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惊天动地 C2

BGM:厌弃-许廷铿


C2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黄少天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不是指什么大范畴上的差异,硬要说起的话,顶多也就是他的眼睛比别人多了一个功能。

——他能看到所有生命体,不止人类,胸口处的一簇小小的火焰。

第一次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同还是在他小学的时候,当时的黄少天正与同班的小伙伴一起在操场上玩耍,忽地就发现一个小男生胸口的蓝火悠悠地变成了黑色。

“嘿,你怎么了?”

小黄少天好奇地戳了戳别人的胸口,“你的这里怎么变黑了?好吓人啊,你没生病吧?”

“什么啊!”男孩涨红了一张脸,有点生气,“你才生病了!你全家都生病了!而且我哪儿变黑了?我的衣服明明是红的!”

“啊?”小黄少天纳闷地挠了挠脑袋,“你不知道吗?我是说,你这里。”他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画了一个圈,“有一团火诶。”

“你骗人!”男孩气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红了眼眶,“我身上没有着火!”

“切。”小黄少天不屑地转过头,彼时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只以为是男孩羞于承认自己身上的异样,“懒得和你讲!你看看我,我的就是黄色的,这就是健康人的标志你懂吗!”

“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医生,有病就治嘛又没人取笑你!”

临走前他还朝男生比了个鬼脸,好心地提醒他去看医生,丝毫没有察觉男生目光中的惊慌与恐惧蕴含着什么。


然后,第二天早上他就从老师那里听说了男孩的死讯。

是被砍死的——闹着离异的父母,在争吵中情绪激动就挥起了刀,一不小心,刀刃就刺进了刚回到家的儿子。

正中心脏,一刀毙命。

连抢救的余地都没有。


黄少天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浑身冰凉。

他终于察觉了一丝丝异样——关于自己和别人的差距,那一团黑色的火。


可黄少天到底是黄少天,年龄再小,在这样情急的状况下也维持了应有的冷静。

他装作是从哪儿听来的模样,不露声色地将自己的情况当作一件奇闻异事在课余时间讲给同学听,而得到的回应,无一例外都是对此的惊叹与质疑。

面对同学们一张张夸张的笑脸,他却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窒息。

他是与众不同的——黄少天心想。

他是个怪人。


之后他便将这项“功能”隐藏了起来,忽视他人心口跳动的那一抹异光,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而随着年龄渐长,在一次因好玩而随意戴起同桌的眼镜后,黄少天更是发现,只要通过一层屏障,就可以暂时将那讨人厌的光点隐去。

大喜过望之下黄少天立即央求父母让自己佩戴起了平光镜,直至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有改正,只是在眼镜戴久了脑袋发疼的时候,才会勉强将它摘下。

可即使是这样,经过那么多年的时间,黄少天也大致搞清了每个人胸口光点的含义。

他把这簇光称为“命火”,意思简单粗暴,就是能预知命运的火,而在普通状况下,这簇火的颜色还能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人的品性,就比如蓝火,就意味着性格沉稳喜静,深蓝色的人偏向宽厚,冰蓝色的人则更为冷漠。

至于他在男孩身上第一次见到的墨黑——这类人大抵对生活绝望,不论是自杀他杀还是正常死亡,总之离鬼门关都不远了。

可寒暑易节,纵使他现在虽说不上阅人无数,至少也因开朗的性格交友广泛。

——黄少天未曾见过一人的命火是白色。

这种干净得仿佛透明的白,叶修是唯一一个。


所以此时此刻,黄少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看着躺在他的床上的叶修发呆。

昨天弄出那一场爆炸后这个男人就昏倒在了他的地板上,就像他来时一样,莫名其妙又谜团重重。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能让灯泡爆炸?衣服那么破是发生了什么吗?

黄少天抬起那只碰过叶修的手,戳了戳自己的脸。

这是他记事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同样具有超能力的人——好吧,姑且就这么称呼这种“功能”,至少人家美国大片里不都这么讲。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他能在叶修这里得到一切的答案。

不是没有过怀疑——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是我?而现在这一切即将要水落石出,或者往糟糕的讲,至少也来了个倒霉蛋和他一起怀疑人生,黄少天的心里还是有些兴奋的。

至于昨天那些不愉快的小插曲,就忘了好啦。

黄少天的心一直很大。

他好奇地把叶修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昨天没怎么注意,今天怀揣着一颗遇到同甘共苦的同僚后愈加亲切的心,他发现叶修长得真是哪儿都非常和他的胃口。

男人的皮肤很白,是那种像瓷砖一样的白,眼睛看不见,但是眼睫毛又长又翘,点缀在弧度柔和的眼睑上,随着平稳的呼吸像蝶翼一样轻轻地扇动。

再往下,鼻梁不算太挺倒也修长,线条没有普通男人那样粗犷的感觉,反而多了些精巧。

嘴唇略薄,不过颜色非常红润,仿佛是这张浅淡的脸上唯一的艳色,唇形也十分勾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柔软。

黄少天不禁回忆起了昨天叶修亲吻自己手背时的触感。

然后面红耳赤地用力捶了自己一拳。

“看来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黄少天为了避免自己继续胡思乱想,赶忙移开了目光,清清嗓子字正腔圆地严肃道。

根本不管对话的另一方还在昏睡。


他撇撇嘴,余光一扫,发现叶修的手指轻动了一下。

“叶修?”黄少天忙道,“你醒了?”

手指又动了一下,像是在点头。

黄少天发现叶修的手也非常好看。

“没事吧?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黄少天连珠炮弹地说了一大堆,说完以后才觉得卧槽这剧情发展是不是有点怪,明明我才是被电了的那个啊干嘛要去伺候那个电了我的人啊。

可这时叶修又挪了挪头:“饿……”

沙哑的男中音在耳畔响起,黄少天浑身一震,当即抛弃了刚刚的纠结。

“可我这儿也没什么吃的……要不我帮你出门买点?你就先躺这儿别动,我去隔壁的点心铺给你带点儿粥回来啊。”

叶修又轻轻地哦了一声,那样子像是说话都十分困难。

黄少天真是迫不及待地就想要知道自己眼睛的秘密了,当即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眼镜和钱包就飞奔出户。

假设在这个时候他稍微回一下头,就能看见身后叶修迅速地睁开眼,眼神清明炯炯有神,全然不像是一个刚刚还说不出话的人。


可万事没有如果。

待关门声响起,叶修就轻巧地爬下床,在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