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惊天动地 C1

惊天动地

楔子
 
醒来之后,四周很黑。
到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仿若世界只剩下这一种颜色似的单一阴沉。视界看不到尽头,迈出的任意一步都仿佛会坠入深渊,使人心生恐惧,又陷入浓郁的绝望。
是彻骨的冷。
让人不禁要瑟瑟发抖。
 
叶修紧紧地蜷缩成一团,紧闭的双眸就好像从未曾清醒。
他的鬓角凝下几滴冷汗,滑落肌肤,又滴入黑暗。
没有发出声音。
汗水就仿若被吞噬了一片虚无之中,除了颊侧一道颤抖的水印,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像是一种警告,又像是一种悲哀的鸣号。
 
没有人能战胜黑暗。
而黑暗正在将所有人侵蚀。
 
男人的睫毛轻扇,瓷白的手指微动。
黑眸睁开,从远方飘来了几朵颤颤巍巍的光点。
光点是纯洁的莹白,与阴郁的背景色格格不入。一抹光源外散发出一圈温柔的光晕,虽然渺小,却也为人带来了温暖的力量。
像是无尽的黑夜中那盏悬挂天际的启明星,即使微弱,也是夜归人眼中唯一的期待。
 
无法抛弃。
是会让人想要奉献出一切换来的暖意与希望。
 
一,二,三,四,五……
与他胸口的那一抹荧光一起挣扎着闪烁。
 
叶修伸出手,握紧了那簇相较而言最为耀眼的白光。
光点微热,触在冰冷的指尖,就像一朵小小的火焰,一路烤到了他的心底。
那一刹那叶修看见了很多,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人脸上挂着的微笑,山河大好的卓越风华,与孩子们眼里的斑斓童话。
 
晌久,他才闭上眼。
而后泯于黑暗,随着光点一起消失不见。
 
“嘀嗒。”
混沌的尽头出现了一线白。
 

Chapter.1 不速之客
 
天边滚来了朵朵乌云,夏日湿燥的空气让人胸口发闷。
这是要下雨了。
 
黄少天站在柜台前,见店内生意冷清,便干脆在门上刮上了“今日歇业”。
他脱下眼镜,把空调开到最低,又从冰箱里拿出一杯杨梅汁,插上吸管,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阴沉的天色开始发呆。
大学毕业后,理科出生的他在这座南方的临海城市租下一个店面,开了一家书吧。书吧坐落在城市最繁华街后的小巷,内部的装修是深受年轻白领们喜爱的地中海风格,因此尽管处在实体衰落、网购成风的时代,书吧也依旧吸引了一批稳定的客流。
今天是周六,若没有这场即将到来的大雨,店内想必也会是人满为患,可天意如此,黄少天也只能自认倒霉。
他饮了一口杨梅汁,伸手拿起茶几上刚送来的早报,兴致不高地粗略扫完了最开始的几页。
报社对政局一成不变的夸奖与赞美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刚刚准备放下,眼角就瞟到了一条豆腐块大小的新闻。
“XX发生集体跳楼事件,受害者均为25~27岁左右的女性,亲属称其之前并无异常现象,具体原因仍在调查当中。”
新闻的内容只有短短三行字,其受重视程度之轻显而易见,甚至都没有被安上个标题。唯一吸引人的亮点就在于它左侧的一张配图,窄小的一隅逐一陈列了这些女性的一寸照片。
图片上的女人个个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即使是黑白的相片,也看得出她们眼中的光彩完全不像是一个想要自杀的人。黄少天仰着头,微微地眯眼,发现她们的左胸处都浮动着一抹黑色的萤火。
他停顿两秒,便合上了报纸。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整,木制钟表画出了一个完美的九十度角。门外的行人匆匆地路过店面,或捂着头,或撑着伞。方方坠落的雨丝在空中被打碎,飞溅出更加细小的水珠,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斑斓光点,偶尔闪过一丝黑色,又迅速地隐匿在人群消失不见。
黄少天不知为何感到有些烦躁,隐痛的鼻梁让他又不想再将眼镜戴上。
不假思索地,他从沙发上站起走向门口。青年垂着眼,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抬头伸长手臂往上一拉——
 
“叮铃。”
 
这是挂在门口的风铃被敲动的声音,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收回手,猛地抬头,正想退后一步,却还是被迎面而来的玻璃门给击中了鼻梁。
“哎呦喂……”黄少天被撞得一晕,痛得直呼出声。
前一秒堪堪打开的玻璃门外钻进一个穿着怪异的男子,男人皮肤苍白头发黝黑,被突如其来的暴雨给淋了个浑身湿透,沾满泥泞的黑色风衣被撕开一个大口,剩下的布料仅能维持着挂在身上,外衣下的衬衫与皮裤也破破烂烂地扯开了好几个洞,那样子简直像是刚从土坑里钻出来似的。
被雨水浸润的发丝粘在他的脸上,水珠沿着脸部线条滑落颈间。可尽管狼狈如此,男人的眼神仍亮得惊人。
他扫视了一遍书吧,目光在店内通往楼上黄少天住所的那条过道上停留了一会儿,又转回了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黄少天。
黄少天皱着脸捂着鼻子,和他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他的眼神在愤怒地控诉,又迫于鼻梁的痛感只能龇牙咧嘴地低呼。
黄少天脑袋朝门口撇了撇,示意男人书吧现在已经关门谢客了谢谢光临不过你可以走了。
男人目光疑惑,半晌才绽开了一个了然的笑意,然后拖着一身滴着泥水的衣服,唰地一下把门帘拉了下来。
黄少天:“…………”
男人饶有兴趣地看了眼黄少天的表情,显然是将它当成了对自己理解能力的夸奖。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又三两步走到黄少天面前,握过他那只垂在身侧的手,动作轻柔而优雅地荡了两下,俯下身用殷红色的唇瓣在黄少天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黄少天:“……………………”
救命,抓流氓啊。
 
