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浮生戏(三)英雄救美与被秀一脸

*BGM:许嵩-山水之间 、TSFH-El Dorado Dubstep(Remix)



浮生戏


第三章:英雄救美与被秀一脸



       周遭的人流挤挤攘攘,这一问一答间也有几人不经意擦过此时正心不在焉的叶修,让他偶尔打个小小的踉跄。

       这厢他还在纳闷,后方便又冲来一个提着蛇皮袋的壮汉。那人目中无人,仗着自己有一副强壮的身躯,硬是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破开了一条过道。

       与他面对面站着的黄少天微微蹙眉,见那人也没有想要避让他俩的意思,便一把揽过叶修的腰肢,将他侧压在摊位的木板前。

       “你这是?”叶修一怔,抬眼便望见那壮汉离去的身影,“啊……谢谢你啊。”

       黄少天只是笑着看着他,人已走远,那手却还搭在叶修的腰上。

       “那么,叶公子这是答应与我一起用膳了的意思?”

       许久,黄少天才整整衣襟,放开叶修。看着对方一副有话说不出的表情,那嘴角的笑意是扬得更甚,“怎么,叶公子难道是有约了?”

       “黄兄想多了。”

       叶修站直身体,又从腰带里摸出一些铜钱,询问过摊主发带的价钱后便又从中抽出了几个递给黄少天:“黄兄请将此收好,还你发带的钱。”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黄少天当即不干,板起张脸把手蜷成紧紧的一团,不让叶修有地下手,“都说了是送你的礼物!礼物懂吗!哪有礼物还要人钱的!难道你以为我很穷吗!”

       “……”不,我不以为你很穷,但我总觉得收了会出事。

       “好吧。”但叶修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他看着面前男子一幅坚决又耿直的神情,那眼里的光彩也绷得紧紧的,终是于心不忍:“……那待会儿的午膳就让我来请吧。”

       “好。”

       黄少天这倒是答应地爽快,微微眯起眼睛竟是开始笑了起来。

       叶修觉得这有点糟。

       “那就走吧。”他匆匆向前走去,埋头沉思起来——他怎么感觉自己拒绝不了这个人呢?尤其……尤其是这双眼睛。

       大抵是因为初遇时彻骨的寒和现如今的盛满阳光形成了太大的反差,让人不禁想要好好地保护起这抹耀眼的神采,而不忍心破坏。

       ——这真是遇到克星了。

       叶门主忧心忡忡地想。

       “那么这就到啦!”

       走在前方两步开外的黄少天停在了一家客栈前。叶修抬眼一瞧,是一座有着两层楼高的店面,门外的酒旗是亮堂喜庆的红底黄边,上头写着的“千波客栈”笔迹洒脱不羁,一看就是江湖人士会喜欢来的地方。

       就是不知这菜是真如黄少天所说的那样好吃还是如何——口味早就被兴欣养叼了的叶门主对美食并无太大兴趣,不过看看黄少天眼中溢起的期待,还是把喉咙口的话给咽了下去。

       粗布麻衣的店小二将他俩一路领进门内,快言快语倒也是和黄少天聊得来。叶修走在一旁观察着这店内的环境,有一耳没一耳地听着这两人从客栈的佳肴扯到近期在此地举行的武林大会,眉毛不禁跳了跳。

       “就是不知道这次是否又是那轮回山上的弓手一枪穿云获胜。”店小二一幅憧憬的模样,“要是有日我也能长成他那样的奇才便好了!”

       “屁屁屁,你难道不觉得那江湖剑圣夜雨声烦也是一届能人吗!?要文能文要武能武,我可是听说他曾经单枪匹马挑翻过一个山头的土贼呢!”

       “夜雨声烦?你说那个传说能一张嘴把人给说死的夜雨声烦?抱歉,我还是比较欣赏像一枪穿云那样的高手——至少人家安静呀!”

       “……”黄少天沉默。叶修余光里瞟到他的面色有些不善,禁不住捂住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有没有,这位兄弟,我倒是听说那夜雨声烦其实也没那么吵。大抵……也就是三两只鸭子的程度吧。”

       叶修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是夜雨声烦的拥护者,嘴角漾起一抹笑意,就将魏琛以前跟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大概,能起到一点安抚的效用吧?

       ……大概。

       “屁屁屁屁屁屁屁!”黄少天真是气急了似的一跺脚,脸都有些黑了起来,“你们这等凡夫俗子哪儿懂人家剑圣的英姿勃发!高处不胜寒,将这些谣言传出来的人定都是在嫉妒!嫉妒!”

       叶修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为了推崇的高手跟人吵上两句的人倒也不能说没有,但黄少天会有这幅表现却是他意想不到的——他原以为这会是一个冷静自律的男子,并不会因为这等小事而真正地发怒。

       但这倒也真让他猜对了——因为黄少天此时的眼中并无与他言语相符的怒意,相反,倒是显得平静得过分,就像这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似的淡然。

       叶修心中微怔,但此时也已到了他们即将入座的地方——临窗的一副松木桌椅,抬头便能望见那天外高云。

       阳光洒落,倒也是个不错的去处。

       店小二将他们带到地后就将人放下,也不知是否是被黄少天的言论给弄得生气了,不过一会儿就有另一个头系布带的男子过来笑盈盈地报菜点单。

       叶修和黄少天商量一番后就直接要了两碗白米饭、一盘糖醋荷藕和一条醋鱼。

       中途小二问道是否需要来一壶烧酒时,叶修忙不迭地挥手示意不要。因为心中有鬼而不敢正眼看着黄少天,便也错过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与笑意。

       “所以,兄弟你这是第一次来参加武林大会?”

