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Something from somebody we love

BGM:阿桑-一直很安静 一定要配这个看!!!超有feel!!!

祝黄叶夫夫情人节快乐www,祝我自己断更快乐www

梗来自:薛之谦-黄色枫叶 虽然写到后面基本没什么关系了……不过一开始的确是听这歌开的脑洞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Something from somebody we love


 -1


       公元三零二六年,十月十六日,零点二十八分。
       帝国军队第一冲锋队已经攻打到了联邦军区的门口。尽管近年来帝国内乱重重,上位者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将整个国家都搞得乌烟瘴气,但硬件实力的优势还是像一道不可避免的屏障一样挡住了联邦军前进的步伐,用炮火与枪弹将这片土地硬生生轰出了一条血路。
       联邦军在这之前便已被迫退回了驻扎的边境哨所,且战的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节奏。
       无法硬抗帝国的炮火,便努力将自己的伤亡降到了最少。
       趁着比对方先行了一步所抢到的空隙,在军长冯宪君的一声令下,军区内较大的军团主力都连夜赶回了军区总部,聚在一起共同商议下一步的绝地反击。
       经过二十四小时没日没夜的商讨,最终这群高级将领们决定委派联邦军区内机动性最强的两支军团——兴欣、蓝雨,来完成这次危险度超过先前所有战役的任务。
       平日里懒洋洋的兴欣指挥官叶修在听到决议的第一时刻便挺直了腰杆,拍了拍身侧坐着的副官方锐的肩膀,冲坐在长桌最末处的冯宪君眨眨眼,唇角挑起一个胜券在握的笑。
       “放心吧。”他说,“我们什么时候输过。”
       这话听起来虽有些自大,从这人口中说出又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方锐啪啪啪地拍了拍手,对面的喻文州在那儿淡淡地弯眼,黄少天则已经握起右拳向上挥舞。
       “就是就是,我们联邦什么时候输给过帝国那帮只会打炮其它屁都不会的莽夫了,我们有的是智慧!勇气!能力!和数也数不尽的好队友!”

       气宇轩昂,胸有成竹。
       蓝雨的副官朝兴欣指挥挤了挤右眼,叶修动了动唇,黄少天笑了。


       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赢,或者死。

       而恰巧他们都不想死。

 

-2

 

       联盟军区总部分配给这群军官将领们的临时住处边有一片枫树林,每逢秋日便是大片大片的枫叶铺满大地,开成一片荡漾着的金黄色的海。绚丽的色彩掺杂着一些明亮的橙或红,阳光照耀下显的格外的美轮美奂。
       这个夜晚,叶修刚刚从冯宪君那儿回来,还未来得及卸下一身的装备,就被某位不速之客砰砰砰地敲开了门。
       “来啦来啦。”叶修慢吞吞地踱步到门前,这个时间点用脚趾头想都猜的到是谁会来骚扰他,“黄少天你不睡觉啦?”

       青年将领斜靠在住所的门前,暖橙色的灯光罩在他苍白的脸上,为其蒙上了一层平日难见的柔和,微长的睫毛低垂在眼睑,打下一阵扇形的阴影。

       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也没欢迎对方进门,就靠墙站在那里,右腿微曲,侧头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睡什么睡啊,现在哪儿有心思睡觉啊老叶你别胡说八道。” 黄少天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显然是对叶修这副明知故问的做派有些无语,“快快快洗个澡换件衣服我们出去!”

       已经换好便服的男子伸手直接把叶修推进了过道,反手掩上了门,一路把半推半就的某人拖进了浴室,还不忘顺手抽了两件散在被褥上的衣衫丢给叶修。

   “哦哦哦……”啧,怎么感觉自己找了个老妈子。

       被老妈子黄少天一路胁迫赶进浴室冲了个战斗澡的兴欣指挥官叶修走出浴室,思考黄少天这人对他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了问题,一手用白毛巾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手直接揉上了那个已经开始坐在床上玩自己手指的男人的头。

   “喂,我好啦,我们走吧?”

       那个在他眼中永远是个长不大的问题小孩抬起头,一把抓住他还没来得及撤离的手腕,轻轻使力便把叶修往自己怀里一带,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对方后脑,让叶修把头埋进自己的侧颈后蹭了蹭。

   “恩恩恩恩恩。”

       问题小孩紧紧地勒着他,声音有些计谋成功的得意和狡黠。叶修转转眼睛就在黄少天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舔了舔,不出意外地被搂得更紧了。

       头顶上传来一阵闷笑,叶修觉得被憋得有些难受,就又咬了一口然后把那笑声变成了一声“嘶”。

 

-3

 

       “每次出战之前都要在一起过一个晚上,不做爱不谈公事,就那么单单纯纯地在一起待一个晚上”——这个习惯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就跟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一样,大概永远是个未解之谜。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看上这个尽管说起来“很冷酷很帅气很锐利”但在他面前却会一秒化身成为一个霸道的不行又喜欢拐弯抹角地撒娇的黄少天,就像黄少天也不知道他是哪天脑抽了才会突然觉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嘲讽脸T有点讨人喜。

       这话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你说那个叶修!?那个叼着根烟卷就可以在帝国的包围圈里横着走的叶修!?哦我的天居然会有人觉得那个叶修讨人喜欢……你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吃没吃药啊兄弟还是你吃错药了?

