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天降搭档

天降搭档

预警:ooc

 

01.

 

       夏夜,边陲小镇的酒吧。

       约是一处百余平方的店面,客人寥寥,零星的蜡烛被固定在墙壁上摇曳,昏暗的光无法照亮整片空间,黑暗的角落里不时传出一声呻吟。

       远离隐秘事端的吧台坐着几个年轻人,举起酒杯,冲着吧台后方的老板娘嬉笑打闹。

       空气中酝酿着一股气息,暧昧却平静。

       时针渐渐指向了九十度角。

 

       “唰——”门口的帘幕被拉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进入了酒吧。

       他身材高挑,样貌清秀,周遭的那股气质与酒吧格格不入,像是一个误入此地的乖学生,拘谨又不自然。

       但得亏了他那张脸——又或者是因为看厌了毛还没长齐就故作老成的坏小子——老板娘眼睛一亮,三两步走出了吧台,迈着猫步站到了青年面前,放轻声音道:

       “知道这儿是干嘛的?没毕业的小伙子来这儿,是来喝酒呢,还是……”

       女人身体贴近,腰臀一摆,用眼角夹了青年一下。

       青年身体一僵,赶忙退后两步,不知所措地摆摆手,青涩笑道:“我,我喜欢男的。”

       女人媚眼抛到一半,冷不丁地碰到根长弯了的钉子,顿时呆在原地,忿忿瞪他一眼,又转身回了她的吧台后。

       青年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终,在众人神色各异的打量中,像是克服了什么心理难关似的,咬咬牙,走进了酒吧。

       他踱步到吧台,装作没看见旁边年轻人投来的不善的目光,向吧台内仍在愠怒的女人微笑了一下,说:“来杯Oloroso,谢谢。”

       青年的嗓音有些微微的沙哑,饱满的嘴唇在灯光下显得非常诱人,眼睛很亮,像两颗纯净的黑曜石,找不到一丝多余的杂念。

       女人冷哼一声,还是没说什么,将酒杯放在他面前就离开了。

       青年拿起酒杯,在女人转身后耸了耸肩,抿了一口,眼帘垂下。

 

       酒吧的某处黑暗角落。

       一个染着栗发的男人十指交叠在膝盖,略显锋利的唇角勾起,深褐的眼睛从青年进入酒吧起就没从他身上离开。

       他的眼珠转来转去,闪烁着兴奋,又不怀好意的光。

       正当他心里打好了一篇《关于办公室恋情是否适用于特殊职业者》的草稿,松开手指,理理略有些凌乱的领口,思索两秒,又向下解开了两个纽扣,准备来一次让人惊艳到难以忘怀的登场时——

       青年突然动了。

       还背着书包的大学生,端着酒杯,向角落走来。

       不知为何,那脚步在他眼里总显得有些懒散,像一只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猫,用一双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睛懒懒地观察着这个世界,聪明,又让人心痒。

       男人不禁眯眼,笑了笑。

       青年走到了他面前。

 

       “你好。“

       “大学生”弯下了腰。

       “我叫叶修,是你的新搭档。”

 

02.

 

       黄少天其人,说gay不gay,说直却也不直,大众俗称双性恋,又有个绰号叫外貌协会。

       可这并不代表他是那种荤素不忌,遇见长得好看的就迈不动腿,美色误事,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昏庸人类——事实上,黄少天的私生活一向非常检点,一是碍于特殊的职业需求,二是由于他的眼光实在太挑。

       “颜值与气质并行,性格不矫揉造作,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嫌我烦,体力也不能太差。”

       ——这就是黄少天当时与卢瀚文提起的伴侣基本要求,后者当时正偷偷给他在组织内部论坛上发帖征婚。

       ……闻言直接怒摔键盘。

       “黄少我祝你一辈子也找不到女朋友!!!”

       卢宇直愤怒地大吼。

       “……哦,那就找个男朋友呗。”

      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地想他的要求难道很过分吗。

      这明明是最基本的条件了爱情的滋生也是需要温床的对着一个歪瓜裂枣的一百八十斤壮汉你硬得起来吗你硬得起来吗小朋友真是太天真了迟早会被现实击跨的!

       黄大爷慢悠悠地向天空吹了一个烟圈,感慨世事沧桑。

 

       综上,时至今日,单身二十余年的黄少天黄大盗,仍没有遇到他的阿佛洛狄忒——甚至除了几次必要的身体宣泄,他连床都没上过几次。

       时至今日。

       在他带着那个,从酒吧里拐来的,披着学生皮囊的新晋搭档,回到自己旅店住的客房。

       看着对方卸下一身的装备,卷着一身水汽,皮肤被高温蒸得粉红,披着雪白的浴巾,头发湿漉漉地从浴室里出来。

       叶修非常自然地卷走了他的一半被褥,在他身边躺下,神态自若,完全不复方才站在酒吧门口的局促神色。

       他浑身上下只穿着条内裤,光裸的皮肤与仿鹅绒被接触,似乎有些不适,轻轻地瑟缩了一下。

       黄少天一瞬间像被什么击中了心脏,从方才见到这人起就没冷静过的血液冲向下半身。

      色迷了心窍。

 

      黄少天飞快地掀开被子,侧身,在叶修反应过来前单手撑在他的脸旁,以一个极富侵略性的姿势,锁住了身下状似瘦弱的男人。

      破败的旅店,年久不换的灯泡摇摇欲坠。

      肌肉紧绷的男人压着另一个陷在被子里的人,半裸的上身,小麦色肌肤,流畅的线条。

      昏沉的灯光打在叶修苍白的脸上,眼睛眯起,睫毛扇动,投下两道阴影。

      寂静的环境中,黄少天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还有咽口水的声音。

      然后叶修开口了,依旧是那副干净的好嗓子:

        “黄少天,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是只兔子?”

 

      微凉的手臂向上一抬,在黄少天还在被那句“兔子”萌到有些迟钝的时候,贴上黄少天的腰侧,找准地方,微一使力,就把他掀回了床上。

      黄少天:“……”

      叶修挑挑眉毛,凑过身去,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在黄少天脸上啄了一下。

      然后卷走了所有被子,心满意足地睡觉。

      黄少天:“……”

 

03.

 

      没了

    

 

皮埃丝:叶修以前就喜欢黄少天了,那是一次组织聚会,老叶嘛大家懂的在角落晃荡一圈就回去了,所以那时候黄少没看见他。叶修一开始穿成这个样子和黄少碰头,也是因为黄少天曾经说过他喜欢清纯一点的(老叶跟喻文州打听来的)不过我们叶还是比较传统的,所以正式的第一次见面不肯直接上床亲亲脸就很棒啦

皮皮埃丝:突发奇想的一个大盗接头梗,然后在我的恋爱脑里一过就变成了粉色泡泡,如果有后续的话也就是一次出任务吧顺便一块肉,of course更大的可能是没有,我从没有坑品这种东西:)

被lofter排版气死。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