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四秒之眷(3)

*原著治愈向,HE,

*BGM:From here to somewhere



四秒之眷(3)


cp:黄叶


03.


       “嘿老叶,你觉得这儿怎么样?我觉得它好大啊,比你们那儿的西湖大多了——大概十倍有吧?”

       黄少天站在苏黎世湖畔的鹅卵石小道上,面朝湖面,任凭清爽的夏风吹散他的额发。男子眯着眼看着面前聚在一团等着投喂的白天鹅,嘴角弯起一个闲适的弧度,安安静静呆在那儿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这在生活中会是一个怎样好动的青年。

       黄少天永远不知道他安静下来的样子有多迷人——叶修想,但又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顶多再说那么一句:“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一群愚蠢的凡人。”

       瞧,这是多么一个桀骜的青年啊,但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了他身上一些会吸引到叶修的特质。

       就比如这个:


       “你身上带了什么吃的没啊?面包饼干这类的都可以啊。”

       “你当我是出来干嘛的?还面包饼干呢,我身上的烟不都被你全拿了。”

       “哦,那好吧……”青年微微蹙了蹙眉,露在空气中的脖颈低垂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我还想喂喂鸭子呢。”

       “……”叶修无语凝噎,“鸭子?这是天鹅好吧?”

       “都一样都一样,不都是长着双脚蹼在水里游嘛,哎真可惜……”

       叶修抿抿嘴,心中对黄少天存有的一份独特的纵容让他看不惯对方这一幅患得患失的样子——尽管这只是一点点,小到放在旁人眼里可能都看不出。他转转眼睛,想起小时候爸妈带自己和叶秋去广场喂鸽子的时候马路旁常会有那些卖鸽食的人在摆摊叫卖,就四周望了望,果不其然看到十几米开外的小木屋中好像挂了几块标着价码的木板。

       “你等等我啊。”

       叶修留下一句话后就小跑着赶到了木屋前,用离家前学习过的英语知识应付了一场对话,又拎着一袋巴掌大小的面包屑跑到了黄少天身边。

       “拿着。”他说,“你视力不是挺好的嘛,怎么连这都看不见。快快快,把东西倒出来然后分我一半。”

       叶修边说边熟练地撕开了食品袋的拉链,把东西摊在自己手心撒了一摞,又把剩下的塞给了黄少天。他也没理黄少天什么反应,就直接越过小道走到草坪上蹲下身,向湖面天鹅聚集的方向欠欠身,朝面前撒了一堆面包屑。

       白天鹅们乖顺地走过来,慢悠悠地,拾起掺在草里的面包就开始哄抢。

       “嘿,这还挺乖哈!”叶修乐了,看着天鹅纤长的颈部和红黑色的嘴有些出神,“你们长得真好看啊。”

       天鹅低着头,咄咄咄、咄咄咄,不知道这个人类在说什么,只顾着一味地把头埋在草里啄食。

       “叶修你这么喜欢这个啊?”身边的草被压下了一些,蹭的裸露在外的脚踝有些痒痒,叶修瑟缩一下,余光里一片黑色的阴影投来,“看不出来啊你居然那么有爱心!”

       ——我觉得你也挺好看的。

       黄少天没有说出那后面半句话,他清清嗓子,别过脸看着叶修在阳光下更显得白皙的侧脸,觉得他的睫毛真长。

       “嗯?不是你喜欢这个吗?”叶修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拖拉,仿佛在阳光下也被烤化了似的,“怎么,你不喂?”

       “喂啊,我就是感叹一句,你玩得不是很开心嘛!”