       不过说这话的人肯定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叶修那家伙跟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时会有多温柔。

       就像别人也不会有机会见到黄少天那个以机会主义者出名的冷面妖刀在喜欢的人面前居然会像要把自己的整颗心都给捧出来了似的对他好。

       ……所以,这大概就是两个脑子正好一起坏掉了的人之间产生的奇妙的化学反应。

       科学不能解释,语言不能解释,连当事人都不能解释的,奇妙的化学反应。

 

       而若是以此作为前提,那么这个习惯的由来也便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

       因为就算他们无比相信彼此的能力,相信彼此一定能安然无恙地离开那片战场并赢得胜利,在战役的真正来临之前,心底也会下意识地想要去凑近、去温存、去依赖。

       凑近那个会在自己发生危险时毫不顾忌自身安危就来帮助自己的他,温存那个即使相处异地也会在睡梦中彼此相拥的他,依赖那个此时近在咫尺气息温暖地让时光都仿佛可以停滞的他。

       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答案。

       因为答案就是他们自己。

 

-4

 

       “待会儿出去吧?”

       “……”(笑)

 

-5

 

       他们借着月光并肩走在枫树林内,深秋的晚风已经有些微凉,吹过飒飒作响的裂叶,扫在叶修只穿了一件薄簿的长袖衬衫的肩背上,让他不自主地缩了缩身子。

       黄少天眼见如此,伸手就把叶修往自己身侧带了带。“抱团取暖。”青年意外简洁地解释,把叶修的左手包到了自己掌心里,轻轻地拨动对方柔软纤细的指尖。

       “黄少天你腻不腻。”叶修瞥了他一眼,听人轻轻地哼了一声,也不继续说话,就是把唇角勾起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笑。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就腻你了怎么样吧,叶修你听没听说过当今世纪三好男友的一大标准就是要帮女朋友暖手?”说到这里,青年挑挑眉语气诙谐地转了个弯“——当然,叶修大大可不是女朋友啦,你说是不是,长官大人?”

       曾经有年,在叶修还化名叶秋作为嘉世指挥官的时候,因联盟指派的“各军团之间需密切交流”的任务而到蓝雨做了两个月的教练官,去帮彼时还是蓝雨指挥官的魏琛带几个资质聪颖的好苗子——黄少天便是其一。

       而那也是他俩的初遇。

       这个从那时就有了日后机会主义者风格的小孩——当时还真的是个刚满十八的小孩——一开始说实话并不是太喜欢这个年轻却已盛名在外的嘉世斗神,每每遇见也并不会像他人一样毕恭毕敬地唤一声“前辈”。

       相比较对强者的憧憬与敬仰,黄少天则更热衷于日复一日地与叶秋的从不间断的pk对战——他想将这个人打倒来证明自己,这并不是出于对他人的不尊重,而是一种少年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

       他想带蓝雨走的更远,证明自己也能站在那个至高的平台上发光发亮,比叶秋更强。

       因此,他对叶秋的称呼,从一开始便是那在旁人眼中可能显得有些没大没小的“叶秋”,只会在偶尔魏琛来视察的时候再装模作样地喊两句带笑的“长官大人”。

       “长官大人~”

       而那时他们的关系已经开始转好——叶修向来不反感认真的人,而黄少天性格也和叶修合得来,所以这句单纯是为了应付上级审视的敬语也在两人不自觉的互动中带上了那么一两丝熟人间的调侃。

       在日后两人表白接吻上床三部曲后,这句本就带了一丝意味深长的调笑,则更进一步成了情侣间的一种特殊的默契——它通常出现在黄少天想要招惹叶修的时候,而后果不言而喻会迎来恋人不轻不痒的反击。

       叶修抬头白了他一眼。

       黄少天一下子没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

       月光下的树林银光斑斑驳驳地洒落在地面,正好将黄少天给包裹在了一道柔和的银光中央。暗蓝色天幕上泼洒的星粒倒映在男人因笑意眯起的褐眸里, 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从唇线中显露,唇角弯起的弧度和那眼中酝酿出的光彩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与专注。

