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静夜思 上

老叶生日快乐~❤️爱你爱你爱你最爱你❤️
本文又名《一抱倾心和一语糟心》《我的凡人男友》


1

北山有妖,其名为叶。

据那些不慎迷失在山中的人所说,她在白雪皑皑的山峦起伏间有幸瞥见过一抹身影。那身形隐约是个男人模样,一头披散的长发,一袭飘逸的长衣,漫步于林间,超凡脱俗。

“简直就比京城里的大家公子还要潇洒。”女子痴痴地点评,“根本不像一只妖——说他是神仙我倒是更信些。”

众人纷纷哀叹惋惜,好好的姑娘家,怎又被那该死的妖精给迷惑了神智。

可这一切那妖都是不知道的。

他依旧像在过往的千百年间一样,守着木屋,呆在那一方无人知晓的天地,依山傍湖,得空了便在山中溜达几圈。

由于日子实在是漫长难耐,这妖还为自己取了个名字。

叶——象征着乍暖还寒时枝头冒出的新绿。

叶。

叶。

妖很喜欢他的名字,这让他高兴了好几年。


2

妖灵的寿命冗长虽好,可日子久了,也会显得寂寞无聊。

叶在这山顶云间停留了数百年,自他睁眼起,望见的便是这一方深邃的天池和头顶艳阳万里的蓝天。

他聪明,凭借着寥寥几次下山造访人间的经历就学会了说话。

他明白自己的名字怎么读,也知道如何与人进行正常的人际交流,可他毕竟是只妖,自小便被前辈教育道要远离人类,小心谨慎地对待每一个闯进这片山林中的人。

那老妖说这话的语气是那么的严肃认真,以至于虽然他之后不过百年便追随着一名女子坠入凡间,亲子打破了自己当年的誓言,也抵不过这寥寥数语在叶心中留下的影响。

——远离人类,谨慎处理。

叶守着这句话,在任何一个陌生的人类误闯入这片山林后都远远地眺望。

在暗地提供供迷途人找回方向的帮助,看他们欣喜若狂,看他们波澜不惊。

直到目送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到来,而后一个又一个的离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若不是那天叶偶然起了兴致,在月色空明之时下山赏景,也不会望见那令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一滩血。

在北山经年白雪的半山腰,一滩殷红黯淡,被月光与雪光衬得愈加突兀、阴沉的血。

血中躺着一个人。


3

日后再让叶来回忆这段记忆,他恐怕只会捂着脑袋头疼地说:“就是捡了个宝。”而后再轻笑一声,眼角微弯,“而且这宝贝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缠着我来问。”

事实上,这并不是因为黄少天——就是那日躺在血泊里的那个人——什么都不懂。

当日,一看到浑身血污,趴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男人,叶便立刻慌了心神。

他的确是希望能够离凡人越远越好,可心善的妖也并不是什么能看着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死去的冷血之徒。仅仅犹豫三秒,叶便飞身向前,不顾那人带血的身体染红了自己的衣衫,半扶半背着那人冲回了自己的家。

那区区几个时辰可真算是叶这一生最绝望的时刻了——不谙世事的妖灵并不明白对待重伤的凡人该如何处理,唯一的知识还是来自于那区区几次下山看人抓取草药时来的经验。

不懂该如何处理伤者的叶顿时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卧榻上的男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自己却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也亏得叶不是个遇事就乱的懦弱性子,在这等危急关头,倒也沉得下心去想一些事情。他忽地忆起曾经那老妖还未离去之时,曾告诉过他天池中的水可以救人一命。

“若是某天,你遇上了那个能让你……放弃一切的人。”老妖望向天边,眼底浓郁的感情让叶似懂非懂,“这池水说不准能在你需要的时候救她一命。”

现在想来,大概是从那时起,老妖便已动起了下凡的心思。

叶低垂着眼睑,径直又提着一个瓦罐冲向了天池。

池水很凉,可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舀好的池水灌进了那人紧抿的唇间,丝丝清液未被咽下,便从唇角流下滴到他的手上。

一冷一热。

叶扶着男人疼得发皱的脸,眨眨眼看着自己素白的手指和他通红的脸颊。

张张嘴,鲜少使用的语言便不由自主地滚落了出来。

“快点好起来啊……”


4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很热。

他的体内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从五脏六腑冲向足底指尖。

灼热的温度不止是从身体里传来,还有一个稍许凉薄的物体贴在身边,温温的,软软的,像是人的肉体。

……人的肉体!?

