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传说(上)

传说

 

你就是我在人间的四月天。”

 

-1-

 

公元2026年2月27日,H市萧山体育馆。

偌大的场馆内人声鼎沸,中央空调打高的温度在此时竟显得开始燥热。整片场地有人哭也有人笑,不过毕竟不是季后赛淘汰性的最终一战,粉丝即使情绪激动也大抵能控制住自己飙高的肾上腺素。挂在赛台旁侧的大大小小的荧幕都在回温重放刚刚结束的那场“蓝雨-兴欣”比赛中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在最后一刻发挥超高默契成功击杀只剩一层血皮的索克萨尔的情形,许多叶修的十年老粉都在看到这幕时都登时红了眼眶。

都说角色能反映出操作者的灵魂,那么显然,即使是掩藏在一身穿着打扮都不伦不类的君莫笑的身后,那股独属叶修的风华光彩也不会因此而消退一分。

有人说明明是“一叶之秋”这张账号卡才被誉为斗神之荣,可又分明能在那柄银伞下看出斗神当年的锋芒骄傲;有人说叶修大大这次复出得真是太帅太酷,领着一帮新人打趴自己的母队现在又能和豪门蓝雨不分伯仲;有人说黄少这次可是要气死了吧,毕竟他前脚才说要让兴欣吃个零蛋,后脚就被在团队赛第二个砍了出去,虽然是客场作战也打了个4:6的不算太难看的分数,但……这可是蓝雨诶!

这可是蓝雨诶!

蓝雨算什么——有兴欣粉丝在旁不屑地摇头——看黄少天这副唠唠叨叨的的样子,哪儿有我们叶神半分的魅力?我们大兴欣的目标可是冠军!

……卧槽你是不是想打架?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我们黄少哪儿不好了你说呀你说呀?再说了,你家叶神那不是魅力,那叫嘲讽脸T拉仇恨!呵,你们兴欣要是能打进季后赛,信不信叶修第一个就被黄少天干——

都闭嘴!——旁观路人妹子大叫一声拍了下大腿——你家黄少今天连记者招待会都没来!这是咋了,以前他不是最喜欢在这种场合舌战群儒了吗,今天吃错药了?

咦?……他不是很少缺席这种场合的吗?

……你问我我问谁!我也不知道啊!

蓝雨粉丝仿佛被掐住了休止符一样一下子噤了声,讷讷地回应,视线转向开始回放夜雨声烦擂台赛一挑二的大屏幕,想起自家王牌一贯的个性,声音开始犹疑——

 

……他该不会是,去找叶修掐架了吧?

 

-2-

 

找叶修的确是,掐架却不能有。

这并非是因为他们作为职业选手该有的行为准则,单纯就只是因为黄少天和叶修都觉得既然彼此都已经打打杀杀那么多年了,现在好容易跨入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若是再在这世上闹出一遭被普通人认成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灵异事件的话,未免也太过闲得蛋疼。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活法——若是在相遇的最初,他们扮成江湖侠客的那阵儿随便上哪儿打一架都不会有人来管你,那么换到现代科技发达的如今,要是黄少天再敢捏捏手指搓个爆炸送给叶修,下一秒他就会被那些所谓的研究所给绑到一间冷冰冰的小黑屋。

……虽然最后他还是能毫发无伤地“逃”出来就是了,带着身后一连串的冰渣和炎雨。

可黄少天当然不是个喜欢惹麻烦的人,所以他选择了战略性回避——把关注的重点分别放置到了怎么在游戏里打爆叶修(未成功)和如何进一步发展他和他家狐妖感情的加速升温上(?成功)。

——比例是三比七,打爆三升温七。

黄少天哼着前两天MP3里听来的调子,踏着轻快的步伐,脚尖生风,几乎不带着地地飞速穿梭在赛后暂时还空无一人的阴暗通道内。要是在哪个角落有装两只摄像头,便能看到一抹黑影如风般闪过眼前,甚至都看不清那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心情愉悦得有些过头的黄少天吸吸鼻子,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便在冲向下一个转角前的最后一秒止住了步伐。

“抓到你啦——”蓝雨副队猛地向后一转身,方才张开双臂便接到了一个暖烘烘的人影,“叶修大大你几岁了啊怎么还喜欢玩偷袭。”

怀里的人似是没有料到明明已经隐藏了脚步声还会被黄少天发现自己的存在,干涩的嘴唇直接撞上了黄少天硬邦邦的下颌,白牙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痛得直接嘶了一声。

“……看你傻的。”

“黄少天你滚蛋。”叶修退后几步,澄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黑眸中一点都没有流露出一丝丝偷袭被抓包后的不安,“你怎么发现我的?别跟我说又是闻味道啊……靠,你这种族优势太作弊了吧。”

千年狼妖黄少天得意洋洋地眯眯眼:“嫉妒啊?”他思索一秒,又凑上前去补足了叶修刚刚倒退的那三步,微微俯身在黑发男人耳边压低声音,”可我觉得你的种族优势也挺明显啊,嗯?”