       叶修有些发怔。

       他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他觉得黄少天的眼睛真好看啊,配上青年人独有的一份坚毅阳光和战场上还未撤下的浅浅的戾气,让人会情不自禁地沉溺其中。

       而现在当他再望向黄少天的眼睛,却发现那里面除了溢满的星光和几片零星的枫叶,正中央便是他自己。

       叶修在黄少天的眼睛里眨眨眼,再眨眨眼。

 

       “……你真烦。”过了一会儿,在黄少天已经开始疑惑叶修干嘛盯了他那么久,并有些心痒痒准备做些什么他最喜欢做的事的时候,叶修突然把手蒙上他的眼睛。

       “??????”

       所谓联邦最会交流的男人,即使在这样一言不发的情况下,也能一边心砰砰跳,一边用另一只没牵住叶修的手盖上那只轻覆在自己眼上的手,用歪头和眨眼来传达自己的不解。

       因为即使不知道为什么,但黄少天的直觉告诉他,现在这种时候还是先等叶修开口为好。

       男人站在原地安静地等待,感受到叶修因为自己睫毛在其掌心的搔刮而有些轻颤,在心里比了个大大的V。

       微微地侧移了一下自己比对方稍大的手心,找到空隙后便将手指相扣其中,呈出一个完完整整的包裹状。

       黄少天满意地发觉对方并没有要躲避的迹象,用手指蹭蹭对方细嫩的皮肤,像是在鼓励叶修开口似的轻轻地摩挲,耳边又开始响起了一阵沙沙的风声。

 

       “……你真的很烦。”

       “你就要说这些?”

       “不然呢?”

       “我还以为你肯定要说什么‘少天我好爱你’‘少天你真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之类的呢,你太伤人心了啊,叶修大大。”

 

       掌心内的温暖连同相牵的手一起像一只受惊的鱼一样“嗖”地滑走,这次即使是黄少天也无法再将它扣在手心。不过当事人还是很好心情地睁开眼,直接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已经走出两三步的男人略显单薄的背影,唇角上挑语气上扬:

       “喂,叶修大大,不要害羞嘛!不就是被我说中心思了嘛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口气是为人熟知的欠揍与挑衅,只不过让人发笑的一点在于这杀伤力的一半都还是由被调侃的人那里所习得。

       叶修兀自向前走去头也不回,黄少天又在原地等了两三秒才摇摇头快步跟上:“喂,你不至于吧,真那么害羞啊不就袒露个心声吗,你想听的话我现在就跟你讲啊叶修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啊我爱你爱得不可自拔无法入眠——”

       “闭嘴!”被表白的那位猛然回头,一个急停让紧跟而来的后者来不及反应地直接扑上。

 

       “砰——”

       两个成年男子叠罗汉似的压在了身下柔软的落叶堆里,紧急关头黄少天也来不及反应,只好救急拿手垫上了叶修的后脑,本意是想缓解对方落地时的震荡却不巧将自己的重心带低直接压到了叶修的身上。

       激荡起的气流掀得四周的枫叶轻轻地震颤,黄少天把嘴唇贴在叶修额心,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少天,你先停一下……”

       静谧了半分钟左右,在黄少天已经开始伸出舌尖舔舐自己的鼻梁的时候,叶修突然挣动了一下,把被黄少天扣在头侧的手抽离出来,随手从身边拈了一片貌似是刚刚从树上掉下来的还没有太缺水的柔软的叶瓣。

       “这个你拿好了。”

       叶修单手勾上了对方的脖颈,把枫叶塞进了黄少天的后衣领。他望着对方失去光线照耀后依旧闪耀的眼瞳,轻笑一声就把那片阴影放大放大再放大。

       直至唇间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鼻梁和额头都被这家伙给弄得凉丝丝的。

       “……带着这个,活着回来。”

       他将唇缝张开迎接对方的缠绻,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舔吻间含含糊糊地响彻在耳边。

 

       男人没有回应。

       头顶银白色的月光将他们掩盖。

 

-6

 

       Something from somebody we love.

       Somebody we are always with.

 

       End.

 

安利大家一个唱的了深情,写的好段子,打的好广告的歌手薛之谦,去翻他的微博,保证你能笑到明年……不好笑找我……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这人唱歌敲——好听……安利《丑八怪》、《认真的雪》、《传说》、《绅士》、《意外》、《演员》,这男人声线简直太戳我心了……去年这时候我绝对想不到我会从v+爬墙到中国流行不过我确实爬墙了而且还爬的很厉害……你们以后可以叫我薛太太,方太太也可以,我不在意的。

六月见~MUA~

评论 ( 7 )
热度 ( 43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