球。
       看着叶修被他的围巾和口罩罩住大半脸颊只露出两只黝黑的眼睛的模样,异样的满足感让黄少天觉得自己心情都好了起来。
       黄少天走在马路上,大大的口罩同样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声音从布料后传出显得有些翁里翁气,叶修想笑,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随你便。”触感很好,他又再多摸了两下,“你昨天不是说要去那哪儿来着?东方明珠?”
       “嗯,但我刚刚突发奇想,觉得吹吹晚上的江风也一定很舒服,我们去黄浦江吧?”
       “好呀。”
       觉着头发被叶修这样摩挲很舒服的黄少天悄悄地向叶修凑近了些,借着装备齐全不是熟人绝对认不出他们俩是谁的缘由,还有些霸道地把手搂上了叶修的腰,亲昵地用脸颊蹭了蹭对方头顶可爱的发旋。
       黄少天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又低头咬了咬恋人的耳垂。
       “叶修叶修叶修……真是好久没见你了叶修叶修叶修……”
       黄少天低声在叶修耳边轻诉着爱语,看到男人的耳朵越来越红,远离了旁人的限制后整个人的气息似乎都发生了质变。此时他的身上哪儿还有什么夜雨声烦阴冷的脾性,活脱脱就像是一只泡在蜂蜜里的大猫,把刺人的利爪收进温暖的肉垫,只留得一身柔软的皮毛。
       甜腻腻的蜂蜜瞥了他一眼,不痛不痒地打击道:“还不是自己作出来的,当初直接公布了多好,连住宿费都能省一半。”
       大猫纯当这是在撒娇,蜂蜜哼了一声。
       把自己埋进了叶修被包裹在围巾下温软的脖颈,黄少天一边把玩着对方的手指一边讲:“但你不觉得这样也很刺激吗?相爱之人被迫走上相悖的道路,我的未来终究不能与你共享;最后我们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而我们即为终极——”
        他把叶修白净修长的手指一根根分开再一根根合起,看见他的手背因为寒冷而有些微微的拱起,心下一热就把叶修的整只手都裹在了自己的掌心内部。
       “少天你脑洞真大,中二期是不是还没过啊。”叶修微微动手把自己的五指扣在黄少天的指缝中间,制住对方的动作,在黄少天的大拇指上不断地压压挤挤。
       “你不去写小言剧本真是可惜了,去吧,电子网文的磅礴发展就需要你这样的汤姆苏人才!”
       黄少天忧虑地想了想,他家叶宝贝是什么时候那么喜欢捏自己的手指了?虽然他也很爽,但这感觉就像一片羽毛在心尖上轻轻地刮蹭,只能让人越来越痒却不能止痒。
       而且他只是很正常很正常地发表了一下自己对这段“禁忌之恋,兴欣队长和蓝雨大神之间那些不能不说的秘密!”的感想而已,虽然语言表述是有点中二——好吧是很中二,连他自己在说出口后都感到了一阵羞耻play的谜样——但别以为他不知道叶修心底也是这么想的。
       要不是在第一次类似办公室偷情的约会后迷上了这种地下恋情带给人的禁忌刺激,他才犯不着连带自己男朋友出来约会都要和对方老板报备一声呢!要报备干嘛?难道他会对叶修做一些不好的事吗?
       ……也许还真会。
       黄少天蹭了蹭叶修的脑袋,心底想,嘿嘿笑,然后被叶修掐了一下耳朵,继续嘿嘿笑。
       “你还走不走了?”叶修无奈。
       “走走走!”心情大好的黄少天终于松开了叶修,这次却是直接把叶修的一只手十指交叉在自己的指尖。
       “老叶你不许动!就这样!别动!”
       “谁要动啊,黄少天你烦不烦。”
       “卧槽你才烦!叶修你竟敢嫌本大爷烦,回去竞技场虐你啊信不信!”
       “呵呵,刚刚才被我连死的夜雨声烦大大,我还真不敢被你虐。”
       “叶修你不提那茬会死啊,谁想得到你竟然是在'盾击'啊!我说你那个君莫笑也是真够无耻,这技能明明不是低阶技吧,你是不是又打在千机伞上了!”
       “你猜~”
       “猥琐猥琐猥琐!诶等等小心点啊别撞到人了!上海真挤……卧槽叶修光天化日之下你就这样你要不要脸!”
       “不是你叫我小心点别撞到人的吗,我往你旁边靠靠又怎么了?”
       “……”我是叫你小心点别撞到人,不是叫你直接往我怀里扑啊。
        今天的黄少天大大,也在为了主动的男朋友挠心挠肝。
       他低头看看叶修,三厘米的身高差能让他很清晰地看到对方纤长的睫毛,还有那眉眼上扬的狡猾的弧度。叶修的眼睛亮亮的。
       糟糕,好想亲他。
       黄少天再一次暗骂上海的人山人海,抬头四周望了望,把叶修紧紧地锁在了手臂里,一步一步地小心挪动,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提出去黄浦江夜游的建议。
       这货丝毫没想到这条路是上海最有名的景点之一,人不多才有鬼了。
       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叶修眯眯眼,心安理得地被半抱着前进。美哉,美哉。
 
