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浮生戏(二)有缘千里来相会

*BGM:许嵩-山水之间

*古代江湖时期的黄叶二人,一边闯天下一边谈恋爱

 

 

浮生戏

 

第二章:有缘千里来相会

 

 

       三年后。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从街道那头传来,许是官府人家的捕快又来巡街,这厢集市上涌动的人群也不得不四处散开、避让开来。

       叶修被挤在来来往往的人流当中,斜身一避躲过一个抱着娃娃的女子,又侧身一让闪过一个叫卖糖葫芦的孩童,这才稳稳当当地停在了一个卖头饰的摊位前。

       他此番到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给兴欣里那几个历经旅途奔波而导致有些灰头土脸的姑娘买几条好看的发绳——陈果要的木绿、唐柔要的黛色、沐橙要的赤色,要把这些一样样找出来还真是可怜了他这个除了武功外毫无涉猎的男人。

       这不,他站在这摊位前停了也有一会儿,却还是只能跟这个年过半百的摊主大眼瞪小眼。

       “呃,这位少侠是要买些什么?”摊主嘴角抽搐了一下,唯唯诺诺地问道。

       此时正值武林大会期间,这街上行走的人谁也不知道谁是何方神圣,一切都要谨慎行事为好。

       “……”叶修默然,“请问你这里有没有发带?”

       得,合着这人别说是挑颜色了,这会儿是连发带在哪儿都没找到呢。

       “稍等。”

       摊主一听便明白是什么情况——他见多了那种替人买发饰却又对此一无所知的男子,驾轻就熟地就翻出了一沓厚厚的木条:“少侠,这就是我这儿全部的发绳了。”

       “啊,谢谢你了。”

       叶修松下一口气,道谢的同时又把那一双如玉器般精致瓷白的手伸向那五色斑斓的发带。

       自己不知,可他这身一袭青衣的翩翩公子模样,再配上一幅素白洁净的端正皮囊,那放在别人眼里可真是极其讨喜的。这修长的手指穿梭在彩带间的光景,虽不能说惊为天人,但也着实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他一边挑拣着颜色,一边细细与脑海中姑娘们灌输的内容作起了比对——客栈边青葱草药的颜色、小土山夕阳下的颜色、吞日开火时的颜色……

       也真亏是相处了那么久的同伴,要放在旁人那里还真不明白叶修能记住什么不能记住什么。就比如他分明会记得方锐一年前欠下他的三文铜钱,却记不住上一次嘉世来讨伐他时给自己带来了多少的伤。

       这江湖之大,叶修宁愿将视线投向更广阔的天地,也不愿将心灵囚禁在那一方小小的世界——急功近利,钻心斗角,为了上位不择手段。

       他自小离家,所追求的便不是那禁锢其中的谋权谋利,与其将注意力投向这些子虚乌有的心思,倒不如去多看看山河,多练练功法。

       叶修所想要过的只是那随性自在的修行生活,而这观念与嘉世的门主陶轩恰恰相反,最后落得一个一拍两散的结局,说是悲哀其实倒也无谓。

       只是可惜了那尚存的一丝情谊,都在嘉世对他一而再三的所谓讨伐中消散地一干二净。

       此次武林大会,倒也是给他们的这一段传奇画上了一个句号。

       而他向来习惯了赢。

       正思考着自己这些年来的起起伏伏,叶修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着那一根根发带发呆,恍惚间瞟到了苏沐橙所要的那一抹赤色,伸出手去便想去拿。

       而不巧,当他正要碰到那一卷丝绸,视界里便凭空出现了另一只男人的手——那手与他的不同,颜色是极健康的麦,骨节分明却又不显粗犷,习武之人的薄茧淡淡地落户在指尖,勾起一层略微的糙。

       虽此,倒也是一双漂亮的手。

       那手的主人好像也看上了那一条赤带,这厢便与叶修的叠在了一起,拇指摁住叶修的指尖,停在那儿一动不动。

       “公子?”身侧盖来一片阴影,身影的主人的声音是清朗又不失成熟的男中音,似还带了些微微的哑。

       “嗯……请问你是也要买这条发带吗?”

       叶修从善如流地把手抽回,一来二去间看清这摊位上好像还剩下两条赤色的发带。退一步海阔天空,他本就不是得理不饶人的类型。

       “对。”那声音含笑,混着一点暖洋的沙哑在叶修耳里也很是好听,“不过我不是给我自己买的。”

       “哦,是吗?”叶修漫不经心地答道,思绪从过往的回忆抽出,又开始想起今天的午膳该如何解决,“正巧,我也不是给我自己买的。”

       “嗯,我是给你买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叶修当下还懒洋洋地回了一个“嗯?”,过了一晌后才回过神。

       仔细一想后却又呆了一刹,心想不是吧,这都能被我撞到烂桃花?而且这人是个男的吧?

       叶修缓缓回头,最后一点这正好戳中了他心里的哪个隐秘的角落,不可抵挡地让他又回想起了三年前那个狼狈落跑的清晨——既憋屈又愤慨。

       而后他彻底惊呆了。

       “你……”叶修眨眨眼,这幅相貌不分明是在他梦境中被上下左右蒸煎煮烤过千百遍的那张面容?就算五官比先前长得更成熟了些、轮廓比先前长得更分明了些,这也改变不了就是同一人的事实。

       叶修又忆起那天跳窗前男子对他的“威胁”做出的反应和那眼底的冷,心底一沉——这不会是来报复的吧?

