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草地上枕着胳膊仰望星空,Mercury微弱的光芒映在眼底,头边放着的可乐咕噜噜地冒着气泡,酸酸甜甜的气味从空气中传来。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很爱你。

 

“高中生活是充斥着传奇与迷幻的,你永远也不知道在拐角的楼梯口会不会遇到接吻的学长学姐,也预料不到晚自修时拍你肩的是借笔的后桌还是催交作业的课代表。新学期,学校里新涌入了一大批新鲜的胶原蛋白,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躁动的气氛,内容无外乎是对恋爱的期待和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的学习决心。

“奔走在小树林和小树林通往的图书馆间的,除了勾肩搭背的男朋友女朋友,还有勾肩搭背的好基友好丽友。

“其主要(唯二)成员:黄少天和叶修。

“恶劣程度让人咬牙切齿,黏糊程度让人望而却步。

“散发出的粉色泡泡大概是能把整片树林都染红——如果他们稍微,稍微再适可而止一点的话——毕竟谁都不愿意看到一栋蜜桃粉图书馆的,是吧?”

 

“‘恶劣程度让人咬牙切齿,黏糊程度让人望而却步’……我觉得我们也没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吧,为什么她这样讲?”

图书馆二楼的自修室,时间下午五点半。黄少天单手划着手机,快速扫完了同班同学发来的一篇文章,标题名为《我们班的一对臭不要脸狗男男》,又名《高二六班黄叶观察日记》,略带疑惑地向坐在对面的男主角之一发出提问。

“大概是因为你太烦。”叶修头也不抬地答道,修长有力的手指握着笔在试卷上龙飞凤舞,“给人以一种我们很亲密的错觉,导致作者——我猜她肯定没有男朋友——受到了伤害。”

“喂喂喂,”黄少天叫道,“什么叫‘我们很亲密’的错觉,我们本来就很亲密啊!叶修你不要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早八百年前就跟我绑定销售了,这会儿还瞎说什么大假话。”

他边说边站起身,撑着桌子,悄悄地凑到埋头写作业的叶修身边。

嘴里嚷着不开心,深棕色的瞳孔里却没有一丝不满,夕阳映在虹膜,流溢出掩饰不住的温暖与关切,再凑近一点,又盛满了一个叶修。

距离还有一厘米时——黄少天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叶修突然放下笔,在黄少天错愕的目光里仰头亲了他的嘴角一口。

“专心。”

他又低回头去,执起笔继续唰唰唰地写题:“做完作业就去吃饭,今天晚上听说食堂有卖虾饺,你不是最爱吃那个,小心去晚了就没了。”

顿了三秒,没听到回应,见面前人投射下的阴影仍一动不动,叶修只好又停下笔,无奈道:“够了啊,亲你一口还要傻多久啊?少天大大再不动的话我要投诉了啊,你站这儿太遮光了唔……”

下巴被擒住,细碎的刘海扫过眼睑带起一股痒意,不同于方才蜻蜓点水的一吻,温热的嘴唇紧紧地贴了上来。

舔舐、啃咬,黄少天略带侵略意味的动作让他有些浑身发麻。熟悉的檀木香入侵了他的鼻腔,带起一阵令人目眩的迷晕,软软地仿佛置身于云彩,又好像被放置在了烈火上焚烧。

这都是黄少天带给他的。

光这一点就让他沉沦。

 

“听你的,好好学习抓紧写作业,一会儿一起去吃虾饺。”

一吻毕了,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地缓缓分开。黄少天坐回座位上,颊边那两个小小的酒窝任谁都忽视不了。他埋下头,又忽地抬起头望着叶修猛笑一阵,而后再继续低头写作业,沙沙的笔触声清脆又好听,抚平的不知是谁的心弦。

叶修微曲着肩坐在对面,柔软的发梢下耳垂微红。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独一无二的明星,在自己应有的轨道上运行周转,不耀眼,也不会消失不见。

然后某一天,我遇见了你。

近到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碰见。

评论 ( 9 )
热度 ( 45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