 
       他们沿着这条马路一直走啊走啊走,途经一家Apple专卖店(黄少天蠢蠢欲动想要冲进去给叶修安上个手机,但还是在最后一刻被对方拦下)、数不清的各类食品店(叶修很眼馋那里面的糖葫芦,腮帮子被红色山楂球填得鼓鼓的样子看得黄少天也很眼馋)、和一家装潢阔绰的饭店。
       饭店门前暗红的碎纸片撒了一地,从围在门口的一个个身着西装礼裙的年轻人那里可以看出是在举行一场婚礼。新娘新郎站在家人旁边,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脸上笑得像春天的花儿一样甜。
       黄少天看得突然有点羡慕。他看看新娘又看看叶修,自豪地想我家老叶比那姑娘好看一万倍,又泄气地想自己要是想结婚恐怕还得等到退役。
       郁郁寡欢才刚刚一秒的少天大大,随即就感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了拉。轻轻的,冬天的衣服穿得严实,要不是他现在正安安分分地一动不动,恐怕都发现不了。
       “少天。”那个拉他衣服的人显然刚刚也在看直播的婚礼现场,“你想什么呢。”
       他张张嘴,觉得自己估计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叶修所以有点空虚寂寞冷,在全明星赛这种纯属放松的背景下,情绪也显得有些不正常。
       但他还没把解释说出口,就感到面上无纺布面的那端传来一阵温软的触感。糯糯的暖暖的,让人想起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棉花糖,和天空上白白的云。
       像雨前的蜻蜓一样,沾在荷叶上轻轻一点,就迅速离开。
       “老叶?”黄少天心跳加快,妈呀,叶修刚刚是不是亲他了!?我操胆子真大!这光天化日之下面前还是一对异性恋在办婚礼,叶修竟然就敢亲他!
       ……
       口罩play啊,叶宝贝真是太懂人心了,嘿,怎么不再来一个,亲都亲了再来一个也没什么关系吧——
       “黄少天。”叶修十分感动,然后冷静地拒绝了求欢的他,“再不走的话逛完回去可能都得凌晨一点了,我可不愿意和你一起在江边吹冷风。”
       叶修语气很冷硬,眼神很冷硬,动作很冷硬,但通红的耳朵尖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黄少天心里的弯弯绕绕一瞬间全部消失,他又变成了那个在叶修面前永远只有笑脸的蓝雨王牌黄少天,那个发蠢卖萌撒泼打滚样样精通的世界第一好男友黄少天。
       黄少天于是笑笑:“老叶那咱就走呗,嘿你别说,我觉得这街上的灯光打得真好,红艳艳的像个苹果。咦,你怎么脸也红了?哎说起来刚刚我还觉得有人亲了我一口呢,挺甜的,就是太浅了都没来的及好好品味,哎……”
       撩叶狂魔黄少天被撩黄狂魔叶修狠狠地捶了一拳,这次有点疼。
 