黄少天僵硬在了原地,脑中飞快地闪过那些衙门里的捕快追杀他的场景。

他记得昏迷前自己似乎是跑到了这一带连绵的山峦里最高的那座上,没道理那些黔驴技穷的苍蝇还会咬着他跟来。

那么,这旁边与他共枕的人,究竟是谁?

黄少天在江湖上素有妖刀之称,其最大的性格特点便是与他开朗外表不符的冷静自持。许多时候,甚至是在危及性命的关键时刻,他都可以用一双清醒的眼睛去观察揣测敌人的意图,而后去反杀、落剑、收剑、赢。

所以眼下,即使是处在完全摸不着头脑,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他依旧可以不动声色地闭目假寐,只轻轻动了动另一侧的手臂,移到腰侧放剑的地方随时待命。

可不动不要紧,这一动,便牵扯出了三件要事。

……

……他的剑呢!??!!他的衣服怎么被人换了!?!?!?他……他的伤怎么就好了!!!?!?!??

黄少天震惊了,比起前二,最后者对他的震撼无疑更大。

自己受的伤自己最清楚,按黄少天这些年闯荡江湖积攒下来的经验,这次的伤就算重不致死,也至少要让他好好疼个九九八十一天。

可这才多久……难不成他还真昏迷了百余来天,靠着过人的毅力与剑圣光环的加持不吃不喝地活到了现在?想想都不可能。

……那么这样说来,躺在他身边的人便无疑是个绝世神医,甚至还可能救了他的命。

黄少天心情激动难平,经过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逃亡与雪地里的那一遭,身体恢复自如的感觉实在太好。

他心存感激,卸下防备,此时也不打算继续假寐,便干脆睁开眼睛,打算去看看那位帮了自己的神医长什么样。

可未等他转过身子,空中就横来了一只手臂和一条大腿。

手臂重重地打在他的胸口,大腿缠住了他的腰。

又一个脑袋往他身上蹭了过来,余光里,可以瞄到那一头青丝如墨盖住了那人的脸。

黄少天:……

黄少天默了。

方才没觉得,现在放下了心防以后才觉得这人的身子抱起来倒也舒服。显然是男儿身,却也有着与他不同的柔韧细腻。

似水的温和,蹭得人心里发痒。

他一直喜好龙阳,却从未遇见过倾心之人。若这番遭遇能让他撞见命定之人,倒也值得。

黄少天心里转过了七七四十九个弯,意淫到了四世同堂,终于把自己憋了个半死。

神医在怀,恩重如山,虽然这样叫醒人家不好,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公子,公子?”

黄少天眼珠一转,把能活动的那只手伸进了铺在他胸前的发中,寻到了那人的脸,轻揉几下。

手感极好,遂大喜。

“公子?醒醒,我醒过来了。”

“神医?公子?”

“醒醒啊公子……”

黄少天有些气馁,他又唤了一声,见那人还是不醒,便气急地又捏了一把神医的脸。

许是力道有些重——神医居然动了动脑袋,嘟囔一声,又往他身上蹭了两下。

黄少天简直要笑死了。他憋住嘴角,说:“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再不起来我就继续欺负你了哦?”

语气威胁,声音阴险。

黄少天暗搓搓地想,要是这神医是个软糯的性子就好了。看他这身子,若是能抱着自己撒上一娇,那必然是会叫人心上都塌陷了一块……

而后他就被踹下了床。

黄少天如愿见到了他心中期待着的神医的相貌——白净的脸,粘着几缕乌黑的发丝,脸肉上还带着一块刚刚在黄少天身上压出的红印,一双明如皓月的黑眸,一点绛色美好的唇瓣。

惊为天人,惊为天人——若不是此时正被人一脚踹到了地上,黄少天也许还会这般喟叹一番。

他还没来得及生气,你干嘛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跟你说要不是你救了我我还对你有那么一丢丢好感我真的要跟你发火小心你剑圣爷爷揍的你爹娘都不认识……

神医说:“……啊?你醒了啊,身体还好吗?凑合的话就帮我去林子里面找点吃的吧,我饿了。”

黄少天:……………………

神医:“我再睡会儿……zzzz”

黄少天:……………………

黄少天决定现在就把他揍得爹娘都不认识。


tbc.

明天放(下)~

预热,叶修生日快乐~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