       待人走后,黄少天双手交叉背在脑后,一双杏眼微微弯起,专注的模样看得叶修心里有些尴尬。

       “嗯,你呢?”

       他倒也不恼,只是觉得这一下子就要将黄少天从曾经“共度春宵”的对象转换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友人”来看待还是有些困难——更何况这还谈不上是友人,仅仅是说过两句话再共用了一顿膳,这交情怎么看都是脆弱得可以。

       “我倒不是,就是觉得好像从未曾在武林大会上见过你这一票人物,有些好奇罢了。”

       “……”

       刚是谁说觉得我脸熟的?

       “我先前……都是一个人在山川湖海间修行。”叶修抿了一口桌上摆着的鹿苑毛尖,心神又有些游荡,“你没见过我也属正常。”

       毕竟这世上,曾经除了嘉世里的那几口人,谁都不知道我曾姓甚名甚——也许一叶之秋这名字对于大多数人还更熟悉些。

       “我说呢。”

       黄少天也倒不再追问,只是从鼻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眼神却还紧紧地黏在叶修身上——这回还多了一丝好奇的打量。

       叶修挑挑眉,想又不会掉块肉,也就坐在那里大大方方地任对方看。

       气氛似是在这过于安静的桌椅间沉寂了下来,但他俩谁也不觉有异。一人看,一人待。在等待菜肴端上之前,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间就弥漫着着丝丝缕缕宁静的舒适,让叶修不由觉得身心放松,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但就如那家国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宁静的存在也一样是用来被打破的。

       “哟,这不是叶秋吗?”

       闭目养神间,耳畔突然传来一串熟悉的声音。叶修蓦然睁眼,神色一下子就凝固下来,周身的气场都变了一变,赫然从一个气质温雅的书生模样转为了一个全身防备的江湖之士。

       黄少天讶然地挑挑眉,勾起一个笑。

       “嗯……这是?”但这之间的转换其实也只用了一瞬,不出一秒,叶修就又换回了他那种最熟悉的气质——从容不迫,处变不惊。

       “刘皓?”

       他甚至眯起眼摆出了一个笑,黝黑的双眼中全无波澜,似乎对这情形早有预料似的,淡定得可以。

       “是我是我,叶秋你怎么会在这种嘈杂的地方?你不是最不愿与凡人共处一室的吗……?”

       来人虚情假意地笑道,站在黄叶二人的桌边,带着一众叶修不认得的小弟,把背挺得笔直。似是在炫耀些什么似的瞥了桌对面的黄少天一眼,见他一身平民衣袍,从胸腔里发出了愉悦的一哼,便不再肯把目光施舍给他一分一毫.

       一头乌黑油亮的发被刘皓整整齐齐地绑在脑后,露出一颗圆亮饱满的额头,纵是那刻意收敛的嘴角也挡不住他语气中满满的幸灾乐祸。

       “怎么?兴欣这是要请你出山?不是吧,你们难道就那么不行吗,连个能打的人都没了吗,非要找你?”

       “不是,叶秋你不是一向不屑于参加这种仪式的吗?怎么,现在难道是要转性?”

       “不会是……没钱了吧?”

       “你离了我们这小圈,想必是混得更加风生水起了吧!怎么,兴欣的姑娘生得都那么好看,你有没有看上眼的呀?”

       “不说话……那么是没有?也对也对,苏姑娘在你身边呆了那么多年,想必你们俩也早已暗度陈仓,怎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上喜宴呀?”

       “难道是你们已经……?

       来人见叶修平视前方不说话,那脸上的笑意是愈发猖狂,到最后甚至都成了一股股狰狞之色。说到最后,他甚至都双手撑上了桌,一手举起黄少天面前的茶杯在那儿自顾自地敲打,用力过猛震得那杯中的茶水都洒落一桌。

       “叶秋啊叶秋,我们一直以为你不像是一介武夫,反倒更像是个高隐于世的仙人。没想到啊没想到,英雄难过美人关,你竟然对自己的结拜义妹下手,你还要不要——”

       可话还未说完,刘皓就兀然停下了动作。

       他眼瞳瞪得巨大,敲打桌子的手臂因惯性的力量而直直指向了自己,那杯里的热茶也因此而泼了他一身,浑身狼狈却来不及拾掇。

       他的鼻前是黄少天的剑。

       通体银白的剑身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气,谁也没曾看清男子是何时将它从那包裹着的布衣与剑鞘中取出,双眼所能目及的仅是那六串飘忽的剑影及它停止之时的那一道凛冽银光。

       滞留在面前,那剑似像一把破空的刃,带着一股气势逼人的冷意与辛辣,直直地对准刘皓的鼻尖,不再进一尺也不再退一寸,就那么稳稳当当地停在眼前。

       震慑得连空气都似乎在颤抖,却又轻佻得仿佛只是随手一笔。

       可这利剑的主人却毫不在意。

       他眯着双眼弯起一个笑,单手撑着下巴,眼睛终于肯将目光从叶修身上收回,转开的瞬间便带起一股眼眸最深处的冰冷与嘲讽,眼角却还在笑。

       “嗯,他还要不要怎样?”

       黄少天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似的,仍用那种和叶修聊天时的那种风轻云淡的语气问道:

       “叶公子干了些什么?说来听听,我挺好奇。”

       貌似冰冷,可这声音却分明含笑。

       嘲意不屑的笑。



TBC.

*天天好帅,修修快嫁

*刘皓:我靠,我的狗眼

*感谢阿星❤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