 
       冬夜的浦江边风很大,因为离东海还是有些距离,原本应是咸涩的空气到这儿似乎也只剩下了干冷。从滨江大道的楼梯下观望江岸的那端,只见到一栋栋高塔如初春竹笋般拔地而起,一个个地仿佛都要直冲云霄。
       黄叶两人一边插科打诨一边兜兜转转地来到了浦西的滨江大道。顺着其他来欣赏夜景的游客一起,两人经过了那条一跨过边界线就会引起警报声的小马路,踢踢跶跶踩上了陈毅市长塑像边的石梯,最终踏到滨海大道的观景平台上停下。
       魔都魔都,魔幻之都。
       观景平台上的夜景和从马路那端看来完全是两副模样:许是因为被高耸的树木屏障挡住的原因,在底端无处可寻的LED灯光影在此时一览无余,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黄色的——数不胜数的流光溢彩四散在浦江周遭的空气里,映在随北风轻漾的黄浦江面,再倒影在叶修的眼睛里,仿佛一幅最完美的画。
       这似乎有一种能虚幻一切的魔力,但却又清晰得不能再清晰。
       北风呼呼地刮,叶修说:“很好,看来已经不用等到晚上了——我现在就已经快冻成狗了。”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瞪了被他裹得鼓鼓囊囊的叶修一眼,用眼神谴责:你冷个屁!明明我穿的才叫少!
       叶修点点头,关爱地走上前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放柔了声音:“知道你对我好。”他又拍了拍黄少天被遮在口罩里的半边脸颊,继续道,“那我们要不就回去吧?”
        黄少天坚决地摇摇头,刚想开口表态,就又被透过口罩的一阵冷风给冻得闭上了嘴。
        他于是干脆放弃了讲话,转而临时做一个用行动说话的男人——黄少天搂过叶修尽管被层层衣服包裹但还是显得有些单薄的肩膀,以一种“我不听我不听”的强硬姿态带着对方向里走。
       观景平台的最靠边是一排造型优美的弧形围栏,银灰色的磨砂质地在夜空下显得低调奢华。叶修被拉扯着靠在上面,转眼看了看同样倚在栏杆上看夜景的黄少天:“别说,这里倒还真的挺漂亮的。”
       黄少天点点头,染成棕黑的头发在灯光下少了一分凌傲多了一分深邃,轮廓分明的脸庞一半隐匿在黑暗一半暴露在华彩。如果不是因为那大肆拉低颜值的一次性口罩,叶修大概也会感叹一下自己是有多好的运气才能钓到一个要脸有脸要实力有实力的男友——就是话多了点。
       ……
       不过就算如此,他的运气其实也不差,不是吗?
       不自觉开启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技能的叶修大大现在注意力完全从夜景转到了黄少天身上。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赚,越看越觉得黄少天这张脸怎么瞧怎么讨喜。
       讨喜的黄少天一转头,就看到他家叶宝贝一脸专注地盯着自己。见他突然回头,叶修似乎还呆楞了一下,迷茫的眼神在黄少天看来真是比小鹿斑比还要可爱。
       “……干嘛?”小鹿斑比(蜂蜜)终于反应了过来。虽然说不上丢脸但也毕竟是在偷看,脸有些不自然的绯红。
       斑比尴尬地扭过头,装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淡定从容,殊不知这只让黄少天感到更加的甜。
       “没干嘛,想你了。”他捏了捏叶修暴露在空气中的耳垂,愉悦地感到那里的热度越来越高,“不行啊?”
       叶修:“……我怎么觉得我被调戏了。”
       黄少天:“没错就是在调戏你。”
       叶修:“……”
       但黄少天还没等来他家叶宝贝爱的怒斥,开阖的眼帘里就映入了一道不正常的彩光——他抬头想仔细瞧瞧,就发现那是浦江边常有的流动小贩在那儿叫卖荧光兽耳。
       ……
       兽耳。
       兽、耳。
       黄少天脑子里一刹那闪过了几百页动态ppt:叶修穿着他的衬衫下身赤裸躺在他们家的床上,一条雪白的敏感猫尾被他抓在手里逗弄,叶修就只能噙着泪光满面潮红,吐出阵阵他最喜欢听的呻吟;长着一双狐狸耳朵的叶修躲在他怀里因为打雷而瑟瑟发抖,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惊惧地瞪大,带了点狐狸的妖媚又有着一丝想让人破坏掉的清澈;叶修……叶修……
        不行,再想他就要硬了,黄少天捂脸。
        他稳定了下情绪,稍稍平缓了一下心底掩饰不住的激动,就拉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正莫名其妙的叶修向那个摊位走去。途中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的眼神诡异难测,察觉到黄少天正在观察自己后更是直白地说出口:
       “少天……你要戴那个?”