       那日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叶修从苏沐橙那里得知,是魏琛在他被灌完酒后神志不清的时候把他一把扔出房外,当即就差点没跟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打起来。

       “哟,老叶昨晚猎艳猎得爽吗?”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一边躲一边还在捧腹大笑,“一夜未归啊一夜未归!叶修我看错你了啊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叶修当时就恨不得一矛捅死他,结果才刚拿出千机伞,就被魏琛嗖嗖嗖施展轻功逃上房梁给跑了。

       他日后仔细想想,这事其实说不上是自己的错也说不上是对方的错。他大抵也知道自己喝醉后是个什么德行——撒泼打滚任性妄为,能怎么乱来就怎么乱来。这随便挑出一点,恐怕都会被认成是什么不好的小倌,对方没把自己丢在门外还让自己睡上他的床,叶修就已经很感激了。

       但这也不能代表他就真的心无芥蒂地原谅了那个抱了他一晚上的男人——要知道作为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叶修却还从未经历过过情窦初开。而这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初抱”竟是献给一个认都不认识的陌生人,也只有魏琛才在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了。

       他此时这一番沉默,而不是直接提上矛就打,也算是对得起自己这三年的沉淀了。

       ——也许是平时在梦里已经揍得够多了。

       “我?”那人却好似毫不知情的样子,对叶修的这一句意义不明的话语感到有些不解,“别误会呀,我只是看你头发生得那么漂亮又不肯好好扎起来,感到有点惋惜罢了。对了,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我总觉得你的脸很眼熟啊!”

       蓝衣男子一幅自来熟的样子,身袭一身与初见时别无二致的粗布长衫,右侧腰际绑着一把用麻料捆得结结实实的宝剑,那气质看起来倒也不凡。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又重复一遍。

       ……这是,忘了?

       “没有。”叶修思索三秒便迅速回应,“我们肯定没见过。公子你这一幅气宇轩昂的贵人模样,我若是见过,那定是忘不了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一下子便从尴尬的同床对象变为初遇之人,叶修猜这人肯定喜欢听些好话,转转脑子便随便扯出两句来麻痹对方。

       “哈哈,没想到你人长得好看,话也说得讨人痛快!我黄少天今天就交你这个朋友了!“

       自称黄少天的男子嘴角咧起一个笑,看得叶修倒是有点惊奇,因为他以为这种能露那般刻骨冰冷的表情的人,平日里定也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物。

       ——有趣,想不到这人竟还有两幅面孔。

       “嗯,在下叶修,黄兄多多指教!”

       叶修拱手向对方鞠了个浅躬,平日习惯与兴欣的众人打打闹闹,这下子一下子叫他板起张脸,却是连动作都有些僵硬。

       “我叫黄少天,礼节那么多没必要。江湖人士嘛,随性而为就好!那你这就算是收下我的发带了咯?”

       黄少天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示意叶修自己也不是习惯这种礼节的人。

       爽朗的笑意从男子的嘴角升起,两双棕黑色的眼睛无辜地眨了眨。对方不知不觉间竟已将那一根发带塞入了叶修掌心,柔软的布料与温热的厚掌把叶修的指尖包裹在内,这一麦一红一白,看得人倒也觉温馨。

       “送你啦。”

       男子在叶修愣神的间隙就将五指松开,笑嘻嘻地把叶修的手按了回去:“兄弟你是不是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啊?你耍什么武器?剑、矛、还是刀?”

       “矛。”

       叶修回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黄少天还真是一路人——脑回路转得飞快,可以从一个话题迅速衔接到另一个话题还不觉尴尬,“你是……用剑的。”

       他想明眼人应该都看得出黄少天身上配着的是一把剑,所以也就不做作扭捏,直接说道。

       “对。”显然对方也没有起疑,“兄弟你是不是还要买点什么?比如你刚刚看的那两根……”

       “啊,对,谢谢你了。”

       叶修这才想起自己是受姑娘们的命令来买发带的——黄少天的突然出现给了他一个太大的“惊喜”,他只觉得自己得缓缓。

       ……等下。

       他什么时候和黄少天关系好到可以相互提醒买东西的地步了?若是对方已经把他忘记,那现在的情形不应该是江湖人士所常常津津乐道的那种“一语投机两相忘”吗?

       照理来说,如今东西也送了人也介绍了,他俩不就该拍拍屁股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吗?

       ……这什么情况?

       “呃,那个……”

       比他略高一些的男子一头略浅的青丝,高高绾起的同时还有两缕略长的碎发从前额处散下,些微遮住剑眉倒多显出了那么一丝逍遥。

        “若是你无人相约,就和我一起用个午膳吧?我听说附近有家客店里的糖醋荷藕味道极好,一起去尝尝?”

       黄少天笑起来,那脸色也真的生得十分好看——倒不像他那闪烁着寒光凛冽的剑术之道,而像是一个见着心上人的快意青年。

       叶修突然觉得有些麻烦。

 

 

       TBC.

*1234567……1234567……

*关于叶修的千机伞:鉴于设定等一系列的原因,暂定为中国十八大兵器中的“弓、弩、枪、棍、刀、剑、矛、盾、鞭”,日后有补充再说。

*关于黄少的冰雨:青霜剑亦作“清霜剑”。王勃《滕王阁序》:“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按剑刃锋利,青莹若霜雪,故称“青霜”。

*关于苏沐橙的吞日:带火药的弩,红木制品made in china

*总之一切脑补就好,怎么帅怎么来(趴

 

评论 ( 14 )
热度 ( 62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