狐妖……不就是狐狸精嘛。

他从喉口憋出一两声闷笑,侧头直接咬上叶修白皙的耳垂,那里被冷空气浸得仍有些僵硬的冰凉,黄少天选择用自己炽热的爱意来击碎对方的面具:“你看你在床上那么热情……”

“是指少天大大第一次做就差点烧了间屋子的那种热情吗?”叶修眼角上扬,毫不留情地回击,“说起来那好像还是我的房子,你打算怎么赔?”

“卧槽那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罪魁祸首一个惊跳,“叶修你要不要脸那么早的仇居然还记得!你也不看看你以后都要住在谁家!”他在暗示叶修一个月前刚刚答应的这个夏休期要来G市陪他厮混上两个月的事,为什么不是来叶修这儿纯粹是因为他想要带叶修去刚发现的无人岛上去痛痛快快地做个一个礼拜——刚刚怎么说来着?禁欲太久的结局就是炸了间屋子?

叶修:“……那我不来了,正好可以呆在兴欣好好打游戏。”

黄少天:“别瞎扯淡了,记者会都快结束了,到时候被他们看到我俩在这儿甜甜蜜蜜的话还想不想出去逛了。”

叶修:“你说的在理,那你能不能先放了我的手。”

黄少天:“……”

 

-3-

 

兴欣叶修,狐妖,本体火狐,生卒年月未知。

蓝雨黄少天,狼妖,本体灰狼,生卒年月未知。

 

火狐叶修,伴侣黄少天,初遇是在木刺浴桶,原因是因为欠了酒楼的饭钱,被老板娘一路追打到了黄少天下榻的客栈,四面追击之下急中生智在人的房顶上凿了个洞,一鼓作气跳了下去后误打误撞收获正在沐浴的帅妖狼一只,顺带着把自己的衣裳给湿了个透。

灰狼黄少天,伴侣叶修,初遇是在木刺浴桶,原因是因为自己好好地正洗着澡,心情不错就干脆把耳朵尾巴都露了出来,洗到一半突然天降狐妖,蜷成一团掉进自己的浴桶里把自己溅成了个落汤狼,附带窗外传来的一阵阵“夭寿啦——贼不见啦——”。

 

火狐叶修,伴侣黄少天,与其说的第一句话就无意中嘲讽了对方的狼耳狼尾——“那啥,公子呀,你慢慢洗你的尾巴,打扰你沐浴了抱歉呐……”。

——要知道对他们这些妖灵来说,把自己的原型暴露给别人看,简直就和现代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自己内裤的颜色一般无二;而要是看完了还不轻不重地回一句“哦,就这样啊,没啥啊”这样看完算数也没啥反应的话,简直就和扒了人家裤子还嫌人家鸟小没什么区别。

灰狼黄少天,伴侣叶修,与其说的第一句话就奠定了他俩这事没完的基调——“……可是你好像,发情期来了。”

——其实黄少天真的是个很有原则很有节操的男人,在这样美色当前怒火焚烧的情况下,还能忍住自己想和这个自己找上门来欠揍的傻狐狸来上一发的冲动。他嘴角抽搐着看见狐狸因为发情期的光临而不自觉露出的红耳朵红尾巴,居然只是身形僵硬地擦拭好身体就将浴堂让给了这个不速之客。

 

……后来更是直接把所有家当都让给了这个不仅欠揍还贪财的蠢狐狸。

……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那么穷!?银票都能掉水里!他还真的就从没见过居然会有怕水的狐狸!

……

……感谢那条吞了叶修银票的小河!感谢那个追杀叶修的老板娘!感谢发情期!感谢!

 

兴欣叶修,现役十年,圈内公认好基友黄少天,不过还真没人就直接把他俩往一对儿上这个方向想。

蓝雨黄少天,现役六年,圈内公认好基友叶修,最近很享受这种地下情的刺激感,用叶修的话说来就是太闲了。

 

……可这也没办法,谁叫他们已经走过了无数个十年,人家七年就要痒一次,他俩这都有七百年了还像对热恋期的小情侣似的,怎么玩儿都不嫌腻。

狐狸和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黄叶倾情提供正面教学案例,别名狗男男,原名是真爱。

 

tbc.

短小不精悍,先去做个梦再说

忘了打60分的tag我的错……题材《平行世界》,然而这次又是120分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