       “………………………………”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一下子放下了心,懒得理叶修这种笑点奇诡的幽默。
       “嗯,你戴。”
       放下脸皮,他一门心思地一手揣兜一手牵着叶修走路。站在摊位前,黄少天正想拉着叶修一起下蹲挑选款式,才发现从刚刚开始叶修就一直没有说话。
       黄少天疑惑地转头,然后……
       ……!!!
       他家叶宝贝真的太可爱了,真的。
       黄少天严肃地想。看着叶修眼里状似平淡无波,实则害羞和别扭都快要从内里满溢出来的波涛汹涌,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人磨死。
       他拉拉叶修的小指,那里甚至都有点紧张得僵硬:“老叶,愣什么呢,一起来挑啊。”
       ……也别怪他恶趣味,黄少天最明白叶修的下限到底点在了哪里,但极限就是用来挑战的嘛,他这个笔直了二十年人生的直男不也被面前这个磨人的老妖精给一眼掰弯了性向。
       哦,还是嘲讽的一眼——黄少天那时觉得自己简直有病,但现在又无比感谢那命中注定的一眼。
       “快点啊叶修,人家都等急了。”
       他干脆一把拉下叶修,把人带到自己身边就开始挑“耳朵”——这个不行那个颜色太丑居然还是微草绿,这个不能衬出他家老叶的贱萌那个……
       然后黄少天就在摊主古怪的眼神下嘀嘀咕咕嘀嘀咕咕地挑好了一双粉粉嫩嫩的瓷白色兔耳,再也不怕在说话的间隙喝一口冷风,天晓得他现在简直可以干下三碗白米饭。
       黄少天欢欢喜喜地付了钱,带着还在原地冒烟的叶修欢欢喜喜地离开了摊位,欢欢喜喜地回到了围栏边,欢欢喜喜地向最喜欢的叶修眨巴眨巴眼。
       “老叶,你戴嘛戴嘛~”
       荣耀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从不畏惧过程,只要结果能达到自己想要的,黄少天一点也不会在意偶尔在叶修面前卖个萌求福利。
       因为他知道叶修最受不了他这一点——试问,如果你看着你家养长大的男朋友在你面前瘪着张嘴却只是想讨个亲亲,你会拒绝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叶修深吸口气,等脸上的热度稍微消散了一点,又被来自黄少天的会心一击正中红心——不他觉得好奇怪,难道是因为身处异地,黄少天今天晚上怎么表现得那么浪?   
       ……虽然平时也挺浪,但这真的浪的过分了吧?
       那么叶大大,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篇文叫作《寂寞总裁的霸道娇妻》?
       里面的男主他就姓黄,姓黄哦,黄少天的黄哦,千百年前是一家哦。
       一只在赛季空闺太久的黄少天,和一只在夏休期天天有得吃有得看的黄少天,当然是有所不同的。看他的兽化妄想就知道,要是真人就在旁边,黄少天哪儿犯得着去自己意淫?
       所以万物都是事出有因,不可多语,不可多议。
      再说叶修觉得黄少天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的眼睛还真挺可爱挺戳心的,所以虽然知道这80%都是在装,但还是惜败于对方的演技,再一次放低了自己的底线去纵容对方。
       温柔的、绵软的纵容,对黄少天来说大概就像德芙巧克力一样丝滑诱人。
       叶修半推半就地妥协后吁了口气,接过黄少天快要凑到自己鼻子底下来的荧光白兔耳,拿在手上研究了一番,就三下五除二地把它箍上了自己的脑袋。
       左扭扭右扭扭,叶修戴着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大概是尺寸不对的原因,因为制造商肯定不会想到居然会有178的大男人愿意戴这玩意儿。
       摆弄得多了,叶修又有些恼怒,荧光兔耳卡在他脑袋上不上不下的,歪点就歪点呗舒服就行。于是他干脆把耳朵向一侧移了移,然后满意地笑。
       “怎么样?”叶修问,觉得自己这样子肯定蠢哭了,“……很奇怪?”
       他看着黄少天一语不发,心下有些忐忑:不会是理想与现实落差太大,人想不开就要……
       “没,挺可爱的。”
       黄少天的回答算是出人意料,叶修有些怔在了原地,一刹那脸有点热。
       江上从远方驶来一辆游轮,飘飘悠悠,似是华灯初上。
      “瞎说,明明超可爱。”黄少天也回过了神,重复一遍后凑近叶修,笑嘻嘻地揉了揉他裹在口罩下的脸颊和脸旁边真正的耳朵。
       叶修的脸开始烧红。
       “烦死了你。”
       他一把上去搂住黄少天的脖颈,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恼羞成怒,但总之他就是想抱抱黄少天。
       叶修突然又想到方才在路上看到的那对新人,想着反正节操该掉的都掉了也不差那么一点……
       他于是把头歪向了陷入僵直debudff的男人耳边,轻轻地喊了声:
      “老公。”
      “我们回家吧。”
 
