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See You Tomorrow [上]

*BGM:孙燕姿-遇见

*反向年龄差,AU架空竹马竹马

 

 

See You Tomorrow(上)

 

 

-0- 

       阳光、温水、被照得发亮的水杯、你。

       就好像我们还有无数个走不完的夏天。

 

-1-

       叶修五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常年工作在外,常常被他俩和叶秋一起打包送到外公外婆家过日子。那个小区有高高的树、绿绿的草和数不胜数的鲜艳小花,在尚且纯真的孩子的眼睛里就像一个大花园,似乎有着这世界上一切的美。

       叶修最喜欢做的,就是和叶秋一起在大花园里追逐奔跑,有时是追蝴蝶,有时就干脆是在嬉戏打闹。

       这个小区里的孩子并不多,所以即便叶修已经在这里住了快一个年头,认识的人也只有叶秋和楼下的那只小花猫。

       这样的日子虽然开心,但时间一长,也不免让人有些寂寞。

       小小的孩子觉得无聊了,就只好蹲在草坪上,和那只被他养大的小肥猫一起大眼瞪小眼。

       “喂,小白,你怎么都不动啊。”

       叶修嘴里叼着根草,黝黑的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盯着那只小猫,昨晚睡觉时被枕头压翘的头发在阳光下一颤一颤,那白皙的脸颊被太阳晒出一抹淡淡的红。

       小白——那只猫——只是懒洋洋地躺在草坪上,湛蓝色的眼睛斜睨了他一眼后又将目光收回,用手呼噜了一把肚子,从喉咙里发出不屑的一声闷叫。

       叶修挠挠脑袋,把嘴里叼的草拿下去搔肥猫的肚子,看猫在那里不住的发颤,嘴角也咧开一个弧度咯咯笑了起来。

       “叫你不理我。”小孩边笑边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细线。

       “哎,今天叶秋去画画了都没人陪我玩,陪着你这只臭猫好没劲的。”

       叶修把草丢到一边,将肥猫搂到自己怀里,托住它的屁股就把它撑起来面对自己,明明是埋汰的语气,那眼却还是溢出温和的光。

       “什么时候要是能多个人陪我玩就好了,哎。”

       小孩故作正经地叹口气,猫咪探出头蹭蹭他的鼻子,带着倒刺的软舌安抚性地舔舔他的脸,引起对方一阵发笑。

       “欸,你别这样,哈哈,别这样……”

       视线被花斑一样的色块给挡住,叶修被不断乱晃的猫咪给扑到了地上,干净的白色小衬衫也向上翻起露出一丝腰线,夏风吹进来感觉凉丝丝的。

       小孩感觉额头上传来一阵异样的触感,像是天边软软的云,又像是一朵软软的小花。

       叶修推开猫咪一看,阳光底下蹲着一个眼生的男孩。偏黄的发色和琥珀一样的眼睛,笑眼眯眯地拿着一朵淡粉色的小花,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像那清爽的风。

       “你好,今天天气真好太阳那么亮——我能和你一起玩吗?”

       男孩这样问,把花递到他面前。

 

-2- 

       “修修,隔壁搬来了一户新人家,待会儿跟我一起去到人家家里走一圈,听到没?”

       在草坪上遇到了一个话很多的陌生小孩,虽然说要一起玩,但两个都没什么经验的男孩还是只能在阳光下呆坐一下午——听那人讲话。夕阳下山后,叶修拍拍屁股上的草,把怀里抱着的小花猫放到草地上,一溜烟就跑回了家,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还没问那人叫什么名字。

       叶修蔫着个脑袋,心不在焉地啃着香喷喷的鸡腿,神游天外地点点头。

       晚饭后外婆把碗筷一股脑扔进了碗槽,外公拿着车钥匙去美校接叶秋,叶修换了身得体的小礼服,把自己打理成了一个英伦小绅士,才在外婆满意的笑容下走出家门。

       他牵着外婆的手,站在一墙之隔的那户人家面前,心想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个送了他一朵花的小男孩。

       胡思乱想的叶修垫起脚,发现自己还是够不到门铃后撇了撇嘴,蜷起一个拳头敲敲门。

       门里面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叶修垂着个脑袋感到有些好奇。

       门开了。外婆笑脸盈盈地向姗姗来迟的女主人打了个招呼,叶修抬起头,入目便是那个下午才和他在草坪上打滚嬉闹的男孩。

       男孩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嘴唇蠕动着似乎在重复“你你你你你你你……”,这副表情让其实也很惊讶的叶修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好笑,他歪歪脑袋咧开嘴,不等对方先说什么就伸出手。

       “你好,我叫叶修,今天玩得很开心,以后再在一起玩吧!”

