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惊天动地 C4

C4


“我怕什么?”

待气浪平息后,出乎叶修意料地,黄少天并没有推开他,而是继续注视着他的眼睛,沉默三秒后反问道。

“……”叶修微微眯眼。黄少天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可他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又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黄少天真的对他的眼睛突然变红这件事并不在意。

“为什么?”

见黄少天似乎不反感他的接近,叶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了他一会儿,干脆顺从自己的内心,得寸进尺地又伸出舌尖舔了舔黄少天的脸侧,沉溺在灵气的滋润当中,感觉世界都美好了起来。

“为什么?”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叶修的话,从喉咙里灌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如果你在心智还未成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个怪物,那就再没有什么事会比这个对你的打击还大了。”他侧侧头,眼睛一弯就按住了叶修的脑袋,“喂喂喂别舔了,痒死我了,我警告你啊不要因为我现在不赶你出去了你就得寸进尺,我才是这儿的主人。”

所以人类真是个很奇妙的生物。

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前,他还只因叶修的一个略微亲密的动作就心有郁气(虽然叶修自己不那么觉得,这对他来说只是个习以为常的礼节),可现在,当他知道叶修可能是和他一样的“那种人”之后,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归属感就立刻包围了他,让他对叶修迅速的产生了一种革命友情,自觉认为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哪怕这家伙刚刚又炸了他的家,第二次了!

“哦。”叶修闻言只得遗憾地移开。

“不过这剧情进展好像有些不对吧?”黄少天也从地上坐起来,跟着叶修走进卧室,他(房主)望了望满地的狼藉,嘴角抽搐地问道,“给你两个选择——你是先回答我你刚刚是在干嘛呢,还是先回答我我的眼睛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哦,或者你想选择另外一个三件套大礼包也没问题。”黄少天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我是叶修,我从一个你听也没听说过的地方来,目的是拯救世界。”叶修在铺满杂物的地板上走来走去,一边漫不经心地敷衍黄少天,一边找到一块相对整洁的地方站定。

“你先稍微离远点,我要找个东西。”

——反正你要找的也是我的东西。

黄少天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一看叶修这阵仗就是不会好好回答他问题的样子,连拯救世界这种糊弄二年级小学生的说辞都拎出来了。他只好远远地退出房间——为了他的生命着想——因为他实在不想把自己的头发也给弄成红色,或是莫名其妙就断了只手臂。
他侧头,在客厅墙上作为装饰摆放的一面艺术镜里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不像普通人熬夜过度后眼中布满的血丝,他的眼睛是完全的赤色,或者说得再直接一点,简直就像是被鲜血浸满后一样。但并不骇人,反而显得异样的清澈,瞳仁极深,在暗沉的房内,流转出一丝丝暗光。

黄少天眨眨眼,心情很好地觉得自己这样还挺帅的。


黄少天站在一边远远地注视着叶修。男人单手平举身前,黑如曜石的眼睛凝视着空中的某个点,而后万物寂静,整间房内都似乎被什么特殊的结界笼罩住似的涌动着一股轻轻的气流。

以叶修为中心,半径两米的一个圆内,在地面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玛瑙红色的阵法。

那阵法像是两把匕首交叉叠放,交点处还有一簇火焰,黄少天在此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标志,事实上看到叶修这样简直像是在变魔法一样的行为已经震惊到他了,他以前还一直以为叶修的“能力”就是破坏力超强呢。

在房间的一角,地上摊着的一堆杂书突然开始耸动了起来,不出三秒,一串白若冰雪的玉镯便从中钻出,一直漂浮到半空中与叶修手心同高的位置,不加停顿地就继续匀速朝叶修的方向前进。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


玉镯在叶修指尖前一厘米的位置停下,叶修静静地看了几秒,而后略一倾身,绷得笔直的手掌就覆上了那只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的镯子。

光芒猛地变强,似对什么发生了共鸣似的疯狂地扩散。

叶修眼神一凛,随即手心一压!

玉镯一下子便没入了地板上的阵法,白光与红光交织,迸发出一阵明亮到极致的光芒。


晌久,待那能闪瞎人眼的光芒散去,黄少天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然后差点没被突然冒到自己眼前来的叶修给吓死。

“你你你你你干嘛?”

黄少天觉得自己心脏有点不好,方才还在被他的小伙伴(?)比自己厉害了那么一点点(?)的能力给震惊得不行,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呢,大神就突然又蹭到自己身边来东转西转。

头发染成了金棕的青年瞪圆了一双红红的眼睛,简直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叶修乐得不行,眉眼弯弯地举起手腕,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这个我就先戴走了啊,不介意吧?”

素白的手腕上缀着一只莹白的镯子,在黄少天眼里简直好看得要命。

“……”不过想到这镯子的含义,话唠的青年在眼睛一亮后还是沉默了下来。

“……不介意,你要戴着就戴着吧。”

大不了就永远不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好了,黄少天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再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也就他这种传统保守的好青年才会信什么祖传宝一定要给自家媳妇儿戴,世界上有那么多镯子,实在不行他到时候就去买个假的来糊弄爸妈。

“谢啦。”叶修眉眼飞扬,样子也十分开心。


“对了,你刚刚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黄少天一言不发地看着叶修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双腿蜷缩,准确地抱起那只自己最常用的抱枕放在怀里蹂躏,心情有些复杂。

“嗯,你说什么?”

叶修放下抱枕,侧过头望向正在他旁边正襟危坐的黄少天,眼神一动,表情非常天真无辜。

“别装。”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瞪着他,“快点说!你不想说你刚刚在干嘛,至少也要告诉我我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叶修:“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黄少天怒:“我都把镯子送给你了!”那本来是我要留给未来媳妇儿的!“叶修你不要欺人太甚!”卧槽而且这还不是你干的!

叶修默然。

待黄少天都觉得有些不耐烦之后,男人才慢悠悠地补充道:“答应的话,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你。”

他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黑眸深不见底,但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就是知道他对他没有恶意。

“所有。”叶修轻轻地说,“我全都告诉你。”


黄少天心里一颤。

那一瞬间仿佛受到了时空的指引,什么东西穿越了时间降落在他心底。这感情愤怒、绝望,有被背叛的不可置信,也有心都要撕裂般的痛苦。

黄少天不可控制地开始颤抖,牙关死死地咬紧,眼眶也开始灼烧。

他不知道这股莫名其妙的感情从何而来,只觉得心口疼得快要窒息,耳边又有一道声音在不断地重复回响。


「答应他……求求你了,好好照顾好他……」


那声音怪异,似乎经过什么特殊加工处理,但还是不难听出那中间夹有一丝明显的哭腔,像是一个男人嘶哑的请求,在经历最深切的绝望过后,唯一的执念与悲号。

黄少天的耳朵生疼,而后,那声音渐渐地被愈加的耳鸣掩盖。


“我再想想。”

待情绪稍许平缓,黄少天垂着眼,答道。

余光里的叶修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不知为何竟没有发现他刚刚的不对。而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波动之后,看见叶修的笑,黄少天竟在心中激起了一丝泛暖的波荡。

青年在背后悄悄握紧了拳头,眨眼过后,一双红眸归于平静。


TBC


*迷上了小学生荣耀☺️

我就喜欢这种俗梗,比如我不小心拿了你要留给你未来老婆的信物…嗯;-)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