       “嗯哼。”他轻轻地答,想说自己是很开心,又眯起眼睛对着天鹅笑。

       身旁的黄少天不语,也开始一把一把地撒食诱惑天鹅。他整个人干脆都坐到了草坪上,甚至开始轻哼起了歌,像是一首流行的小调。

       叶修开始觉得这个午后过于美好,美好得超乎了他的想象。

       ——也许还能再拖一会儿,叶修想,又觉得这个想法太过不切实际——若真这样做,别说黄少天他妈妈了,叶修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因为这么好的人,他怎么可以因为一己私欲就把他绑在自己身边。

       尽管他一辈子都不想松开。


       黄少天妈妈找上他的那天是在兴欣夺冠后的两周左右。

       当时他还没有离开兴欣,依旧只身一人留在上林苑和魏琛扯扯淡,和方锐打打嘴炮,开开莫凡的小玩笑,再隔着电脑调戏调戏线上的黄少天。

       日子过得悠闲而有趣,安稳得给人一种仿佛能一直那么过下去的错觉——前一秒的叶修当时还是那么想的,然后便被蓦然响起的电话铃声给一脚踏碎了所有幻觉。

       “喂,请问你是……?”接起电话的是陈果,她听到一个不熟识的女声说自己要找叶修,迟疑片刻,还是将他唤了过来。

       “喂,您好。”叶修有些讶异,用眼神示意陈果让自己和对方沟通——他们当时都认为这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搞来战队电话的小粉丝,大概是想亲口和偶像交流才打来的电话。

       “……”

       “我是黄少天妈妈,我想和你谈谈。”


       电流那端传来的声音有些不自然的哑,仿佛在压抑着什么情绪似的有些颤抖,任谁都能听出那语气里含有的激动与怨怒,混着嘶嘶的杂声甚至让人神经发麻。

       叶修懵了。

       他僵在原地,仿佛被近身的拳皇暴击一番后又被连上了两发巴雷特狙击——“砰!砰!”——君莫笑抵抗无用,千机伞被脱力的手掉落在原地,血条清零,灰屏Game Over。

       叶修从上帝视角看着荣耀在电流的另一端亮起,红色的鲜艳的,刺伤他眼睛的颜色。

       他张张嘴却无力辩驳,因为游戏时间到了。


       “……好。”

       干涩地开口,叶修猜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他从陈果瞪大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眼圈红了,嘴唇也在发颤。

       他安慰地笑笑,吸吸鼻子:“没事,只是有人找我来讨债了而已,我一会儿就去还。”

       “没事的,是我自己不好硬拖着人家不还,我的错我的错。”

       也不知是在对谁说,叶修想起他还没回复黄少天刚刚才发给他的信息。

       这笑容大概比哭还难看。


       最后叶修还是没能和黄少天妈妈好好地“谈一谈”。按对方的要求,这件事最好还是能面对面地商量个解决方案,可显然我们的叶大队长并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搞这种“男男”私情——新晋的冠军队总是有数不清的事务要忙,再加上叶修基本是一个人被当作三个使,连和黄少天聊天的时间都需要像挤牙膏似得挤出来,对待这种本就避而不及的糟心事,便更是一拖再拖。

       但对方一看就是忍不住地要早早定下结局,在叶修再一次以“战队事务要忙”为理由拒绝黄妈妈的邀约时,听筒对面的女人冷冷地掐断了他的话。

       “叶修,叶队长,”儿子毕竟也是荣耀的职业选手,她就算再怎么气愤,至少对他的职业还是抱有了一定的尊重——就是不知那声“叶队长”里掺杂了几分讥笑嘲讽,“别跟我说什么你没空你有事——我知道你是想逃,你舍不得少天,但也请你明白,我们少天条件那么好,放哪儿不是个抢手货,实在是犯不着就被你那么一棵树挂着,一直吊死在上面。”

       “少天他要是想找个女人谈恋爱,那保证是连倒贴的都有一大堆。叶队长你也喜欢他,你肯定也明白他有多好,那么你就更不应该害了他——两个男人在一起,呵呵,说出去我都想笑。”

       她倒还真是笑出了声,听筒内沉寂几秒后便又传出了一阵女音。

      “你该离开黄少天了,你们不配。”


      ——你们不配。

       四个字像震天响的惊雷一般狠狠砸在叶修心底,敲得他太阳穴突突地疼,心尖也一颤一颤地发抖。

       像被人灌下了一碗未经稀释的中药一样,从头到脚都苦涩地发胀。


       是啊,我们不配。

       我当然知道我们不配——我爱他,他不爱我。

       我们当然不配,因为这一切都是场我自导自演的游戏。

       现在游戏失败了,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我。

       ……

       我们不配——这我早就知道。


       ……

       “就按您说的办吧,我会跟少天提的。”

       “嗯,好,你越快越好,我这儿已经给他相了好些个姑娘了——哎,你说这小伙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个归宿啊,我看他高中时候的同学有的连孩子都抱上了——”

       “……”

       “啊我忘了,我和你说这些干嘛呢!对不住啊叶队长,挂了挂了你去忙好了!”