黄少天像被子弹击中了似的僵直在原地,温热的肌肤上触上一丝沾着水气的柔软,震惊得连说话都忘了。
男人无意识地下过一剂猛药后还若无其事地直起腰,仿佛吻手礼与他只是一道家常便饭一样自然。
男人清咳两声,嘴角依旧带着一丝笑,道:“你好,我叫叶修。”
黄少天眨眨眼,等着他的下句。
叶修也望着他,似乎并不明白黄少天盯着他为什么那么久还不说话。
黄少天:“…………”
 
“……叶先生,请问您想要干嘛?”
到底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黄少天只是稍动脑筋便明白了这个自称叶修的男人的这副架势不像是一个单纯来书吧买书的顾客。
只不过知道归知道,除却那张过得去的脸蛋,叶修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气场真是让人浑身别扭。再加上这个衣衫破烂的男人刚刚那个自然得过了头的越界动作,实在是让他生不出一丝好感。
黄少天一向是个外热内冷的性子,尽管在看的顺眼的人面前甚至可以称得上话痨,可但凡让他遇见这种不太喜欢的陌生人,那即便是多么紧急的情况,也只会是一副不冷不热的疏离口吻。
此时的叶修显然就被他归为了“不喜欢的陌生人”一类。
“……”
叶修似是被他的问题问住了,眉毛微挑,目光也从他的脸上移开。
黄少天在心里呼了口气,心情复杂地看了看男人身上要多脏有多脏的衣服,又忧郁地瞧了眼书吧被泥水弄得整洁不再的地板。
“呃,说出来可能有些冒昧了。”叶修在黄少天脑中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直接把他丢出去泄愤的时候及时打断了他,语气却一点也不像觉得冒昧的样子,“能不能让我上一下你的二楼?”
“什么!?”
黄少天嗤笑一声,气极反笑地答道,“你在说什么!?你要上我的二楼?凭什么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很过分了这儿明明都关门了你还进来,二楼是我住的地方好吗小心我告你非法入侵?我要报警!”
当然没人会被黄少天这番虚张声势的威胁吓到,连黄少天自己也不会。所以在他看见叶修对他说出的话无动于衷,反而更加过分地直接将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条正被门掩住的过道的时候,只是目测了一下他们之间的体型差距。
 
黄少天自己是标准的倒三角身材,而叶修身子骨偏小,看上去就很容易被拖走。
黄少天平板支撑可以做一小时有余,而叶修看上去就不是会运动的那种人,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慵懒散漫的气质。
综上,黄少天踏出了第一步。
 
他一边念叨着“对不起啊叶先生可我们今天真的停业了,要不你改天再来哦就算你改天再来我也不会让你上二楼的你是我的谁啊你”,一边眼疾手快地上前,一把抓住了叶修裸露在风衣袖口外的纤瘦手腕,用力一掰就想将人往门外拖走。
说到底这也不能怪他,谁让他今天本就心情不好——任谁看到那样的东西都会情绪不振——而叶修本人也太过奇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微妙的诡异气息,让他莫名地觉得有些慎得慌。
而且,黄少天总觉得叶修身上少了些什么东西,也许很重要,可他想不起来了。
 
一切的变故都发生在那个瞬间。
 
在他触碰到叶修肌肤的第一秒,也不知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机关,男人的身体忽地一震,而后从他与叶修腕骨接触的手掌心开始,身体内蔓延出一股类似于电流的刺激性的强烈痛楚。
同一瞬间,书吧内的所有灯泡都一齐炸裂。视线陷入昏暗,碎成粉末的玻璃在店铺内四处乱溅,掉落在铺有地毯的地板上,折射出一丝丝莹蓝的细小光泽。
黄少天猛地放开了叶修的手,掌心灼痛,心脏鼓动得飞快。
他不可置信地瞪视着黑暗中男人模糊的身影,大脑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眼睛倏地睁大。
 
叶修的胸口处跳动着一抹耀眼的白火。
他从未见过的,纯净得无一丝污垢存在的圣洁的火光。
 
火光摇曳着慢慢黯淡。
然后,在蓦然陷入的一片漆黑中,叶修在他的注视里瘫倒在了地毯上。
 
……
他现在知道叶修少了些什么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