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Addicted

*片段式摸鱼,美人修,虽然没什么具体的描写,但就是美人修……

*大概还有一点点肉油……不会屏蔽吧?快要饿死了

 

 

Addicted

 

 

片段一:

 

       人会因为什么原因去爱上另一个人?

       是精神上的共鸣,追求上的统一,还是仅仅凭那外表上的第一感觉?

       人为什么会爱上那样一个人?他生活懒散,作风拖沓,颠覆了黄少天对未来伴侣的所有要求,甚至连性别都不为人所赞同,仅仅凭着那一双雪白剔透的双手和乌如青墨的双眼,薄唇轻启,就那样直直地闯进他的心底,至此唯一。

       人又怎么会因为对方的外表就爱上一个人?这庸俗、无理,任谁也不会想做那个被气血上头冲昏了头脑的人。那股冲动带动了身体里不知名的哪根神经,它轻轻一跳,便打翻了黄少天以往对自己的所有认知,疯狂地去散发出体内的荷尔蒙,作为信使在他的浑身上下传递出同一种信息,干涩了他的喉口,又揪疼了他的心脏。

       黄少天眯起亮得惊人的双眼,贪婪地紧紧盯住对方的发丝到脚踝,舔舔唇角,只觉得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颈侧都非常适合拿来亲吻。

 

       叶秋确实长得十分漂亮,不是吗?

       所以尽管与黄少天以往梦中出现的那些热辣女子不同,他的眼神仍像只掩藏在黑暗阴影中的野兽一样,渴求着暴露在光明底下的猎物,却又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来维护住自己深埋心底的真正的欲望。

       黄少天抬步上前,微微仰头用他最开朗的笑脸去迎接那个不自知就攻破了他心底所有防线,像只傻傻地窜到了大灰狼面前的小白羊一样天真得可怜的傻瓜。

       他说:“嘿你就是叶秋啊,长得还不错嘛可惜比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啧真没想到堂堂斗神的操作者居然会是这样一个人——我说你,能打得过一个初中生吗?”

       小白羊笑了笑:“来试试?”

       黄少天挑眉,露出一副“呵我不信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有本事就来啊”的表情,然后看到对方耸耸肩,从披在身上的嘉世队服里掏出了一张边角有稍许磨损但也看得出有在很好地保护的卡片。

       目前还维持着少年身形的敌对队长冲他眨眨眼,晃了晃手里的卡片,磨砂材质在阳光下反射出一层细碎的光。

       “谁跟你说要真人pk了,有本事就来一局荣耀啊。怎么,难道说……你怕了?”

 

       他看错了人。

       这并不是一只软绵绵易扑倒的小绵羊——至少目前还不是。

       这是一只裹着一层羊皮的臭狐狸,跟他未来的队长魏琛说的一样,从头到脚都揣着一股从骨头里发出的坏水,带着未褪尽的少年心性一起,骄傲又让人气得直跺脚。

       可黄少天与他们不一样——或者说是他与他们看待这个人的视角不一样。若说在那些被今年荣耀第一赛季不可一世的斗神一叶之秋打得屁滚尿流的家伙们眼中,此时还没发育完全的清秀少年完全就是一个自带光圈的射击靶,那么在黄少天眼里,这便是一块肥厚又鲜美多汁的肉。

       黄少天把目光又转向那瓣玫红色的嘴唇,把视线在那微微凸起的一点唇珠上停留了片刻,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喊道:

       “来就来!谁怕谁!”