       男孩愣了愣,涨红了张脸就不甘示弱地抓紧了他的手。

       “我叫黄少天!好呀好呀正好我也觉得很开心那我们明天干——”小孩大叫,然后就被自己妈妈给打了下脑袋。

       “吵什么吵!”衣着端庄的女人瞪了他一眼,黄少天委委屈屈地捂着脑袋,相握的手却还是不肯松开,“你们俩认识?”

       “我们今天下午见过!在外面!草坪上!”

       “哦…”语气放柔,“那小叶今年几岁?”

       “5岁。”叶修答。

       “这么巧啊,少天今年也5岁。你生日多少?”

       “5月29号。”

       “哈,那少天比你大三个月……看什么看呢说的就是你!明明比人家大还一点当哥哥的样子都没有,你说你怎么那么让人不省心!”

       “哪有,我明明很乖!”小孩气鼓了嘴,转眼就将刚才的震惊抛到脑后,跑到叶修面前捏捏他的脸,“那你得叫我哥哥!来,快叫一声少天哥哥!”

       叶修看着面前这个比他还矮一点的小屁孩,呵了一声。

       “小矮子。”

       “……你说什么呢你!你才矮你才矮!我跟你说我以后肯定会长高!高得让你颤抖高得难以想象!我告诉你你别得意小心以后少天哥哥把你打趴下——”“砰!”

       叶修面无表情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黄少天捂着脑袋哇哇叫。

       “……你们关系真好啊。”叶修的外婆感叹。

       “……呵呵。”

 

-3-

       晴朗的夏日,初夏的阳光并不显得那么刺眼。

       叶修和黄少天自那天以后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小伙伴,成天黏在一起,关系好到连叶家双子中的另一人都有些嫉妒——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叶秋的课外班实在是太多了,每次想带他一起玩,基本都是没空。

       叶修对此只是撇撇嘴,目送弟弟出家门的下一秒就目不斜视地冲进黄少天家,一点不顾叶秋在背后对此气得牙痒痒。

       黄叶二人在7岁后就一起去上了家附近的一所公立小学。因为黄少天家里的大人忙,叶修也不想太麻烦年过半百的祖父母,两人便每天早上手拉手结伴过马路上学。

       某天下午的一节体育课,万里无云阳光明媚,赤红的操场跑道被蒸得发烫,黄叶那个班的小朋友被老师叫去跑操场。

       照理来说这种事对于黄少天这个运动达人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可他却在回头和叶修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一脚踏进跑道边的阴沟槽,膝盖着地摔了一跤。

       而正值夏日,短袖短衫的小学生的膝盖就那么被粗糙的塑胶跑道蹭破了一层皮,细嫩的肌肤上沁出丝丝血迹,乍一看还有点吓人。

       叶修当场就沉下了脸,也不管黄少天在那里故作笑容哈哈哈一幅没事的样子,跑到老师那里和他报告一声就搀着对方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医务室。

       这时候黄少天的个子已经窜上来了一点,和叶修相似的身材扶起来还真有些累。

       他走在太阳底下,把黄少天的一只手绕在自己脖子上,学着电视里那些大人扶人的动作,气喘吁吁地边走边骂。

       “黄少天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跑步的时候说什么话啊你嘴是不是闲的慌啊!”

       “嘶——”反正瞒也瞒不过去,黄少天干脆也不再压抑自己的痛感,“叶修我还不是觉得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跑很孤单!而且这话你刚刚怎么不说啊刚刚不是还听我讲话讲得很开心嘛!……卧槽槽槽痛痛痛!”

       “……我不听你说话怎么办?我不听你说话你不还照样要说!再说谁跑步会觉得孤单啊累还来不及呢!”叶修气笑了,“黄少天你是不是蠢,你有胆子跟你妈说这话啊!”

