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传说

BGM:南妮《太多》

-4-
 
二月末的H市还有些冷,漆黑的巷道内倒映出几米外马路上的白炽灯,车水马龙声也像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似的疏离而宁静。
鲜少有人经过的巷口走来两名身高相仿的男子。
两人头顶一红一蓝的兜帽,鬼祟的模样倒是有些像前些天新闻里报道的夜行侠,可惜这两位似乎不对年轻女孩的屁股感兴趣,除了蓝帽子的那个时不时会对红衣男子做一些亲昵的举动外,一切很好。
深巷里喜欢多管闲事的老太轻悠悠地关上了窗,想起厨房间似乎还有壶水在等着她关掉,便拖着脚步离开了窗台。
体格稍微强壮一些的男子轻轻呼了口气,满意地拍了拍隔壁人的肩膀,压低嗓子道:“老叶我看你用这招越来越驾轻就熟了嘛,说你平常是不是经常那么干?我猜猜……是不是用来糊弄那些想要追你的记者?”
叶修甩开他的手,斜睨一眼:“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滥用法力?”他沉默半响,嘴角又扯起一个让人心痒痒的笑,“……平时当然是直接躲厕所啊!”
“靠!猥琐!”
黄少天大叫,一把又把手臂揽上了叶修的肩膀,侧过头往对方耳朵里吐气:“……那我先上啦?”
他把这句话硬生生地念出了些缠绵旖旎的意味,加强了“上”字的读音,不怀好意地拿胯部顶了顶叶修。
“色情。”被耍流氓的人点评道,也没多在意黄少天寓意颇深的用词,从对方的手里溜出去后,足尖一蹬就跳上砖墙外年久失修的排气机。
“嘿嘿嘿。”
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叶修撇撇嘴。
相处百年,他也不知道这家伙从什么时候点起了dirty talk的技能。男人嘛,要说只是在床上稍微荤点也就算了,可黄少天近些年开始变得愈发的黄暴。
而且不知是受了什么的影响,现在不仅开始热衷于对他实施言语调戏,肢体接触也比清心寡欲的古代多了那么几倍的概率——甚至开始喜欢在没人的时候肆意放出自己的尾巴,把毛茸茸的一团缠在自己腰间,姿态亲昵地这里蹭蹭那里蹭蹭。
……简直就像只发春期的狼,还是只黏腻得不像狼的狼。
叶狐狸摇摇头,心想这样不好,不仅让黄少天失去了身为大尾巴灰的尊严,连带着让他的屁股也开始阶段性的疼上那么一阵。
他决定以后要限制黄少天的这种行为——至少要让他憋到那个传说中爱的夏休期,姑且放过他一个和和满满的春假。
“喂,少天——”
打着主意的人心情不错,三两步跳上楼顶后干脆也放松了身形,闲散地斜靠在身后的人型肉垫上,让毫无准备的大尾巴灰一个踉跄。
“接下来去哪儿?”
叶修和黄少天的“出行”一直保持着一种奇妙的规律,大抵是因为他俩在某些方面都是那种随性到极致的性格,对目的地的明确目标总不如寻常情侣那样一板一眼,通常便只是想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
这种随遇而安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两人之间独特的浪漫,在不能肆意打架的现世则更是如此。
不过虽然如此,叶修还是习惯性地问了黄少天一句,也依旧换来了黄少天笑意满满的一眼。
“听你的。”
叶修心里一动。
他故作正经地咳了两声,在黄少天发现异样之前向一旁侧过脸。欲盖弥彰地想要遮住染上一丝红晕的脸颊,却在柔软的发间暴露出了那双可以滴血的耳朵尖。
黄少天眯起眼睛咧开一个笑,转转眼睛也不打算继续逗他。上前两步,心情大好地牵起恋人垂在身侧的手掌就拉着他往前走。