 

       聪明的猎人向来知道要装作一副无害的模样,这样才能轻手轻脚地在丛林中捕获自己心仪的小兽。

       狐狸其实也很可爱,他会转转眼睛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但下一秒就被猎人握在手心的大尾巴给扰乱了心神,呜得发出一声惹人爱的吟叫。

       黄少天笑眯眯地看了眼那颗在他眼中简直称得上是垂涎可口的唇珠,不由自己地心想若是能把它含在嘴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一定很甜。

 

片段二:

 

       狐狸是一种狡猾的生物,它们善于用计谋去算计那些没什么心机的动物,从对方口中抢过看中的食物,再在事后装作一副“我这是在帮你”的无辜表情去扮演一个舍己为人的善角。

       ——俗称把黑的说成白的。

       狐狸同样也是一种懂得审时度势的生物,它们从不会去招惹那些麻烦的兽类,从未听说有哪只狐狸会去从狼的口中抢食,聪明的狐狸通常喜欢在这种时候绕道走。

       ——叶修也不例外。

 

       第一眼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叶修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为什么这个人看我的眼神和其他人那么不一样?他不是一个自恋的人,自以为“叶秋”这个名号在联盟中换来的就算不是成山成海的白眼也不外乎精明的算计,黄少天这种热烈得有些过于过分的目光在他心里只可能带来一些莫名的不适。

       特别是当他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蓝雨这批新生中的另一个学员,却总感觉背后还有一道视线牢牢地黏在他身后,而每每回头,必会看到那个一头栗发的少年在那里一点都不惊讶地冲着他笑。

       叶修无疑是个足够机敏的人,可他毕竟也才刚刚成年,对于这种来路不明的“追随者”——暂且那么称呼黄少天——也有些头大。

       他想要不就先算了吧,反正也就这两天,等他们离开了蓝雨,也就见不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小鬼了。

       计划很美好,可当故作矜持的嘉世队长又在那饿狼一样的目光下晃荡了两天过后,他几乎是逃一样地慌慌张张地上火车下火车回宿舍开电脑,然后自动登陆的QQ一声咳嗽——

       “叶秋前辈,我问魏老大要来了你的QQ号码,你是不是忘了昨天说好了还要和我继续pk?哦对了……我是黄少天:D”

 

       在这场算不上愉快的初遇(叶修眼中)过后,经过好些年黄少天孜孜不倦的“pkpkpkpkpk”,两人终于是在一次又一次随队比赛的见面中逐渐熟稔了起来。

       时间能酝酿出很多东西,它带走了老嘉世那一批对叶秋忠心耿耿的队友,带来了第四赛季及往后众多赛季中如雨后春笋般节节冒出的新人王牌,也让叶修从每晚从不间断的“在?”“pkpkpk!”“叶秋你都不理我”“好吧晚安,你少抽点烟”中看出了当年那一丝异样的来源。

       ——黄少天喜欢他。

       这毋容置疑。

       但问题的根本就在于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好吧,叶修承认他在第一见面和往后的许多次见面中对黄少天的眼神接触都有些不适,因为他本人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和别人发生过多的肢体接触的人。可再硬的石头也会被滴水击穿,更何况他叶修也不是一块硬邦邦的不会变通的傻石头,黄少天也绝对不像一滴水一样无力轻柔,可怜兮兮地只能用自己一触即碎的身躯一下下地敲打——他要是也得是一道力劲十足的大浪。

       其实要真把黄少天从“一个关系很好的男选手”的定位转移到“我的男朋友”身上的话,说实话也不是那么难。

       毕竟他已经那么烦了,而且仔细一揣摩,黄少天的很多举动早已在很久之前就超过了普通朋友的范畴——普通朋友不会有事没事就拉你的手东摸西摸的吧?

       都不是那么难。

       所以在被嘉世赶出来的第一个冬天,叶修坐在兴欣网吧前台,心安理得地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是黄少天吗?来帮我打个本呗?嗯,就是你们和嘉世比完赛的那个晚上。……报酬?不是吧少天大大,我都穷成这样了你还跟我计较这点……我也没什么好给的,送你个男朋友好不好?”

 

       那天晚上他听到了黄少天久违的沉默,上一次这人被他惹成这样还是在自己告诉他叶秋不是真名,他的真名其实叫叶修的时候。

       那次的经历现在想来也是惨不忍睹,好好的一顿饭就被本人无意中放出的一个晴天霹雳给炸成了焦炭——黄少天整整半个小时没和他说一句话,以绝对优势刷新了历史记录——说起来为什么会有这玩意儿?