       “我哪里没胆子了!叶修你……”

       黄少天趴在他肩膀上,一时气急,被家里宠惯了的孩子看着眼前在阳光下白晃晃的耳朵,干脆就那么咬了下去。

       “我靠!”叶修被吓得浑身颤了一下,差点没就那么把黄少天丢下去,“你属狗的啊少天宝贝!?”他拿出自家外婆有天脱口而出的一个称呼来攻击黄少天,果不其然对方瞬间松开了他的耳朵。

       叶修得意地哼了一声,小朋友也没觉得这到底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就是认为从黄少天那里护下了自己的耳朵很开心——然后他们就到了医务室门口,穿着白大褂的校医带着个大口罩跟他们讲:“谁受伤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问的,任何一个不瞎的人看到黄少天这幅疼得皱成一团的脸就知道他出了事。校医瞥了一眼两个小男孩,接着说道:“那你把他交给我就可以走了,现在还没下课吧?”

       “啊!?”叶修还没说话呢,黄少天就第一个不干了,“为什么他要走啊!?老师老师他是陪我来上药的啊他走了我待会儿怎么回班级,我现在可不能自己走路!”

       死小孩半真半假地辩驳,五分钟前还说自己没事没事一切都好,现在就成了没办法走路。

       “没事,我待会儿会送你回班的。”但显然校医并没有上他的当,“喏,你也累了吧?把他给我你就可以回去上课了。”

       叶修眨眨眼,不说话,心里在酝酿感情,把手伸到身后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再掐了黄少天一把。

       “哇——”小男孩不要形象地大哭大嚎,他刚刚那一下掐得真疼,“老师你不要赶我走,你把我赶走了他会疼得更厉害的!呜呜呜——”

       黄少天傻愣愣地看着叶修红了眼眶,冷不丁地被掐了一下以后自己的眼角也冒出点泪花。

       他迅速地反应过来:“对啊老师你知道吗我们上辈子是一对神仙眷侣!我痛了他也会痛!这辈子虽然还小还没来得及做一些事但是他也不能看这我受伤就那么平白无故自己跑了啊!老师你不能拆散我们啊拆散我们的话我会痛死的啊!!!”

       叶修配合地在一边哭,边哭边在心里骂黄少天这二逼平时果然没怎么好好看书,神仙眷侣哪是用来形容他俩的,他们这明明叫狼狈为奸。

       两个小朋友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校医,她抽搐了一下嘴角,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比较好:“……那你们就一起进来吧。”

       叶修小朋友在背后捏了捏黄少天的手,在他手心里画了个“V”。

       校医姐姐把黄少天从叶修身上拉开——这也费了她一番功夫,因为这两个小朋友死活不相信她不会借此把黄少天拐走——她翻了翻箱子,在里面掏出酒精棉和红药水,沾了点药水在棉花棒上,瞥了一眼坐在病床上卷起裤脚的黄少天和他身边的叶修,随口提了一句:

       “你们这样可不行啊,那么腻,毕业以后迟早是要分开的。”

       “我们去一个初中!”黄少天咋咋呼呼地高叫,脸上那得意的样子,叶修要不是看在他脚伤的份上简直想踹他一脚。

       “那也迟早会分开的。”校医姐姐蹲下身,用酒精棉擦拭了一下伤口就开始抹红药水,黄少天疼得哇哇叫,“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在某个时间段,无论你想不想都总会分开。”

       她抬眼查看伤口,余光里瞟到黄少天正抓紧了叶修的手。

       “不会的,我们——”“老师你想太多了啦,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的!因为除了我没人受得了这老妖怪,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你是不知道我们还是隔壁邻居呢从小就认识了,我妈妈很喜欢叶修叶修外婆也很喜欢我啊!所以我们不会分开的,你就放心吧老师!”