 
       一月四日,荣耀全明星。
       撩黄狂魔叶修,今天也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嘿嘿嘿嘿,啪!
       啊!
 
 
       End.
 
       小彩蛋:
 
       约莫是十一点左右,苏沐橙刚从浴室里出来,吹好头发,拿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开始躺在床上划划划。
       她照自己一贯的习惯点开微博,想看看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
       (热)魔术师王杰希重现江湖,微草门口粉丝游行为哪般!?
       (热)张新杰,荣耀第一个登上单人赛擂台的牧师!?
      (热)历时十分钟的全明星对抗赛,竟以叶修黄少天的双人单挑为结局,霸图粉丝欲哭无泪!?
        划呀划划呀划,苏沐橙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两人真是幼稚到家了。
       说是平时比赛还能秉着职业素质一本正经地打一场,一到这种娱乐性质的活动上就马上原形毕露。说实在,他们这行为要是放在有心人眼里,和透明柜到底有什么差别?
       苏沐橙抿着嘴摇摇头,觉得叶修真是一恋傻三年。
       至于黄少天?呵呵。
       女神装作冷漠地在心里想,又忍不住自己先笑了出来。
       忽地,苏沐橙再一刷新,一条被官方头条推荐到首页的带图微博就映入了眼帘。

       咦,图上的人影好像有点眼熟?
 
不吃香菜_期末修罗期:今天在黄浦江边上看到两个超级优质的BOY!矮一点
的那个带着个歪的兔子耳朵直接抱上去了艾玛简直甜炸我!我第一次知道这耳朵还能这么玩啊呜呜呜!妈妈我也想谈恋爱!!!呜呜呜小攻脸都红了,可爱die!!但我只想说,放下那个受让我来(烟 
[配图:戴着个歪了的兔子耳朵的男人懒洋洋地挂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
[配图:被抱住的人把手搁在兔耳腰上,兔耳把头埋在男人颈窝里估计在脸红]
[配图:兔耳踩了另一个人一脚,因为那人笑得贼兮兮地说了句什么]
转发:1430 评论:2101 赞:1w
 
       ……
       苏沐橙无语凝噎,合着这俩是真嫌自己名声还不够大,想把魔掌再伸到更多地方去吧?
       尤其是她在看到微博评论下喻文州发的一条“^_^”时,这种无力感攀升到了极致。
       苏沐橙默,然后想了想,还是按了个赞,然后把图片保存了下来,打算用qq发给叶修让他自己看。
       “怎么了?”同房的唐柔从浴室里出来,苏沐橙回答没什么,然后翻了个身。
       她从通讯录里扒出个人,笑眯眯笑眯眯,从善如流地用手指噼里啪啦发送了条信息。
   
       今天晚上别回来啦,我跟老魏和果果说过了,你们好好玩w
       PS.记得看qq
       To:黄少天
 
       而一恋傻三年,这句话说的也不是一个人。
       苏沐橙看到屏幕上瞬间传来的“好的好的非常感谢苏妹子下次来广州请你喝早茶啊!!!”,心里产生了一股想要报社的欲望。
       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
       呵呵。
 
 
       真•End
    

心满意足去复习,我手速大概就只是三天8k了,再快快不了……QAQ
作为魔都狗,我必须承认我在这片里面夹了蛮多的私心…我平时去黄浦江走的就是这条路,那个滴滴滴滴的路障给我的记忆真是蛮深刻的w夜景也是真的好看。
卖耳朵的小摊也是真的有,小时候还想让妈妈给我买那种踩在脚底下的一轮溜冰鞋,然后刚买回来就被爸爸扔了,说是危险万一摔坏脑子就得不偿失了(…
本来还想让黄少带叶修去环球金融中心,但是想了想他们为啥要去那儿?没找到好理由就弃了这个脑洞,不过金融中心顶层那个玻璃地板真的好帅的,而且灯光也很暗适合狗男男做一些羞羞的事,接吻啊拥抱啊自拍啊什么的其实都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他们回家以后的内容嘛……等我考完去写,但别抱太大期待,体谅体谅一个未成年,就算我涉猎广泛云盘内容多,但还是觉得好羞羞啊(・ω・)
欠下的坑的更新,我只能说我存稿还是蛮多的,但是最近萌排骨萌得比较浪,以后慢慢来慢慢来w
那么……
下周见(?)

评论 ( 17 )
热度 ( 100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