 

       叶修在电话这端好心情地笑,换来的后果就是副本之夜在记录刷新之后被某个穿着连帽衫的可疑分子给一手捞去了额外增订的酒店。

       就算是一只习惯潜伏在暗处的狼,被惹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才不管你是狐狸还是羊,目的既然不是为了吞咽下肚,那便怎样都好。

 

片段三:

 

       最能激发男人情欲的东西是什么?

       是爱人唇角的笑,冷空气下水润的眼睛,还是那理所当然的一句“这不是有你吗”?

       疯狂、激情、炽热、爱、和他。

       真巧,今天全齐了。

 

       刚进房间,叶修就被黄少天一把压到了身后冰凉的复合门上。头颅撞击硬物造成了一丝轻微的疼痛,产生不了太大影响,在这种情欲弥漫的时刻又能引发一些意料之外的痛觉刺激,配合黄少天亮得让人心颤的眼神,诱发出一股令人晕眩的迷恋与缠绵。

       叶修本已被冷风吹得太阳穴发疼,结果被黄少天伸进衣服的手一刺激,受不了寒的身体直接一哆嗦:“卧槽,这么猴急……”

       黄少天嗤嗤地用表情嘲笑了叶修的无能,把嘴唇凑到叶修也不知是被冷风刮得发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发红的耳垂边,两只凉手继续在男人细腻的腰窝里上下摩挲,感受对方细细地发颤,温热的口腔直接含住那颗轮廓乖巧得不似主人的肉物,粗糙的舌苔也开始上下舔舐插弄。

       “不然怎么满足你?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比平日还要低哑个一倍的嗓音直接灌进了他还略微僵硬的耳窝。从未听过黄少天如此接近地叫他的名字,叶修呜咽一声就直接软下了腰,被现在已经比他高出一截的男人顺势往怀里一带,白皙的面皮上的红晕更甚。

 

       “我的叶修……”

       “你是我的……”

       “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你怎么那么好看……”

 

       大概从来没有人知道,联盟第一的垃圾话大师在行情事时的嘴也是不停的。

       ——不过这杀伤力可比那一两句无伤大雅的垃圾话大多了。

       黄少天从叶修的耳垂亲到眼睫,又缓缓向下滑向了那瓣初见时就已烙印在心底的唇片。玫红色的唇瓣现在已经红得像能滴出血来,跟随着主人的情动一起映上了一层湿润的水光。

       男人闷声一笑,侧过头直接叼住了那粒娇嫩敏感到不行的唇珠——这些年来他无数次幻想某天自己能把他的珍宝给吞吃入腹,可情与爱向来都是要双向的才好。他耐着性子温水煮青蛙,一煮就煮了八年,而今终于逮到了那只最喜欢的小狐狸,心跳的悦动每时每刻都仿佛要炸裂上天。

       怀里的人被他一含便彻底塌下了腰,下唇不受控制地微张,深红色的内里从唇角滑出晶莹的涎水,连面颊都在激动地翕动颤抖:“呜……你别舔那里……”

       黄少天将对方搂得更紧,还放置在光裸脊背上的手一路上升凑到了叶修的后颈处抵住。他细细地啄弄着那颗嫩红色的朱粒,将爱人的嗔斥抛在脑后,一股劲地去舔舐那在他眼中美得不可方物的一颗。

       “……你怎么那么可爱……”

       “嗯,啊……”

 

       这就像一场没有正解的选择游戏,当黄少天看见那仿佛在幻境中才会出现的敌对队长,柏拉图所赠予的精神之恋就被玩家划下了大叉。

       人会因为什么原因去爱上另一个人?

       当他看见叶修的第一眼,这个问题也许就有了答案。

 

       沉溺于美。

       沉溺于你。

 

       END.

 

所以说我快饿死了,别让我上学上到一半居然死因还是粮不够吃啊QAQ

评论 ( 6 )
热度 ( 76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