       黄少天打断了叶修的话,语速比平时还稍稍快了那么一点。

       叶修在心里叹口气,转眼看到校医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赶紧在对方开口前就打断了她。

       “不会的,我们不会分开的。”

       他按按黄少天的手,从他指尖听到了和自己心跳一样的频率。

 

-4-

       就按黄少天说的那样,他们在小学毕业后升上了同一所初中——与小学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这所初中是他俩一起考进去的,而因为离家有点远,所以理所当然的两人都选择了住校。

       很不幸这次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这两个从小就开始厮混在一起的小孩——虽然同班,但叶修的宿舍比黄少天高了一层,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到家连书包都可以直接甩在对方房间,晚上玩得晚了还可以干脆就睡在对方家里,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醒再肩并肩一起上学。

       ——哦,他们从三年级开始就不兴“手拉手一起走”了,起因还是叶修觉得这样走离黄少天太近耳朵更累。

       初二这年学校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如飓风般强烈袭来的网游热潮。这个名叫“荣耀”的第一视角网络游戏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吸引了全校所有学生的目光,不论男女老少初一初三,凡是比较喜欢玩的学生基本上都必备一张账号卡,而叶修和黄少天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俩从零开始练起来的“君莫笑”和“夜雨声烦”可是在整个神之领域都很有名气。

       可玩游戏的学生最怕的是什么?开学——除了开学以外呢?开学还住校。

       综合以上两点,在学校憋了两礼拜后,黄少天第一个忍不住了。

       “叶修叶修叶修~我们今天晚上出去浪浪好不好呀~”

       已经比叶修高了两三公分的少年坐在他身后的位子上,拿没按出笔芯的圆珠笔戳了戳前座的人,嘴里故意做出那种撒娇一样的语气,就是不怕不把叶修给惹恶心了。

       “黄少天你发什么疯?”这话当然是指他说话的语气,“什么时候走?”

       黄少天笑眯眯地趴在桌上仰视转过身的少年,叶修的头发两个月没剪了有点长,刘海都堪堪遮住了眉毛。

       黄少天极其顺手地从口袋里掏出夹子把叶修耳侧的一缕碎发夹好,转转眼睛就回答:“一放学咱就逃,宿舍楼下小花园那儿的墙不高,稍微一翻就能过去。”

       “行。”叶修转过头,细碎的发丝在白净的脖颈上一翘一翘,看得黄少天心里有点痒。

       “老叶你用的什么沐浴露啊身上那么香。”

       黄少天也不委屈自己,凑上前就去闻了闻叶修后颈的味道。少年的体味混合了肥皂和淡淡的奶香,每每闻到黄少天都会庆幸小时候把这人养的太好,又埋汰他当年抢了自己那么多零嘴,正所谓痛并快乐着。

       黄少天愉悦地看到叶修的耳根微微泛红,然后就被突然后仰的脑勺给砸中了鼻梁。

       当天放学两小子把书包一扔宿舍,揣好账号卡和钱包就往校外跑。总的过程还称得上顺利,除了过墙的时候叶修一不小心没站稳,被黄少天接住缓冲以外都没发生什么事故。

       名牌学校的高材生喜不自禁地击了个掌,偷偷摸摸地就奔到了离学校一公里开外的网吧。业务熟练的少年往脸上摸了两把泥,压压嗓子就被识人不清的小妹给放了进去。黄少天要了个双人包间就拉着叶修走进去,一脸“我不听我不听”的表情应付着身后人谴责他铺张浪费的话语,心想我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不想让你成天吸二手烟。

       当然此时正气凛然的少年并没有想到,初中时期的男孩不仅处在青春期心理变化的高发时段,同时还处在青春期叛逆行为的高发时段,简而言之概括起来就一句话——你不让我干啥我偏干啥——简洁明了简单粗暴,耶。

       几年以后他看到叶修在他面前叼着口烟笑得嘚瑟的时候,内心差点没把当年的自己给骂个三天三夜。

       但至少当时他们还是玩得很开心很快乐的——在游戏里,谁也不知道黄少天是哪根筋搭错了非想跟叶修做个敌对,二话没说就入了“兴欣”对家“蓝雨”的公会,丝毫不给这个跟自己过了快十年的兴欣公会会长一点面子。

       叶修:“呵呵。”

       且不论他们在游戏里是怎样愉快地厮杀聊天扯淡掉马——据说掉马的那一刻,蓝雨公会的成员正在热血沸腾地和人抢着BOSS,突然就从兴欣会长的角色里听到自家副会一声愉悦的“叶修我妈喊你吃饭!”,吓得集体停机卡了一秒,然后被趁机而上的兴欣成员给杀的杀砍的砍,好不畅快——在网吧混到凌晨两点后,黄少天尽职尽责地发挥了自己作为一个“比叶修大三个月”的好哥哥的职责——他关掉了叶修的电脑。

       冷酷而又残忍,像一个真正的刺客。

       正打到兴头上叶修冷漠地看着黄少天,觉得这人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为啥在兴欣就要抢到BOSS的时候关电脑,然后就被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拽着冲出了网吧,没忍住还是掐了掐他的耳朵。

       “我靠靠靠靠叶修你干嘛!欠揍呢你!”