未及深夜,穿过略长的小巷屋顶便临近了西湖边的小路。湖畔麦穗黄的灯光穿过叶瓣洋洋洒洒地打在砖泥地上,渲染出一层层化不开的光晕。
月明星稀,月牙白的光亮与城市现代化的霓虹色彩交织在一起,混杂着湿润的湖风,虽凉倒也让人感到一股透心的舒爽。
他拉着他穿过人烟稀少的林木小路,拉着他跨过坑坑洼洼的水泥坑渠,在枝叶稀疏的桥堤林间接吻,又被他反牵着手步入人声混杂的不夜商业街。
都说爱情是平等的,他们之间的情谊浓厚至今也许早已不能用世俗的眼光评判,却也依旧遵循着这最基本的原则。
这不是一场无条件的一方包容忍让,这是一场两人之间的攻防游戏。心甘情愿的付出与激荡心弦的收获,岁月让他们融入了彼此,无缝无隙。
处处矛盾的两人,收敛锋芒后却又像是像是天生的一体。
他们不断挖掘着对方身上新奇的特点,并将其放在心间仔细回味。
是永无止境的甘甜可口,是甜品店门口的主打糖果。
 
“老叶你尝尝这个。”
大庭广众之下,某黄型男子仗着自己有兜帽加身,毫不顾忌地悄悄掀开同行人的PM2.5口罩,把手中刚刚从店里买来的蛋糕塞到对方嘴里,眼神亮晶晶地看他嚼巴两下嘴,才心满意足地把口罩回扣回人耳朵边维持伪装。
“味道不错。”
被投喂男子声音含糊地说,想要摸摸黄少天的脑袋又发现他现在戴了帽子,手一歪,转个方向就把魔爪伸向了对方细腻的脸颊。
“我靠靠靠靠!”黄少天跳脚,一串字眼便从嘴边溜了出来,“叶——你把我当小孩儿玩呢!哪有你这样捏人脸的啊男人的脸有什么好摸的去去去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收掉!”
黄少天在最后关头想起了这还是地头蛇叶修的地盘,要是就那么把人名字大声喊出来,那即使他是妖也没那么容易逃了——人多力量大嘛,他又不是土地精可以随便挖洞。
而且话虽如此,黄少天倒也真没把叶修的手从脸上甩下来,反而轻轻地哼了一声,很享受似的在那柔软的掌心中蹭了一蹭。
叶修向天翻了个白眼。
“白痴。”
“你说谁呢?”黄少天白他一眼,“那你就是看上白痴的大白痴,白痴。”
“你是不是有空,和我玩这种文字游戏,越活越年轻了啊少天大大。”
“比您这种万年老妖的心态要好得多,不劳您费心了啊叶……大大,有这个闲心倒不如想想今天晚上怎么伺候哥,啧你还真是狐狸精中的异类啊怎么那么一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鬼样子……不是都说你们这族最淫最媚了吗?”
“……你听谁说的?”
“书里说的啊!小孩子的童话书里不都说狐狸精是吸人精气的妖怪吗,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一张千年不变嘲讽脸!也亏得是我才看得上你,啧啧啧不然叶大大你就变成没人要的老妖精咯~”
黄少天向他抛了个不标准的媚眼,叶修死命忍住想要再朝他翻个白眼的冲动。
“……就你这样也就只有我看得上你了吧。”夹杂着一声恰到好处的叹息,“不过少天,你还真是不会调情啊。”

人潮涌动之中,叶修突然停下脚步。他转身两步走到黄少天跟前,双手搭在对方的脸庞上,明亮的双眸盈满了浅浅的笑意和一个放大的黄少天。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
隔着一层不足十厘米的空气,叶修轻轻地眨眨眼,纤长卷翘的睫毛在眼脸上轻颤,一挠一挠地似乎要痒进黄少天心里。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眼尾微微勾起,此时被夜风吹得也泛起了一阵阵沉溺情潮时出现的青涩嫣红。
眼波流转,似乎含着一汪不见底的清泉,那里面满满当当地填实了一个黄少天。
也只有黄少天。
 
“少天。”叶修轻声低唤,明若星辰的眼睛仍笑着注视着黄少天,“这才是调情。”
他顿顿地眨眨眼,动作仿佛放慢了千万拍,鲜明地能让黄少天看清那眼眸颤抖的每个瞬间。
 
黄少天消失在叶修的眼睛里,又出现在叶修的眼睛里。
继续放大。
叶修的嘴唇上传来一阵隔离着纤维的热度,暖暖的,是他所习惯的。
腰际和颈后各自传来一阵不容辩驳的力度,手指的劲道也是他所习惯的。
带着狼妖身上常年的温暖,既不会弄疼他也不留一丝缝隙,仿佛连指纹都要与织料贴合似的紧密。

叶修再次眨眨眼。
这次没有再睁开,黄少天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睛里,却映在了他的心里。
他把手搭上黄少天的肩。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