       “再见。”

       “嘟——嘟——嘟——嘟——”

       ……


       叶修突然觉得有点累,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心灵上的劳累。

       就像是穿越沙漠的旅人在看到一片绿洲后觉得心神荡漾,却又在发现那是海市蜃楼,而期待后破灭后的那种绝望和迷茫。

       但他毕竟也不是一般人——他的名字叫作叶修,在许多人眼中这两个字符所代表的意义就已经足够特殊,大概是一种坚强的化身,又仿佛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的叶修不会让自己沉浸在一种情绪中太长的时间——他清楚地明白这会失控,而这带来的后果将更是不可估量。

       但没有第一时间提出分手也不是他的错——谁会料到当他刚刚回到自己家,铺上床单后的第一刻连枕头都没捂暖,甚至都还没美美地躺上睡那么一觉,就直接被自家老爷子一脚踹出门外去打一个什么劳什子的“世界荣耀邀请赛”。


       临行前自家老爷子这样和他说:“不拿到冠军就别给我进家门。”

       叶修看着站在门口的尽管年迈腰背却仍然挺得笔直的父亲,只好微微一笑:“那是当然。”

       “……加油。”

       父亲扭扭嘴角,似乎是想要扯出一个笑容,母亲站在他旁边微笑。

        “……嗯。”

       他答——其实也不都是坏事,因为至少他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


       叶修笑得挺欢,看得门口车里坐着准备送他去集训中心的叶秋想揍他,但又觉得鼻子有点酸。

       ——混蛋哥哥,真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叶秋把头一扭,把头伸出窗外:

      “叶修你个混蛋再不上车就要迟了!!!你们主席说了不准迟到的啊!!!”


       ——北京的天挺蓝,比平时蓝多了。

       叶修坐在副驾驶上,迷迷糊糊地想,这颜色也是像极了某人的队徽。



       TBC.


争取下周打完,大概还有3~4发再加一块肉。

解析一下叶修为什么会说“我已经变了”:因为如果还有记得前文的小伙伴应该会注意到,叶修曾经在黄少天和他表白的时候觉得黄少天还可以喜欢上他,可现在他发现这根本不可能,所以黄少天没变,他变了——他死心了。

然后,关于黄少天的妈妈这个角色,我觉得应该是出于一种对孩子过度的关爱,其实任何一家人听到自己的儿子弯了都不可能很淡定,有这种反应我觉得也纯属正常。(虽然她激老叶那段我自己打着都哭了,心疼wuli修修)

叶家我觉得是被叶修给弄怕了,觉得他居然还能找到一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叶秋一直以为他哥会捧着游戏过一辈子),所以也就不那么在意性别。

至于叶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们忘了苏沐橙吗?她早就在知道这两人搞起来了的时候就告诉叶秋了,然后知子莫若父,叶爸爸当然是看到叶修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被人甩了(x)

>叶秋:呵呵,天亮了,让蓝雨破产吧(大误)

黄少的心路历程…估计再下一弹就能写到了,下一弹是喜闻乐见的分手情节,狗血我的爱。

非常感谢能看我唠叨到这里的你…这篇纯粹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写的,理智上我一直认为黄叶两人是不可能分手的,因为世界上难道还会出现另外一对能像他们两个一样那么互宠的情侣吗!?还会有比他们更加般配的情侣吗!?怎么可能!?但禁不住我真的超爱分手复合梗,还特别喜欢看到情感细腻结果完全会错意的叶神和控制欲超强的黄少……没人喂我就只好自己开刀,不好吃也不准打我ˊ_>ˋ

——来自一个考完了的happy girl,哈哈哈

评论 ( 17 )
热度 ( 37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