       此黄少天非彼黄少天,虽然还和小学时的那个小屁孩一样喜欢骂些无伤大雅的脏话,但总体来说已经开始慢慢成熟了起来。他拽紧叶修的手,目光凛冽地看着四周,好像生怕有人会突然冒出来把他俩拐去了似的。

       哦,这个喜欢拉人手的习惯好像也没改。

       “少天你紧张什么呀紧张,真当自己是块金元宝了啊那么招人爱。”

       叶修反手抓紧了黄少天的手,短袖衬衫在尚未入秋的夏夜倒也不觉得冷。

       “走慢点呗,我累了,你又不急着投胎。”

       “屁屁屁屁屁我还不是担心你!”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虎着张脸像头护食的狮子,却还是悄悄地放慢了脚步,身子也有意无意地往叶修那边靠,让他可以稍稍倚着自己一点。

       所以小屁孩说是想要再继续打游戏,自己早就打了不知道多少个哈欠了——黄少天在心里嘲笑,身子又往叶修那边靠了靠。

       “今天天气真好,你看天上有好多星星。”

       叶修冷不丁地突然冒出那么一句,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他们这个市不大,空气质量也一直还算凑合,但能像今天晚上那么亮的星空也纯属少见——暗紫色的夜幕下一簇簇星点一闪一闪,间或还混杂了几片云彩,像那种只有在网上才可以看到的夜空,美丽而又神秘,吸引着人去探寻却又忽近忽远地不让你接近。

       少年就这样安静了几秒,而后就望见那星空中突然炸开几朵绚烂的烟花。

       “嘭!”、“嘭!”、“嘭!”!

       大约是街区的那头传来几声微不足道的轰响,璀璨的烟火就直冲天际。蓝的红的紫的绿的,比星光还要灿烂的火花在遥远的天际炸裂开来,像一朵真正的花骨朵那样向四处溅开。

       烟花蒸腾出一些淡淡的光点,细碎而和谐地映照这耀眼的光华。

       光线、光点、光焰。

       这是人类所创造出的奇迹,是只应天上有的美景。

        “……还蛮漂亮的啊。”

       叶修和黄少天一起抬起头仰望星空,黑黝黝的大眼睛里倒映着忽明忽暗的星光和五彩斑斓的烟火。

       “你喜欢这个?”黄少天好奇地问,他看看叶修又看看烟花。

       “挺喜欢的,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

       “哦。”

       黄少天出人意料地话少。叶修诧异地收回目光看了看身边的少年,发现他的视线紧紧地钉在自己身上,又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在他眼前摆了摆手。

       “喂,白痴回神了——““你喜欢的话我以后给你放。”

       黄少天笑了起来,棕发棕眸在白炽街灯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暖。

       叶修不禁愣了一愣。

       “……哦,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黑发少年别过头拉紧身侧的手就开始往前走,黄少天在他身后嗤笑出声,又被人踹了一脚。

       少年眯眯笑,他怎么会和叶修说其实他觉得这小屁孩站在夜幕下一动不动,眼神专注地看烟花的样子也挺好看呢。

       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

 

       TBC.

*闲暇时刻的脑洞+非常闲暇时刻的摸鱼。妄想竹马竹马的黄叶酱酱酿酿好久了,然而我开不出yellow color的脑洞,就只能来个纯纯的段子了

*一个和阿星之间的非常不靠谱的总结:

 幼儿时期:嫩嫩嫩萌萌萌舔舔舔,心地善良像那草地上的花朵

 小学时期:撒泼打滚无理取闹上天下地小霸王谁也别想分开我和叶修

 初中时期:情窦初开各种萌芽呜呜呜修宝贝好可爱呜呜呜我的人只能我来欺负

 哦,上面的所有的“我”,都指我自己,呵(bushi

*果然还是青春打起来开心啊,好有切实感。给一只花猫取名叫“小白”是我的创意,不觉得很爽吗?:D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vapidness | Powered by LOFTER